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不是模仿者的好看视频,却长成了YouTube的模样

文|曾响铃

来源|科技向令说(xiangling0815)

 

国内视频赛道越来越集中,大多数视频平台都在推内容计划,鼓励优质内容生产者。比如,11月1日的世界大会上,百度针对旗下短视频产品好看视频、全民小视频提出了一系列创作者升级扶持计划,又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各家平台都试图将视频平台做成YouTube模样,最后却事与愿违做成了Netflix形式的时候,而世界大会上宣布的好看视频,瞄准全球化内容引进和垂直化内容深耕,全方位扶持优质海外视频创作者(如Zoomin.TV等),以及亲子、游戏、音乐类垂直视频创作者,并推出全民创收计划等鼓励UGC创作热情的举措,反倒让人看到了YouTube的影子。

 

 

而后来居上的好看视频用户数目前已突破2亿,与国内主流传统视频平台也已初具较量的实力。百度在2018年Q3财报中公布,好看视频9月份日活突破1200万。据QuestMoboile秋季大报告显示,在过去的三个月里好看视频是国内日活500万以上增速最快的App。且Q3季度以来,好看视频日活跃用户数呈持续增长之势。

 

数据来源:QuestMobile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秋季大报告

 

当然,这与其母公司百度在技术和内容方面的深度探索与赋能也有很大关系。

 

本土视频平台赛道交汇,位次分野

 

本土视频平台赛道交汇,为寻找突破口构筑内容堡垒,吸引用户,各家视频平台都在强化自己的打法。而好看视频等平台通过采用用户参与形成社区氛围,自带流量造血的YouTube模式,对爱优腾(爱奇艺、优酷、腾讯)等传统视频平台而言,则依然只停留在想象之上。

 

各平台的核心打法已然出现了位次分野。总体来看,大致呈现以下几种状况:

 

1、内容贩卖商和内容社区“各修栈道”。前者依靠疯狂买版权以期形成内容壁垒,本质上依赖的是中心化的内容生产模式,主打“渠道”概念,比如爱优腾;YouTube和好看视频则是流媒体内容池,通过去中心化的生产模式,由UGC/PGC/MCN一起创造内容,实质上做的是一个内容社区。二者从内容生产的组织形式上,就存在着分化。

 

2、PGC、UGC“分道扬镳”。靠UGC生产内容,最大的优势是能保证视频内容的量,但是要沉淀下优质的内容,就得依赖PGC专业化的生产。而这是属于两种完全不同的路径,自然激励方法也就所有差别。比如,YouTube、抖音、好看视频等靠机器算法,千人千面,让UGC有机会成名;而Netflix及爱优腾靠人工推荐,让平台自身的内容占据流量大头。

 

3、会员派和流量派“兵分两路”。Netflix及爱优腾将运营重点放在付费会员上,营收也主要依靠会员费,这样做的好处是营收比较稳定。但是,盈利模式过于单一,收入过度依赖会员费,这就容易出现问题,比如新增会员成本越来越高、本土市场已经接近天花板以及Netflix海外市场变现条件还未成熟等。而YouTube、好看视频则是流量派,将运营重点放在盘活流量上,并通过多种模式进行流量变现,而不是单靠会员费。

 

本土视频平台造YouTube运动,到底谁离它更近

 

从内容呈现形式与布局来看,优酷、爱奇艺、好看视频等视频平台,都集合短视频、长视频、小视频等形式,并且涉足娱乐综艺。但爱优腾曾一度模仿YouTube形式,试图营造社区生态,最终失败。

 

与后起之秀好看视频相比,二者除了基础的内容获取方式不同外,在流量运营、技术基因、内容挖掘乃至商业变现等方面也都存在着较大差异。主要体现在:

 

第一,流量鸿沟,买流量可靠,还是造流量可靠。大多数视频平台一直是处在买流量、找流量且对流量有路径依赖的怪圈中。比如Netflix前端依靠好的内容公司,需要不断买版权才能保证流量,后端还要靠好的流量入口输血。

