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马应龙净利下滑近五成 没了炒股收益白马股现原形

作者:昆仑

来源:GPLP(ID:gplpcn)

从生产痔疮产品到跨界眼霜等化妆品,老字号药企马应龙博得不少关注。但具体到财报业绩上,可能不如大家预想的那么好。

近日马应龙公布最新的2018年三季报,前三季度营业收入15.9亿元,同比增长33.7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1亿元,同比下降48.79%。利润大滑坡,这让被认为是白马股的投资者很受伤。

众所周知在A股市场白酒和医药板块属于弱市中比较抗跌的品种,今年三季度多数公司陆续发布的财报没有延续高增长,似乎在疲弱的市场环境中,经营稳定比较抗跌的药企公司有点难以独善其身了。由此马应龙的下跌难道是行业共性?

其实不然,GPLP君发现,多元化成绩不理想、炒股大幅亏损、乱投资等等方面,才是业绩滑坡的根本原因。

多元化投资不理想

财报显示,2018年三季度,马应龙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为-1.19亿元。马应龙的亏损,主要在于持有一家上市股票造成的亏损。

截至今年年初马应龙共花费了约1.58亿元买进这家公司股票。财报显示,马应龙购入上述股票的初始投资金额为1.58亿元,按照目前100万股的持股数量计算,马应龙当初买入这些股票的单位成本是158元/股,而10月31日这家上市公司收盘价为54.8元。GPLP君注意到,马应龙和这家公司还存在战略合作,今年5月马应龙与其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正在推进直肠癌筛查、粪菌移植、肠道微生物等专项研究项目。

实际上,马应龙近年新增的一些多元化业务的表现大多不尽如人意。

从财报上看,马应龙有几笔长期股权投资。从长期股权投资构成上来看,马应龙共有五家联营企业,按照金额大小排序分别是深圳市宝利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深圳大佛药业有限公司(下称“大佛药业”)、中国宝安集团创新科技园有限公司、武汉东泰医药保健品有限公司、湖北维达健基因技术有限公司。

这其中,中国宝安集团创新科技园有限公司和湖北维达健基因技术有限公司业绩均为亏损,武汉东泰医药保健品有限公司目前已经被工商吊销。

投资金额最大的深圳市宝利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这家企业成立之后,2015年~2018年上半年为马应龙贡献的联营收益分别为467万元、814万元、1041万元、462万元。虽然有正收益,但仍然处在偏低的水平,而小额贷款公司背后所隐藏的巨大经营风险更是不容忽视。其融资渠道狭窄、经营成本高、不良率居高不下等特点又让其发展举步维艰。

大佛药业是马应龙投资金额位列第二的联营企业。大佛药业是新三板挂牌企业,交易代码是836649.OC,专业从事药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专注于耳鼻喉和呼吸系统领域,这家企业2017年收入9075万元;研发方面,2018年上半年的研发费用150万元,与同行业相比不管是研发占比还是收入规模都很小,难以形成竞争优势。

股权高质押率带来管理风险

除了发展战略的失利,近期马应龙还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股权质押率偏高。

截至2018年9月18日,中国宝安持有上市公司股份1.26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9.27%;累计质押1.11亿股,占中国宝安持股数量的87.98%,占公司总股本的25.75%。

这也就意味着,控股股东中国宝安已经将其持有的绝大部分上市公司股权做了质押处理。但随着二级市场大量个股出现大幅下跌,高比例股权质押所引发的危机逐渐凸显。

而且从总体来看,蕴藏风险更高的是之前在股价高位处的两笔股权质押,在2017年10月12日和2018年1月25日,中国宝安分别将50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和21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质押给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和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行。在上述两个质押日马应龙对应的收盘价分别为20.59元/股和20.40元/股。截止到2018年10月30日收盘价下跌幅度均为32%左右。由于股票质押贷款属高风险贷款业务,为控制股价波动带来的未能偿付风险,质押方往往会设立警戒线和平仓线,每个券商的警戒线和平仓线会有一些差异,保守一点的券商会将警戒线和平仓线设置为160%和140%。这也就意味着一旦股价下跌到一定幅度,将会触发强制平仓。

很显然,中国宝安高位质押的股份有可能已经处于逼近平仓线的状态。一旦股价继续大幅下跌,中国宝安恐怕已没有多少马应龙的股份补充质押,只能用自有资金进行还款。而GPLP君从中国宝安的财务报表看到,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中国宝安资产负债率为64.87%,已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其中短期借款55.42亿元,有息负债合计113.75亿元,而其账面货币资金只有42.49亿元,连短期有息负债都无法完全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