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焦虑的触宝科技:主营业务单一 新业务也没跟上

作者:意卿

来源:GPLP(ID:gplpcn)

触宝本来是一个“宝”,聪明且拥有多项专利,备受投资人追捧,然而,十岁之后,它也开始焦虑。曾经,2008年8月成立于上海的触宝科技是一家研发并销售基于手机创新型软件的高科技企业,蒸蒸日上。

如今,他面临内忧外患,将其焦虑公开展露在公众面前:

中国国庆长假前一天,2018年9月28日,触宝科技(简称“触宝”)登陆纽交所,股票代码为“CTK”,上市后。触宝科技的开盘价为11.5美元,较之12美元的IPO发行价跌4.2%,随后进一步下跌,截至收盘触宝报9.44美元,跌21.33%。上市首日就破发且从跌幅来讲,在同期上市的公司当中,触宝可以说是排名第一;

当然,投资人用脚投票,这与其生存环境紧密相关:

触宝科技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MAU 地域分布统计从数量上来看,核心产品智能输入法和其他产品的MAU在当地同类产品总MAU中占比均不足 4%。从地域分布上来看,智能输入法的MAU用户中,占比最多的是东南亚,达34%;其他产品的MAU主要分布在北美、欧洲和大洋洲,合计占比 36.3%。

其中触宝智能输入法在2016年贡献了约55%的收入,在2017年贡献了49%。输入法承担的营收压力,对于拟多元发展的触宝科技而言,面临的压力也是不小。

然而,输入法行业竞争激烈——国内的出海企业除了触宝,还有Go输入法、Kika输入法等,国际巨头如谷歌也有对应的输入法“Gboard”。根据Google Play显示的数据,Gboard依托谷歌良好的用户口碑和使用体验,安装次数为超过10亿,国内出海的Go、kika和触宝都是过1亿,输入法的竞争格局十分惨烈,触宝与巨头的差距也很明显。

海外竞争激烈,在国内,触宝科技的业绩也并不亮眼——触宝在国内的发展几乎停滞,应用宝、360手机助手、百度手机助手等平台显示触宝的累加下载量为数千万级别,相比号称11亿的全球总用户,中国市场占比不到10%。

触宝该怎么办?

在招股书中,触宝科技称,此次募集的资金将主要用于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等技术领域的研发、各类产品的开发与用户增长、以及战略投资与收购。

然而,现实情况是,在人工智能浪潮之下,国内互联网巨头早已争相布局AI抢占先机,行业竞争不断加剧,未来触宝科技究竟能在AI领域取得多大成绩?

触宝能否走出转型成功,摆脱焦虑症的烦恼?

谁的触宝科技?

作为成立一家近十年的创业公司,触宝科技的历史包袱并不轻松,起码联合创始人王佳梁已经从青葱少年成长为人到中年。

然而,即便如此,触宝科技依旧没有能够成为一家伟大的互联网公司。

到底这是为什么?触宝科技联合创始人王佳梁一样少不了这个疑问,为啥上海很少出一些伟大的互联网公司?

当然这一点,王佳梁自己也曾反复反思过,“为什么上海的创业者少,总的来讲,上海人是属于很愿意打工,做打工皇帝,但是不愿意自己去创业。简单来说,就是感觉这种冲劲,或者是上海人的这种承担风险的能力会比较差,所以,我其实在之前的时候,也是一直就是在别人的印象里面,因为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印象里面就是一个上海的小男人。”

作为典型的上海小男人,王佳梁也同样逃离不了这个怪圈。

从创业方面,王佳梁的创业纯属偶然:作为一个上海的小男人,他生在上海,长在上海,高中保送上海交大,交大本科直升硕士,毕业以后放弃顶级投行高盛的海外职位和咨询公司的高薪,加入到微软中国研发集团成为一名项目经理。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拿新买的多普达全触屏手机炫耀,但是却遇到了输入不方便的麻烦。

随后,他和同事开始了一场赌约,同事王健号称自己一个周末就能解决问题,于是王佳梁与其打赌,如果他能做出来就一起辞职创业。结果王佳梁输了,同事只花了一个周末就开发了一款全新的输入法。

然后的然后,赌约之下,他们就不得不出来创业了。

当然,作为创业者,他们创业的激情及梦想显然是有的,2016年,即便亏损,然而,王佳梁一直梦想做一款伟大的产品,比如触宝电话,“我希望触宝电话可以成为下一个微信级的产品,在三五年之后替代电话。

甚至在展望未来时,他还曾对媒体豪言:“我们的目标就是成为上海本土的BAT巨头。”

然而,两年已过,他的梦想没有实现,反倒成功被微信取代。

为什么如此聪明的人在如此早的时间内创业,触宝科技一直徘徊在主流互联网圈子之外?

