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贝壳找房惠新宸:用VR看房寻找房产行业的“白月光”和“六便士”

有着“亚洲第一PHP程序员”之称的贝壳找房技术副总裁惠新宸很少阅读技术之外的书籍,小说《月亮和六便士》是个例外。 以著名画家高更为原型的小说男主人公查尔斯·斯特里克兰,一心追求艺术,为此献祭了世俗生活和金融事业,半生劳苦困顿,“我必须画画,就像溺水的人必须挣扎 。” 这本小说或许让惠新宸心有戚戚,因为他也是位理想主义者。 这位曾在雅虎、百度、新浪微博任职的PHP大牛,2015年跳槽到链家时,技术同业们啧啧称奇,不得其解——贴着“传统中介”标签的链家,在他们看来并非技术公司。 惠新宸解释说,“技术终究是中立的,技术本身是没有价值的。不同的公司文化氛围肯定有差异,但是人到一定能力以后,就不应该追求那种让自己舒服的东西,应该追求那种能被你的能力改变的东西。人生不就在于折腾吗?’’ 三年后,贝壳找房面世,惠新宸带领如视团队打造的VR看房也在随后上线,用户可以身临其境在线看房、异地看房,甚至在线签单也成为了现实。 惊艳的效果引诱友商们跟风而至,VR看房渐成行业标配。 白月光和六便士兼得,惠新宸看起来比斯特里克兰幸运多了——但个中曲折险阻,常常被围观者忽略了。 求 变 惠新宸力推VR看房,最初可能来源于他的个人经历。他曾两次买房,经历都不算愉快。 第一次看房是2011年冬天,“冻得要死”。 惠新宸坐在经纪人的摩托车后座上,在寒风中无遮无挡地穿行在一个个小区里,连续看了一个多月,没找到一套合适的,“那会觉得特别凄凉,太痛苦了”。 2015年,见到时任链家网CEO的彭永东时,他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两人很聊得来。到了9月,惠新宸跳到链家担任技术副总裁。 入行之后,惠新宸系统总结了传统看房的三大痛点: 用户累,户型图看不懂,照片看不全,周末看房跑不完; 经纪人苦,房源描述不清晰,成交慢效率低; 业主难,带看效率低,客户不精准。 解决这一切身经历的普遍痛点,被惠新宸列为了关键战役。 他需要先在内部,说服心怀疑虑的战友们。 最大的争议是,在线VR看房,用户可能就不去跟着经纪人线下看房了,会不会导致商机的下降? 内部大大小小的讨论,从2016年底持续到2017年6月,每次都吵得很凶,拍桌子、指鼻子、摔门。惠新宸说:“有时候真的觉得(吵得)精疲力尽”。 争论一直持续到如视事业部宣布编制的前一天。那天晚上,惠新宸去找彭永东做了最后的交底,他不能保证经纪人商机不会降低。彭永东很坚定地给了他信心,“你不用考虑(这些),用户喜欢我们就去做。” 如今,惠新宸回过头来看,吵归吵,骂归骂,最终大家能达成一致,是因为他们都相信,用户是否喜欢最重要,“大家对一些细节看法不同,但是我觉得这个事情一定会做出来的,我们从没想过要放弃。” 一有机会,惠新宸就在内部“搞宣传”。上至董事长左晖,下至经纪人,“让所有同事,无论线下线上的,都可以感受新技术(VR)的力量。” 去年链家司庆大会上,惠新宸硬插一个环节,在司庆会场门口摆了个VR展台。左晖一来,就被惠新宸拉到了展台,让他戴上VR眼镜体验一下。 “我觉得技术呢,不能说酒香不怕巷子深,有好的东西一定要展示。这个跟我性格有关,毕竟我比较张扬。” 贝壳的VR看房除了720度无死角展示室内场景,还能从窗户看到外景。如此一来,友商的经纪人看一眼就知道几栋几门几室,上去就能找房东,泄露商机似乎不可避免。