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世界

内容创业者的使命:极简主义杨志华将极简主义运行到底

作者:锦上花

来源:GPLP(ID:gplpcn)

茶馆二楼,窗外就是一湾小河。这是纷繁大北京下闲适的一角。

简叔坐得很直,身穿一如既往的白衬衣,倒上两杯茶。

“坚持不买衣服的第6XX天”,“坚持每天扔一样东西”,“坚持每周有一天吃素”……他像一个孜孜不倦的布道者一样,一边自律,一边传播。

简叔本命杨志华。16年底,他创办了一家断舍离文化有限公司,成为国内第一个把极简主义做成事业商业化的人。千聊线上授课,写书,演讲,咨询,他用丰富多元的方式,向人们传递极简生活的理念:足够少,足够好。17年,简叔和大张伟一起参加了《生活相对论》,之后,《奇葩大会》也邀请他参会。

在没有见面的时候,看他的微博也好,听他的音频也好,以为他是个刻板到乏味的人,更接近于传教士。他会不会对复杂的社会有种排斥和抵触感?聊了以后发现完全不是这样。他很现实,是一名教师,也是一名商人。在问道“你的粉丝说你的公众号文章排版有点花哨了,你怎么看?”时,他回答:各种各样的粉丝都有,会看大多数人的反应。如果这样认为的人多了,会作出相应的调整。

毕竟,简叔做的也是知识付费的生意。

办一家小而精致的公司

“美国什么领域都有,而且在各个领域都走得很细。例如在极简生活方式上面,美国有治疗过度囤积东西的协会。而在我们国家,吃穿住用都没顾全,企业都集中在宽泛浅层的范围。”简叔说到。

他没有打算做大而全的东西。中国人多,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不要怕做的事情小蛋糕小,哪怕一百个人里面只有一个人对公司做的事情感兴趣,那也有庞大的用户群体。简叔选择了一个特别小的开口,以至于之前没有人涉足这个领域。人们会把极简主义奉为行为圭臬,但没有人把它当作一项事业。传播极简主义是个新东西,新,所以竞争少。优势和劣势都在这个地方,是硬币的两面。极简主义有潜在的市场,但之前没有被明确表达出来,需要把这个培育成一个行业。

内容是新的,但模式并不新。

公司依托的是知识付费。知识付费这个词已被人们习以为常,得到、知乎大学、混沌大学、开氪、喜马拉雅电台……现代人没有为知识付费贡献过力量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现代人。但是在简叔眼中,知识付费分为两种,一种是杂货铺型,一种有自己的IP。“逻辑思维不是我的理想,吴晓波和高晓松是我的理想。”简叔认为,逻辑思维就像一个百货商场,别人给他提供产品,他就像一个经销商和二道贩子一样,依赖第三方,自身没有那么大的生产能力。而吴晓波和高晓松则有着自己的观点和思考,有个人的IP。不过,在批判之后,简叔又圆了回来:两者好比公司和个体户,没有好坏优劣,都是自己的选择,做出来都很厉害。

无疑,简叔的知识付费是后者。

“我们是精品店,懂得不多,只懂这一点。”定位自己,不要去做别人。

知识付费创业者的主张

对于一个以知识付费作为商业模式的创业者,传播显然是公司的使命,不过,简叔却说自己讨厌传播,产品自己会说话。

访谈中,可以感受到简叔不争不抢,顺其自然的风格。用一个时髦的词来说:佛系。

公司刚开始成立的时候,生存艰难,他跟别人寻求投资,只要三万块就好,但遭遇了冷拒。后来公司挺过了最艰难的时刻,投资的人找上门来,10万,50万,价码越来越高。但是现在不缺钱,要它干嘛?晴天撑伞,雨天躲得远远的。

表示了愤慨后,简叔又圆了回来,表示一种开放的姿态。“现在有好的投资也可以接受。但你不能仅仅提供资金。”投资进来后公司会迅速规模化,因此简叔希望对方在提供资金的同时,也能提供规模化的管理能力。自己可以作为企业的文化符号,负责产品。他希望找到互补的人和机构一起合作。

问到创办以来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坎坷挫折的时候,他摇了摇头说没有。公司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什么收入,但没有威胁到生存。自己的生活也很普通很平淡,已经跟很多人不一样了但还是很普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