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光明乳业不见光明:三季度净利下滑六成 高层领导集体辞职

作者:仙逸

来源:GPLP(ID:gplpcn)

10月30日,光明乳业公布了三季报,公告显示,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55.64亿元,同比下滑5.7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94亿元,同比下滑25.53%。特别是第三季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5891.28万元,较上年同期减63.75%,这样的成绩令市场大失所望。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濮韶华接任光明乳业董事长交出的第一份成绩单,成绩并不理想,看来这个被称为“外行”的领导扭转颓势并不简单。

就在三季度成绩单披露的同时,光明乳业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2018年10月29日,收到公司董事桑树德,副总经理、财务总监王伟的辞职报告。

而这并不是公司经历的第一次人事巨震。此前,8月21日晚间,光明乳业曾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张崇建、总经理朱航明因工作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职务。作为两位核心高管同时辞职,彼时引起震动不小。

二人此轮的任职期限则均为2016年5月20日至2019年5月19日,此次卸任提前了9个月。GPLP君注意到,在二人任职期间,光明乳业业绩已经经历了较大波动。

财报显示,2014年—2017年,光明乳业营收分别为206.5亿元、193.73亿元、202.07亿元、216.72亿元,净利分别为5.7亿元、4.18亿元、5.63亿元、6.17亿元。2018年上半年,其营收105.71亿元,同比下降3.23%;净利润3.35亿元,同比下降8.58%。

对于上半年业绩双降的原因,光明乳业方面表示,2018年上半年乳制品行业竞争异常激烈,各竞品促销措施层出不穷,特别是在华东、上海等公司传统强势区域也加强了投入力度。竞品也继续加大在广告和渠道的投放充分利用其在传统渠道的优势提升市场占有率。受到竞争压力,公司的莫斯利安酸奶和部分低温酸奶销量出现下滑。

因此有业界传言,朱航明辞职与光明乳业业绩不断下滑有关。对此,光明乳业母公司光明食品集团新闻发言人潘建军表示,张崇建和朱航明的离职与光明乳业业绩下降无关,二人将出任光明食品下属子公司的监事会主席。事后看来,潘建军的发言有点自欺欺人。

不过,曾经三大乳业巨头之一的光明,现在不仅仅业绩下滑,市值更是连伊利的零头都不到。2005年回炉奶风波曾重创光明,直接打击消费者信心。

光明的“衰落”,有两方面的原因。

其一,僵化的体制。

在国有化的体制中,做事的是经营者,拍板的是大股东,这种经营与股东分离的体制一度让王佳芬无所适从。比如说,别的私营企业上市后,创始人的身价动辄过亿,这种事在光明是难以想象的,在光明的体制下,员工的能动性很难调动起来。

其二,研发投入的不足。

如今,曾经风光无限的光明冷饮的品种只有30多款,一些超市敢进的也只有最具情怀的那几种,光明冷饮沦落到这个地步也可想而知了。

而新当选的董事长濮韶华,作为70后当时任职上海水产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裁,上海开创国际海洋资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曾任上海市商业委员会外经处处长、上海市经济委员会外经处处长、上海市商务委员会商贸行业管理处处长、外贸发展处处长,上海水产(集团)总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总裁等职务。没有任何乳业经验的濮韶华在乳业圈子并不看好。

不过,新任董事长濮韶华还是发出最新的上任宣言:

传承着上海人梦想的光明乳业,将从源头到销售终端,打造出“优质奶源、科技研发、品质产品、冷链配送”的全产业链模式。濮韶华表示光明乳业已经建立了大质量系统,围绕光明“PAI质量体系”升级各环节数据化评价模型,对质量安全管理水平进行精准评价;智能化提升监测系统,实现实时、远程、多向监测数据和异常警示、自主分析。

在营销端,光明也开始进入体育营销的领域。

从上表格看,光明赞助的体育营销力度稍欠火候,这也说明了光明乳业向来低调的个性。同时,光明乳业营销手段的使用也过于谨慎,尽管品牌升级,光明已经通过赞助极限挑战、签约五月天、冠名奥运奖牌榜、明星代言等方式,加强市场宣传,扩大产品知名度,提升品牌影响力,但对比伊利安慕希冠名热门综艺《奔跑吧,兄弟》、伊利“谷粒多”冠名 《奇葩说》,同时邀请新生代男神彭于晏代言;邓超代言蒙牛纯甄酸牛奶;就连原本是河北地方企业的君乐宝都请来黄晓明代言开啡尔;味全“严选牧场”的“传承60年奶农精神”的非常规产品定位,光明的营销操作方式显得过于谨慎,无形中让消费者在和竞争品牌印象对比时形成较大的差距感。

光明,能否重振辉煌?期望光明未来前途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