在传统中介行业,捂住商机也是生存之道之一——克服这个压力,靠得还是“用户喜欢”。 背后种种曲折,可以说,VR看房的最终落地,之于贝壳找房,不仅仅是工具的进化和技术的迭代,某种程度上,还是价值观的考验和取舍。 上线小半年后,数据已经让当初的疑问风吹云散。 在用户端,选房累断腿,买房褪层皮、无效看房频发的痛点得到了解决,人在家中坐,看遍天下房。VR看房打破了线下看房时间、空间、人数、天气等因素的干扰,异地成交的案例也在逐渐增多。 而在经纪人端,商机、效率、用户满意度等正向指标也得到了大幅提升。 最先落地VR看房的成都市场,50%的房源覆盖了80%的用户,有VR的房源人均停留时长提升了381%,人均浏览房源数提升了180%,使用VR带看功能转化为经纪人商机的提升到了215%。 C端用户体验和B端服务效率的双重提升,吸引跟风者接踵而至,VR看房渐成行业标配惠新宸用“用技术推动行业变革”的小目标,初步实现了。 路 径 决定推动在线看房时,摆在惠新宸面前的可选项不少,包括全景相机、序列帧方案,结构光VR方案等等。 VR概念最近几年一直很热闹,但却仅仅停留噱头上,大规模的实操场景几乎没有。 相比于结构光VR方案,全景方案成本更低。 但全景相机效果比不上结构光VR。其产出的依然是传统2D图像,而结构光VR则让用户身临其境,用VR看房,如同在房间自由漫步。 敲定了VR看房的方案后,摆在如视事业部眼前的挑战有四个。 第一,此前VR在房产领域没有大规模普及的成功先例,需要自行摸索。 第二,现有的VR设备,成本高昂,主要针对C端用户,设备追求美观不够耐用,不能满足贝壳要求。 国外公司的技术虽然成熟,但一台机器几万元,数据要存储在云端,拍一套额外再收50美金,成本太高,难以承受。 自研硬件,降低成本,是唯一路径。 第三,很多VR场景落地需要VR头盔和一体机,但贝壳的用户只有智能手机,必须能在手机端无门槛落地。 第四,技术方案出来后,如何推动一线经纪人和摄影师去落地。 刚成立的如视事业部,第一个挑战就是研发出适用的硬件,让高昂的成本降落下来,变得可以承受。 很难想象,早期惠新宸甚至招募了一批外包工人,在贝壳办公大楼的四层,亲自安装相机——直到第三代相机,安装的工作才交付给工厂,实现了量产。 如今的VR相机已经迭代到第三代,成本价降了30%,是全行业最低的。 但是在关键细节上,为了用户体验,惠新宸愿意多掏钱。比如,相机选了三个彩色头,每台额外增加1200元的成本,“贵就贵吧,但是它最好”。 惠新宸饶有兴味地向我们展示了以数学家黎曼命名的第三代VR相机。特意定制的三脚架上,装置了一个方形相机,它看似笨重,但非常结实耐用,操作简单方便。利用iPad上的操控软件,挪动几次相机位置,100平米的房子只要30分钟,就能完成拍摄。 经过培训的2000名专业摄影师,每人每天能够拍摄5-8套房源。如今,贝壳已经积累了40万套VR房源。 把噱头的VR概念大规模落地,贝壳是行业首例,已经成为业界唯一能够实现自研硬件量产的VR服务商。 当数据量级从图文时代的M升级到G之后,越来越丰富的数据,正在拓展新的应用空间。 比如,拍照完毕后,可以用AI自动识别家具家电,业主就不用额外填写清单;还能一键识别表面积,比如有家具的表面积要比空房子大得多,有助于帮助保洁服务实现精准定价;一键拿掉家具家电只剩户型,可以在线模拟装修;一键模拟光照等等。 一直力挺惠新宸的如视事业部运营中心总经理郑深圳说,“鸟哥(惠新宸)是我认识的技术人中,是真正发自内心对技术有信仰和坚持的人,而且从来不妥协,他对产品很固执,完美主义。” 