要知道同为2008年艰难度日的京东现在如日中天,连2010年刚开始创业的美团也在上市后成为第四大互联网公司。

翻看触宝科技的历史,GPLP君似乎看到了答案,当然,真相只会掌握在参与者手中。

比如,作为上海人,从创业执行及魄力的角度来看,触宝没有阿里巴巴那么强的执行力,从产品角度,他们也没有腾讯般的魄力及执着。

其次,从股权架构上来看,由于此前多年未实现盈利,依靠不断融资而活,故在多轮融资后,直到上市,触宝科技的创始团队早就沦为小股东,从创始人的角度,无疑,公司上市及进一步发展的动力有点不足——据其招股书显示,IPO前,启明创投持股18.2%,为最大股东;红杉资本持股17.9%,为第二大股东;SIG中国持股为14.2%,为第三大股东。触宝董事长Karl Kan Zhang持股为8.3%,触宝董事、CEO王佳梁持股为7.2%,联合创始人、总裁李巧玲持股为7.2%。

IPO后,机构依旧为第一、二、三股东,当然,在具体管理公司方面,触宝科技创始团队通过投票权进行管理——启明创投持股16.9%,仍为最大股东,拥有5.9%的投票权;红杉资本持股16.7%,为第二大股东,拥有5.9%的投票权;SIG中国持股13.3%,为第三大股,拥有4.7%的投票权。 Karl Kan Zhang持股7.7%,拥有67.6%的投票权;王佳梁和李巧玲均持股6.7%,拥有2.4%的投票权。

关于投资触宝,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邝子平谈到,“我是2009年在一个创业比赛上第一次遇到触宝科技,通过几个月的深入了解,2010年启明创投领投了触宝科技的A轮融资。”

如今八年已过,即便是按照美元基金的投资期限,触宝科技的投资也到了该退出的时间点,显然,即便触宝创始团队不愿意公开其焦虑的现状,触宝科技也非上市公开不可了。

触宝科技的焦虑

作为一家典型的互联网公司,发展十年依旧没有突破营收及业务的瓶颈,触宝的焦虑并非一天两天。

首先,触宝是一家典型的有用户而缺乏营收的公司:

据其招股书显示,触宝电话主打国内市场,其用户量已经达到5亿,DAU达到5600万。

不过,触宝电话和微信的应用方式和场景高度重合,随着微信的渗透率越来越高,并无突出优势的触宝科技在巨头的挤压下,生存空间越来越小。据百度移动指数显示,2016年以后用户对触宝电话的关注度在不断降低。

而且,即便作为一个移动产品的存在,触宝电话这款产品也因用户体验问题被用户所诟病,比如因为系统的漏洞给骚扰电话带来了可乘之机。触宝电话最初名为“触宝号码助手”,卖点就是以智能拦截和陌生号码识别。但是不少用户反映触宝骚扰电话屏蔽功能反而给电信诈骗提供温床。

“触宝电话就像一个转换器,你用你的电话打过去会改变参数。虽然你的电话被对方屏蔽了,但是通过这个软件改变参数的话,就相当于用其它号码再打进来,这样对方设置的黑名单就失效了。”一位通信行业人士曾表示。

一款拳头产品面临微信的挤压,另外一款拳头产品触宝输入法如开头所示,也是如履结冰。

当然,从数据上来讲,这个数字依旧很漂亮——招股书显示,触宝输入法主打国际市场,支持120种语言,覆盖158多个国家和地区,用户量累计超过6亿,是全球安卓手机20%的市场份额,此外,触宝的其他10余款移动应用,截至2018年6月的DAU也达到约730万,月活为2220万。

