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反腐不妥协背后,阿里的组织文化体系十年炼成

 





 

历经了土豆、优酷土豆、阿里大文娱三朝的视频“常青树”杨伟东,从灯火楼台上跌落了。

公则生威,廉而生明。

对于市值越过4000亿美金、年GMV正在逼近1万美金、年交易额比肩不少中小国家GDP的超级经济体阿里来说,绝不姑息、自曝家丑的廉政建设,是活到102岁的必要条件之一。

但比事后惩戒更重要的,其实是阿里以一贯之的组织文化建设——诚信公平,从来就是阿里的业务基石,既体现在业务前端,比如因信用而生的支付宝,以及商品评价体系,也体现在诚信为本的六脉神剑的企业文化中。

浙江纪委为何点赞阿里廉政建设?

事涉经济问题的杨伟东不是第一个,目前,并不知晓杨伟东的问题是否严重。但可以肯定的是,阿里从来都是一家对腐败零容忍的公司。

在阿里反腐大旗下落网的,上至阿里聚划算前总经理阎利珉,下至一线小二。

2013年8月,聚划算原总经理被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

2016年11月,因涉商业贿赂,商家、中间人、小二均构成犯罪,被判有期徒刑。

去年4月,阿里宣布永久封杀其平台上36家以不正当手段谋取利益的店铺。

可以发现,阿里的廉政合规建设有两大特点。

第一,全面性。上至中高级管理人员,下至一线业务人员,一视同仁,都是“0容忍”。

阿里廉正合规部曾在公告中表示,“让灰色在阳光下无处藏身”。

对于阿里来说,廉政建设不是一时的运动式执法,而是贯彻始终、上传下达的基本制度。

马云本人也对“行贿”深恶痛绝。他2015年接受采访时就说过,“我们商人一直在倡导公平的交易、营商环境,如果再去行贿,无疑是破坏了这个环境。”

第二,透明性。

腐败如同癌细胞,很难完全杜绝,只能积极治疗。但很多企业担心声誉受损,遮遮掩掩,阿里则相反,发现苗头,都会主动公告。

但我却想为阿里的“自曝家丑”叫好,为什么呢?

廉政合规的目的,不仅仅止于惩戒让当事人,还要举一反三,以前车之鉴,为后事之师。自曝家丑,不但能彰显决心力度,还能产生警示作用,清明公司风气。

阿里力度之大,决心之坚定,也跟其“社会型企业”、“平台型企业”的属性和定位匹配。

作为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阿里是一个平台型企业,内有8万名员工,外部还有数亿用户,以及上千万商家,这种平台型企业,如果合规建设不力,其危害性不但累及公司,还将殃及公司外部的用户和商家。

阿里廉政合规的建设成果,甚至还得到了浙江省纪委的实名点赞,“阿里巴巴能获得如此飞速发展,除了精准把握市场需求,善于不断创新之外,高度重视企业的清廉建设也是其重要秘诀。”

如果仔细复盘,就会发现,阿里的廉政建设,有几大体系。

第一,立法——制度完善。

2009年,阿里出台《商业行为准则》,随着组织体系的庞大,阿里又修订了通用版的《商业行为准则》,允许各集团、大事业群、结合业务特点进行个性化微调。

这是立法。

第二,司法——严格执行,一视同仁,上不封顶。

2010年,淘宝率先设立廉正部门,重点查处、打击员工违规行为,2012年设立了集团一级部门“廉正合规部”,该部门只向集团CPO汇报,充分独立,职能不受业务部门干预,而且权限“上不封顶”,问责权限是全体员工,一视同仁。

这是强大的司法体系。

第三,普法——阿里全员参与合规认证考试,连马云也不例外。

第四,注入技术基因。

从2013年开始,阿里开始尝试将数据化引入廉正风险防控,努力降低人工参与度。现在,阿里在数据安全、灰黑产防控、黄牛识别、利益冲突识别与防范等方面全面落地技术应用,据此查处的违规案件占比逐年增高。

第五,内外兼修。

2015年6月,阿里联合碧桂园、万科、美的、顺丰等企业发起中国企业反舞弊联盟,推动建立跨行业的廉洁从业信息交流与共享平台。两年间,联盟已发展到159家成员公司。

因此,具体到杨伟东事件,其最终结果并不重要。案例背后,阿里积累十年的合规体系建设,才是阿里长治久安的基石之一。

正能量组织:培养“好人”和“能人”

庄子认为人性本恶,“人心险于山川,难于知天”,反腐似乎就默认了这一前提。

但阿里的组织建设和企业文化,是培育更多“诚信公正”的“好人”,以及“大智大勇”的“能人”,反腐也不是为了惩人,而是治病救人。

8万员工、180多个事业部,近百个控股或大股东生态公司,业务覆盖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阿里超级经济体的良好运转。依赖于企业文化建设、制度建设、人才建设,三位一体构建的稳定铁三角。

在阿里的权力图谱中,独创性的合伙人制度是核心,为阿里的辞旧迎新、人才换血,提供了可持续良性运转的机制。

而在人才建设上,无论背景和年龄,只要是千里马,在阿里,都能获得无条件的信任,获得广阔的上升空间,非凡人成就非凡事,这也是阿里成为全球互联网巨头的组织保证。

官方数据显示,阿里现任的骨干员工中80%是80后,5%是90后,去年2月阿里的4位合伙人中也有2位是80后——阿里给了人才一片“白月光”,抬头仰望星空辽阔,就不会弯腰受到“六便士”的引诱。

事实也是如此,从上至下,阿里员工的合规意识都极强。举例来说,阿里对出于“商业惯例”的礼品赠送也有严格规定:员工应当面拒绝,并第一时间向公司申报;对于无法退回的礼品,由公司统一用于公益捐赠。仅在2016年,阿里员工就申报了5300多件礼品,其中不乏一袋苹果等非现金象征性礼品。

合规是果,文化是因——诚信是阿里文化建设的基石之一,是阿里六脉神剑的关键条款,“诚实正直,言行坦荡”。

你会发现,阿里成立20年,就是一个和不诚信做斗争,让信用变现的过程。

当初阿里上线电商,为了解决诚信缺失的难题,推出了提供担保支付的支付工具支付宝,如今,支付宝已经开枝散叶,成就市值超过1500亿美金的蚂蚁金服集团,信用变成了财富;为了解决商品质量不确定的难题,淘宝上线了商品评价体系,好评和差评全面展示,透明促进了交易量的提升,淘宝已经成就全球最大的电商交易平台。

所以,阿里从上至下都信奉诚信文化——诚信,在阿里,不是上线,而是底线,对诚信文化的坚守,有时候会让外人觉得阿里过于“小题大做”。

两年前的月饼门事件中,阿里的四名程序员,因为使用JS脚本在阿里内网抢购月饼,多刷了124盒,瞬间被辞退——彼时,网络上赞赏者有之,争议者有之。其实,月饼不值钱,阿里更在意的是,这些程序员破坏了公平的规则。

最近的盒马鲜生标签门则是另一例证。农产品不像工业制品,没有明确的生产日期,被换标签的商品,质量无恙,但在举报出现后,盒马首先发布声明,坦承管理上的漏洞,也没有把“锅”甩给一线员工。事发4天后,盒马CEO候毅发布致歉信,免去上海总经理的职务。

在制度、文化、人才构建的铁三角中,阿里文化养人,制度立人,事前育人,事后惩人——文武之道,张弛之间,文化建设上的效果是潜移默化的,可能不像事后惩戒那么显山露水,但是它有温度、有湿度,润物细无声,才能构建一个人人向上、人人向善、健康良性、可持续运转的正能量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