惠新宸相信技术的价值,但并不盲目迷信技术万能论。 “一个公司,应该谁驱动谁,大家碰撞,谁对听谁的。”惠新宸说,“说服别人,要以你的声誉背书,以你的产品证明。” 来链家三年,随着新产品的陆续上线,说服的工作变得越来越简单了。 “我深信不疑”,郑深圳说,“技术在贝壳发挥的作用会越来越大,最终有可能变成一个真正的底层操作系统”。 技术的势能还走到了门外,开始对外赋能。借助如视VR技术,酒旅服务商艺龙的在线预订率因此提升了10%。 “成为全行业解决方案?有可能。”惠新宸乐见其成。 壁 垒 贝壳的VR看房在今年3月发布后,友商开始陆续跟进。 同事经常跑来跟惠新宸说,那谁谁又抄我们了。惠新宸相当淡定,“抄就抄吧,你挡得住别人抄吗?” 他估算,贝壳VR技术比友商的领先度,大概在一年左右。 一年的时间差,算是个安全线吗?惠新宸并不认可这一说法,“既然我不在意别人抄,我怎么会在意安全线这种事呢?” 他认为,贝壳最宽广的护城河,其实是对用户的诚意。 “你做这个事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你的目的只是为了防守,人家有我也得有,其实你是没有诚意的。” 诚意体现在各种细节里。 比如,如视的VR相机,镜头离地面的距离日常被固定在1.6米,那是平均身高的人眼离地面的距离,为的是让VR看房的体验无差别, 只有无差别才能让用户相信他看到的就是真实的。 “我们是专业摄影师拍,他们是经纪人拍摄,经纪人怎么可能做到都是1.6米呢?”惠新宸反问。 诚意,也是解读从链家到贝壳几次业务进化的钥匙,真房源、楼盘词典、VR看房、ACN合作网络等等,无不在于此,以用户需求和用户利益为核心,在供给侧进行技术迭代、模式创新、效率提升、组织进化。 为了“诚意”,甚至不得不忍受短期利益的受损。当初因为坚持“真房源”,链家经历了一段长达半年的“负反馈期”,经纪人人心动荡,直到半年以后,客户的爆发增长才打消了疑虑。 为了“诚意”,不惜更大的资本投入,楼盘词典投入6亿,VR看房投入2亿——惠新宸承认,这个投资超出了当初的预算。 为了“诚意”,可以开放商机、房源、工具,共享、赋能给全行业。 另一重壁垒则是不设限。惠新宸说,“有一天新技术完全取代了这个,我们很愿意换,不是逮着榔头看什么都是钉子。” 不设限,这是惠新宸的人设,就像他转发到朋友圈的那句《月亮和六便士》的引语,“人的每一种身份都是一种自我绑架,唯有失去是通向自由之途。” 从PHP大神转移到管理岗位,惠新宸本身就是基于“不设限”原则的一场自我塑造,不断“提升不可替代性”。 不设限也是他对贝壳技术部门的要求,“你安心练内功就好,天天想怎么不被人家抄,那多没劲。” 在某种程度上,不设限也是18岁的链家的一贯基因。 当自营的链家,高速路上拐弯换赛道,升级为平台模式的贝壳时,内部反对者不少,外部质疑者众多。尽管左晖也承认,“从垂直领域走向平台领域,这对我们来说的确是一种风险”,但是他坚定表态,只要做成贝壳,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与牺牲。 小说里,斯特里克兰舍弃了遍地的六便士,一心向往白月光。对于惠新宸和贝壳来说,“用户喜欢”就是那片白月光,短期来看,也许要舍弃六便士。但长期来看,在以用户为中心的商业世界,用户价值最终会反哺为商业价值,所以,白月光和六便士兼得,并非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