 

和快手、西瓜等视频平台不一样,YouTube和好看视频的前端内容创作没有路径依赖,更强调“靠用户创造内容为主”的思维;而后端方面,好看视频母公司百度与Google有相同的搜索基因,都依靠信息流推荐做分发,资讯性更强,反而能盘活流量、再造流量。

 

第二,技术赋能,“视频+算法”行,还是“算法+视频”行。以往的主流视频平台通常采用的是“视频+算法”的路径,即先有视频处理经验和行业资源,后补算法。而另一种方式则着重于“算法”,比如Google宣布使用AI整合AMP故事,加大视频的搜索结果权重。

 

 

而比起谷歌,百度在信息流与AI视频技术这方面的布局,要早得多。比如,在视频场景分析技术上,百度信息流已实现了对视频的100%机器自动分类,准确率超过98%,细粒度标签超过3000多个,实现对视频的深度理解;在人体视频分析技术上,支持超过100多个肢体关键点,且人体区域前背景分割的精度超过94%,达到业界领先水平。显然,好看视频与YouTube一样,其社交效果都依赖于母公司在搜索上的AI技术积淀,而视频AI技术又带有强壁垒特征。

 

第三,内容挖掘,要“渔夫”,还是要“鱼夫”。比起采用自买(版权)自卖,以掌握内容渠道的“鱼夫”模式相比,YouTube、好看视频采用的UGC/PGC/MCN共创内容模式,使得内容挖掘的门槛有所降低,实质上扮演的是“渔夫”角色。

 

除此之外,渔夫进行内容挖掘,还要考虑内容呈现的稳定性。比如百度主要是用垂直社区内容的生产和分发,来保证内容社区的质量稳定呈现。即利用百度搜索+feed流推荐下的视频,信息集中,且根据用户兴趣和需求推荐,最后形成类百度贴吧的社区模式。

 

因而,每个用户的百度App实际呈现的是不同的内容社区,比如经常看汽车、体育等相关信息的用户,则嵌入好看视频的手百就是一个汽车或体育视频社区。好看视频也是基于此进行内容创造和分发,内容挖掘显得相对主动。

 

第四,商业变现,“卖地”靠谱,还是“收租”靠谱。流媒体公司的属性体现在两个方面:分发渠道与原创内容池。长远来看,分发渠道作为商品化服务未来面临的价格压力将越来越大,Netflix只是个分发渠道,本质上是“卖地模式”,即做内容版权的一次性买卖。

 

而YouTube模式的内容池将成为更有价值的资产,本质上是“收租模式”,即建好阵地、反复收租,盈利模式多样。好看视频本质上更贴近原创内容池,加之百度强大的广告变现能力(从搜索时代培养起来的,需要时间沉淀),内容的商业变现自然相对轻松。而百度强悍的广告运营能力,对靠“收租”的原创者而言,怎么样都还是具备强大的吸引力。

 

相较于爱优腾等视频平台的传统做法,好看视频这种由用户与平台形成利益共同体,来共同搭建平台的视频内容生态,内容输出的持续性上和彼此间的关系都要稳定得多。而依赖百度搜索业务所形成的视频AI技术优势,抖音、快手等靠UGC生产内容的短视频平台在信息分发与内容搜索方面,与好看视频又不在一个段位。

 

显然,好看视频并未刻意模仿,只是顺势借助百度AI技术、信息流等优势,反倒长成了YouTube的模样。

 

曾响铃

1钛媒体、品途商业评论等2016年度十大作者;

2虎啸奖评委;

3 AI新媒体“智能相对论”创始人;

4作家:【移动互联网+ 新常态下的商业机会】等畅销书作者;

5《商界》《商界评论》《销售与市场》等近十家杂志撰稿人;

6钛媒体、界面、虎嗅等近80家专栏作者;

7“脑艺人”(脑力手艺人)概念提出者,现演变为“自媒体”,成为一个行业。

8现为“今日头条问答签约作者”、多家科技智能公司传播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