IT专栏评论

白云山:研发投入不足2% 靠卖凉茶和金戈支撑

作者:意卿

来源:GPLP(ID:gplpcn)

电影《我不是药神》令仿制药出现在大众眼中,充分暴露了国内创新药创新能力不强的短板。中国仿制药行业看似“高大上”,资源垄断,技术壁垒高,然而今年以来医药行业的暴露让我们看到的多是作坊的家底与重市场的营销。这样的企业有多强的竞争力和多宽的护城河呢?

A股医药上市公司平均销售费用率约23.04%,研发占比约4.37%。那么中国的医药企业到底“差”在哪里?是研发能力弱?还是监管缺失?

广州白云山(600332.SH,00874.HK),一家主营中药、化学药和生物制药为一体的医药企业,2017年研发占比仅为1.78%,用于销售的费用约有43亿元,销售费用率20.42%,研发费仅不到3.8亿元。那么这家典型的老牌药厂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呢?

研发占比低,自主成果少

白云山历年的销售费用均在40亿元左右,而研发费用约在3亿元左右,销售的投入是研发的约13倍左右。据统计,2017年期间,A股生物医药板块合计获得营收6136.6亿元,只有4.37%的资金投入了研发,投入资金268.16亿元,却有1413.6亿元的资金投入销售费用,占比达到了23.04%。

销售费用为何如此之高呢。铺设营销渠道的费用真有这么高吗?

GPLP君从朋友那里了解到,提到药企的销售费用,不能回避的是“两票制”。这是医药改革的一部分,2017年开始实施。此前药厂卖药,到患者手中往往要开七次八次发票,层层转卖,如此一来一颗药丸到了消费者手里,成本与中间利益是一笔糊涂账,大家都不知道钱被谁赚去了。

“两票制”要求药品从药厂卖到一级经销商开一次发票,经销商卖到医院再开一次发票,这样流通环节虽未减少,但价格的变动却是明晰的。于是,200多家上市药企,有一大部分2017年的销售费用大幅增加,基本都在20%之上。原因何在?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说完销售费用再来看看白云山的研发成果怎么样。

从白云山在2017年年报重公布的数据来看,大部分化学药为仿制药。2017年大南药板块实现营业收入78亿元,其中中成药 39 亿元,化学药 39 亿元,化学药贡献了约一半的利润。

来源:公司公告

然而,就在7月17日,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332.SH)发布公告称,其分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制药总厂产品头孢氨苄胶囊和头孢拉定胶囊未通过药品一致性评价。

来源:公司公告

公告显示,2018年6月25日,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对于白云山制药总厂申报药品一致性评价的制剂产品头孢氨苄胶囊和头孢拉定胶囊给予“不予通过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评审结果。

药物一致性评价,是《国家药品安全“十二五”规划》中的一项药品质量要求,即国家要求仿制药品要与原研药品质量和疗效一致。具体来讲,要求杂质谱一致、稳定性一致、体内外溶出规律一致。

两种药品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主要原因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认为白云山制药总厂提供的资料尚不能充分支持头孢氨苄胶囊和头孢拉定胶囊为BCS 1类(即具有高溶解性、高渗透性),因此不批准上述产品基于BCS1类豁免人体生物等效性研究。

据了解,头孢氨苄是由日本盐野义公司研制的第一代头孢菌素,头孢拉定是百时美施贵宝公司研制的第一代头孢菌素,而别人已经研制过早期药物连仿制药都不能通过一致性评价,白云山的研发能力也是可见一斑。

此外除了研发问题外,白云山药品的质量也要打上问号。

来源:公司公告

白云山在2017年12月26日对于山东省食药监局发布“6批次质量抽检不合格药品”的通告,包括公司分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何济公制药厂(“何济公药厂”)生产的曲咪新乳膏(批号:A1089)在内的6家企业生产的6批次药品质量不符合标准规定,发布澄清公告。

然而澄清掩盖不了事实,2017年12月26日,何济公药厂收到由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出的食品药品行政执法文书《行政处罚决定书》(穗)食药监药罚【2017】155号(“处罚决定书”)。根据处罚决定书,明确何济公药厂于2016年12月至2017年2月期间生产药品曲咪新乳膏(批号:A1089),经菏泽市食品药品检验检测研究院检验“装量”检验项的检验结果不符合规定,并依据相关规定,对何济公药厂进行以下行政处罚:1、没收本批次产品销售所得约16.66万元;2、罚款约18.32万元。

押宝王老吉与金戈

白云山产业链布局,形成了大健康、大南药、大商业、大医疗四大业务板块,以及电子商务、资本财务、医疗器械三大新业态。

其中占比较高的为大健康和大南药两个板块,而这两块也以王老吉和金戈(万艾可仿制药,又称伟哥)成为白云山的两大利器。

不过这两大特色产品,也是备受争议,先说以下王老吉。

在上世纪末,加多宝所属的香港鸿道集团从广药集团那里获取了“王老吉”商标10年使用权。并在2002年续签。鸿道集团拿到王老吉商标后,配以王泽邦后人的凉茶配方,生产出了红罐王老吉凉茶。开始在市场上大展拳脚,斥巨资广告宣传。王老吉销量也是从2002年开始稳步上升。尤其是2006年德国世界杯期间一句“怕上火喝王老吉”广告语为国人熟知,也彻底完成了王老吉凉茶从保健食品到功能性饮料的定位转换,上火要喝王老吉这句话更是深入老百性心中。

在当时,鸿道集团的王老吉这一品牌估计高达1080亿。而法律上王老吉这个商标则是属于广药集团的。

所谓无利不起早,之后广药集团一纸将鸿道集团告上了法庭,要求鸿道集团不能再使用“王老吉”这一商标。理由是鸿道续租的合同是因为贿赂了广药高管才拿到的,所以合同无效。在2004年的时候行贿案就案发了,行贿方陈鸿道取保候审但弃保外逃,广药一直没有过分追究。站在道德制高点的广药自然就赢了这场官司。

而王老吉作为白云山大健康战略的利器,可是做了不少贡献,不过一把把王老吉捧火的可是鸿道集团。

白云山另一主打药物,金戈贡献了大南药战略约一半的收入。

从2012年开始,全球共有600多种专利药将陆续到期。这对靠研发获取高额利润的海外药企不是好消息,但对于以生产仿制药为主的中国企业却是赚钱的大好时机。

辉瑞公司治疗男性性功能障碍的万艾可的美国基本专利于2012年到期,在中国的专利于2014年7月到期。美国基本专利到期后,十余家药企的仿制申请获得FDA(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批准,美国的市场上可谓百舸争流,药价大降。

在韩国,市场瞬间冒出28种仿制药。可到了中国,只有白云山一家获得了批准,并且这款名为金戈的药品还推出了剂量是万艾可的一半的药品。仿制药与原研药形成了差异化竞争,两厂家和谐相处,都定价不菲。2017年金戈实现销售收入5.63亿元,而其同期的生产成本为4149.65万元,毛利率竟然高达92.7%。对于一款仿制药,这真是令人难以想象的。

在公司网站上,白云山制药是这样解释的:“其实早在1997年,白云山金戈就开始研发和投入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和片剂(金戈,万艾可仿制药又称伟哥)的研制工作,后来由于辉瑞公司在中国申请的枸橼酸西地那非用途专利获得了批准,白云山不得不暂停了生产批件的申请注册。”

如此解释,是否能理解为“我们被别人抢注了,所以为了补偿,让我们独家仿制”。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曾说:“中国仿制药企业更多的还是以简单模仿为主,众多企业涌入单一仿制药市场是一种资源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