由此带来的广告收入也颇为漂亮,比如,触宝智能输入法在2016年贡献了约55%的收入,在2017年贡献了49%。其中2018年年中广告收入相较于去年同期880万美元大幅增长453.15%至4860万美元,触宝表示,增长主要得益于月活用户在这期间取得75.3%增长、以及广告展示次数的大幅增加。

来源:招股说明书

但是,单一的广告收入也让触宝科技烦恼不已——即便拥有这么多用户,触宝科技唯一的变现模式就是广告,2016年,2017年及截至2018年6月30日,触宝科技的广告收入分别占到净收入总额的90.4%,93.8%及96.4%。

如果广告业务下滑,触宝科技该怎么办?

其次,如果从净利润角度来看,据触宝在招股书中披露的合并财务报表显示,触宝科技在2016年及2017年净亏损分别为3070.66万美元和2366.09万美元,与此同时,公司上述两年时间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出均超过2800万美元,长期需要融资活动来“供血”,当然这也导致触宝科技创始团队的股权比例较少,做了半天完全为投资人打工,自然形成了恶性循环,股权激励不到位。

于是,为了摆脱当然的业务困境,触宝科技正尝试将产品品类拓宽至其他垂直领域,例如健身、医疗和娱乐。截至 2018 年 6 月触宝还发布了其他 15 款移动应用,多数属于内容产品,包括家庭锻炼训练软件Hifit、女性护理应用Cherry、生活提醒软件Drink Water Reminder等等,然而,无论哪一款产品,都于市场上的竞争产品同质化比较严重。KEEP、大姨妈等纷纷成为触宝科技面临的竞品,尽管努力了很久,触宝科技依旧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

主营业务单一,新业务又跟不上,这如何不让触宝科技烦恼及焦虑?

争议的边界:预装软件及用户使用权

相比较其他互联网产品,例如微信的自然增长,触宝输入法的拓展主要依靠于手机企业的合作,这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叫做应用软件预装——移动互联网时代,预装软件已经成为手机厂商收入的一部分,同时,也是软件厂商分发推广产品的一个重要渠道。

据媒体公开报道,华为、OPPO、vivo在应用软件分发方面,每年都有几十亿元的收入规模,小米更多一些。

触宝输入法作为一款应用软件,其用户的获取及推广也同样如此——据其招股书显示,“由于产品的特性,触宝较容易通过与移动终端合作伙伴的预装合作、手机商城下载、社交媒体营销等方式来快速扩大产品知名度、完成引流。公司在手机领域主要的和工作伙伴包括华为、oppo、vivo等等,随着国内手机品牌在全球话语权的不断提升,触宝旗下产品的知名度也有望随之提升。”

举例来说,2017年OPPO,VIVO在全球销量上水涨船高。从而带动同期触宝输入法相应的预装和激活量从2017年第二季度到2018年第二季度同比增长51.2%。

然而,就是这种宣传推广方式存在争议,甚至可以说是涉嫌违规行为——2017年7月1日,工信部发布了《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

该规定中要求,手机生产企业和互联网信息提供者应确保除基本功能软件外的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可卸载,如有违反,通信主管部门依据职权责令改正,依法进行处罚,并将生产企业、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违反本规定受到行政处罚的情况记入信誉档案,向社会公布。对涉嫌违法犯罪的应用软件线索,各单位应及时报告公安机关。

从法律角度而言,这些预装软件是在消费者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安装到手机上,一定程度上是侵犯了消费者对产品的知情权。

其次,这些强制预装软件可以直接写到系统的底层,普通用户可能无法进行卸装并安装其他同类型的软件,因此,这种做法属于直接侵犯了消费者对手机的使用权。

严重情况下,还可以对手机用户造成损失——2017年7月,HTC手机用户升级了系统默认输入法之后,输入法在用户不知情的条件下给用户发送了广告。这一行为让HTC手机用户发声谴责,而HTC官方回应也只是让用户卸载输入法更新,输入法厂商触宝科技对此的解释则是服务器故障。显然,这样的解释无法让人信服。此后随着事情的发酵,HTC采取了其他方式解决,直接建议用户卸载触宝输入法的所有更新。显然这多少对于触宝的用户量多少有影响。

游离在法规的边缘,显然,触宝科技并非仅仅是焦虑症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