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人生三问——《2001太空漫游》

作者:锦上花

来源:GPLP(ID:gplpcn)

看之前,这部电影已经是如雷贯耳。老师推荐过,电影清单里推荐过,蓦地和朋友品茗喝茶的时候,又听到了它的名字——《2001太空漫游》。

就冲这知名度,这部电影就非看不可,何况是部经典呢。

《2001太空漫游》是由斯坦利·库布里克执导,根据科幻小说家亚瑟·克拉克小说改编的美国科幻电影,于1968年上映,被誉为“现代科幻电影技术的里程碑”。影片获得当年最佳美术指导、最佳导演、最佳编剧等4项奥斯卡奖提名,获最佳视觉效果奖,获1968年英国电影学院最佳摄影、最佳音响、最佳美工奖。

然而,看的时候,觉得比看纪录片还沉闷,节奏拖沓缓慢,剧情匪夷所思,好不容易熬到头把电影看完了还一头雾水。只需提一个数字——全片有88分钟没有对白,就可以让观众望而却步。

看不懂,是观众普遍的感受。

这部电影到底讲了啥?

一群草食人猿正在广袤无际的非洲沙漠中觅食,当他们从睡梦中醒来,发现一块巨大的黑色石板平地而起,他们欢呼雀跃起来,在巨石的指引下,他们学会将骨头当作工具和武器,开始猎食动物,并收复了同类抢占的失地,随着他们的首领将骨头抛向空中,画面切换至数百万年后的未来。

2000年,海伍德·弗洛伊德博士前往人类的月球基地,奉命调查月球上的不明物体,那是一块被埋藏了数百万年的黑色石板,与远古时期人猿们发现的石板相仿。在弗洛伊德等人进行实地考察时,太阳升至石板上空,石板随即发出了刺耳的无线电信号。

18个月后,“发现一号”太空船向木星进发,除了飞行员大卫·鲍曼和弗朗西斯·普尔之外,飞船上还有三名处在冬眠状态的科学家和一台具有人工智能、掌控整个飞船的电脑“哈尔”。其中宇航员和哈尔进行了博弈。哈尔已经智慧到可以根据宇航员的唇语分析他们在讲什么,由此让三位处在冬眠状态的宇航员和普尔失去了生命。不过,鲍曼也关闭了哈尔的逻辑记忆中枢。

当哈尔被彻底关闭时,鲍勃发现飞船已经飞抵木星。鲍勃乘太空舱驶离飞船,在木星轨道上发现了又一块黑色石板,接近石板的鲍勃突然高速穿过一条五彩斑斓的隧道,最终置身于一间风格古朴华丽的卧室。鲍勃迅速老去,在垂死之际,第四块石板出现在床边,石板将他变成透明光团中的胎儿——星孩,星孩凝视着浩瀚的宇宙,等待未知新生的到来。

我是谁?从哪来?到哪去?这三个问题是从人类启智至今都未解的困惑。而《2001太空漫游》就试图解答这三个问题。

黑石是贯穿电影始终的存在。它是一种将纯意识抽取出来的终极智慧的能量体。它脱离肉体而存在,并可以在宇宙中自由地穿行。

黑石不是善的,也不是恶的。只是冷静地永恒地存在,以超脱一切生命体的存在高高俯视着宇宙,并在宇宙中四处穿行,寻找具有生命的星球驻足,帮助他们迈出向着智慧的第一步。黑石帮助猩猩开始使用工具,帮助人类发明宇宙飞船,帮助鲍勃在四维世界里看到自己的模样。

智慧是怎么发展出来的?就算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也不能完全解释。就算是基因突变,物竞天择导致的适者生存,那基因又为何突变?

几千年过去,人们发现自己还是和远祖一样迷茫。《2001太空漫游》把神话附着在黑石上,是黑石这种神一般超脱的存在让人拥有智慧。

那么人类又将往何处去呢?电影给出的答案不是消极的,而是回归孩童。尼采说:孩童是天真而善忘的,一个新的开始,一个游戏,一个自转的旋轮,一个原始的动作,一个神圣的肯定。电影结尾的星孩预示的不仅仅是一段太空漫游的结束,也是新探索之路的起始,而人类认知自我和宇宙的旅程便是如此周而复始的滚动向前,仿佛是永无止境的奥德赛。

而且,电影虽然是1968年上映的,却未卜先知地预见到了人和机器的冲突。哈尔可以读出宇航员的唇语,因为害怕自己被关闭而先下手为强,切断了三名冬眠宇航员的氧气供给。机器也会拥有感情吗,未来机器是否会站到人类的对立面上?半个世纪以前,这个问题就已经被讨论了。

最后,《2001太空漫游》的背景音乐也颇被人称道。

宇宙飞船和空间站对接时,配乐是约翰·施特劳斯的华尔兹舞曲《蓝色多瑙河》。宇宙飞船在深邃的太空中飞行,一切都沉浸在舒缓、悠扬的乐声中。这段影片节奏极为缓慢,音乐也非常缓慢。乐曲创造了一种优雅而崇高的氛围,让我们体会到人类文明的伟大成就。

太空旅行漫长与沉闷的一面,则通过苏联作曲家Aram Khachaturian的芭蕾舞剧《Gayane》的片段来呈现。与《蓝色多瑙河》的恢弘诗意相比,这一段音乐虽则优美,但多了几分孤寂和苍凉。

开头和结尾则运用了理查·施特劳斯的《查拉斯图特拉如是说》。音乐描绘的是世界诞生之时,人类感觉到上帝能量的喷薄气势。这与电影的主题不谋而合。

总而言之,如果你想领略这部被称为“史上NO.1的科幻片“的电影,并且想考验自己耐心的话,在一个悠闲的午后观看《2001太空漫游》,不失为一个愉快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