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新能源动力电池领域遭洗牌,三强之一沃特玛或面临破产危机

文/琼凉    GPLP

2018年新能源补贴政策退坡,也使整个行业进入大洗牌的阶段,动力电池也开始了动荡,不同于整车制造行业的淘汰小公司,动力电池先暴雷的是三强之一的沃特玛。

动力电池行业巨头宁德时代、比亚迪和沃特玛,占据了动力电池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本以为这三家公司将会长期维持三足鼎立的状态,事实却有些残酷,沃特玛在6月28日发布的一纸员工休假通知书让沃特玛处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沃特玛在6月28日发布的内部通知书大概内容是:深圳全体职工自2018年7月1日起放假六个月,期间工资按规定支付、五险一金按规定购买。

事实上,自今年以来,沃特玛的各项财务指标就已持续暴跌,陷入资金困局。有报道称,沃特玛一度无法按时发放员工工资,今年3月供应商曾堵门讨债。而受沃特玛债务影响,其母公司陕西坚瑞沃能股份有限公司的业绩也持续下跌,今年4月坚瑞沃能整体债务已达221亿元。

政策转向,沃特玛危机

2015年沃特玛净利润达到2.76亿元,而后几年发展更是迅猛,比肩行业第一梯队中的宁德时代和比亚迪。就在2017年沃特玛的动力电池市场份额还稳居第三,与宁德时代、比亚迪三足鼎立,占据市场大部分份额。

可是好景不长,国家对高能量密度电池的政策倾斜,三元电池的比例正在迅速上升,不耐低温、能量密度相对小的磷酸铁锂材料的市场占比不断下滑。因此,主攻磷酸铁锂电池的沃特玛逐步在市场遇冷。而根据工信部公布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显示,乘用车搭载的电池密度高于120Wh/kg的电池占到97%,高于140-150Wh/kg的三元电池也达到70%。国内磷酸铁锂电池领域2017年的生产企业数量比2016年减少将近一半。

悲剧的是,国家政策倾斜到三元电池(三元聚合物锂电池),并且整个电池领域中三元材料的电芯代替了之前广泛使用的钴酸锂电芯,在笔记本汽车电池领域广泛使用,这已经成为趋势。低头猛干的沃特玛依然坚持研发和生产钴酸锂电芯,并没有嗅到新的行业趋势和政策变动。这一行为直接导致了其脱离市场,如果没有新的改变,最终沃特玛将被整个行业抛弃。

公司濒临破产

在2018年一季度财报中,沃特玛大部分产品线竟然处于停滞状态,并且根据3月底的公开报告显示,沃特玛开工率仅为20%,开工率低自然会产生大部分闲置资产以及空闲员工。给员工放假想必也是无奈之举,也只有这样才能减少开支,控制成本。其内部员工表示:“公司不断有人离职,不少人都在考虑换工作,部分工厂已经不开工了。”

据了解,今年5月19日沃特玛因拖欠员工3月、4月工资,深圳市政府要求沃特玛整改,并偿还员工工资,然而整改期间并没有履行承诺,最终深圳市政府要求沃特玛通过变卖资产的方式积极筹集资金以解决员工工资问题。生产电池的工具没了,这不是要了沃特玛的命。

另外,资金问题也让沃特玛苦不堪言,甚至直接牵连到其母公司陕西坚瑞沃能股份有限公司。曾经因2016年沃特玛被坚瑞沃能收购后使得母公司营收达38.2亿元,同比增长557.03%;净利润4.25亿元,同比增长1102.98%。得到沃特玛超高利润的坚瑞沃能如今也因为沃特玛危机使自己陷入窘境。坚瑞沃能也发布公告称将对沃特玛进行资产折现,价值7-8亿元的资产变现后预计不超过1.5亿元,预计净损失也在6亿元,资金链持续紧张。

因公司转型失败,导致产品卖不出去,市场占有率持续下降。员工休假也挽回不了公司实质亏损的现实。曾经比肩比亚迪和宁德时代的电池公司由此变的没落。

当然公司方面沃特玛董事长李瑶对宣称:“沃特玛也有在2018年开辟三元锂电池业务的打算,计划在今年上半年建设首条三元电池生产线,同时在年内完成方形电池电芯及PACK生产线设计方案。”曾主打磷酸铁锂电池的沃特玛此次能否跟上时代,重振旗鼓,还要看眼下的事能否顺利解决。另外李瑶还表示: “已通过与供应商协商以货抵债、扩大储能电池生产、与金融机构谈判、引入战略投资者等方式展开自救,缓解现有问题。“

但是船大难掉头,生产链注重在磷酸铁锂的沃特玛转型还是需要时间,此外紧张的资金链是否能支撑转型的成功,还是让时间带给我们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