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长平:用光明去照亮网络的阴暗

现在你在看一篇条分缕析的经济评论,旁边又有一个小图片老在闪烁,标题叫做“女大学生 床上功夫了得”,你终于狠下心不管金融危机,脸红心跳地点击进去,结果是这样一张图片:女大学生宿舍里,床上的被子叠得非常整齐……这只是两个极端的例子,到了反讽的境地,可以用来说明网上“标题党”是什么样子,也可以用来研究网络的色情与低俗.尽管一些网站道歉了,说自己发表了一些不健康图片,但是我不用去找就知道,真正的色情图片还是很难找到的,但是像这种利用人的偷窥心理来提高点击率的东西比比皆是.图上全无色,但心中色满膛, 这显得更加下作.它的不健康性,恐怕超过真正的色情图片.

不仅色情如此,暴力、绯闻、隐私、内幕等等,也以同样的方式充斥着网络空间.不能坏得光明磊落,也要坏得猥琐不堪.

  这不能怪晶晶和查查,他们不分昼夜地巡逻在网络的大街小巷,几乎就要查网民的暂住证了.有一个笑话说,某大学生青春期寂寞难熬,终于忍不住上网去搜索“色情淫秽”,结果跳出来的全是“公安机关严厉打击色情淫秽犯罪活动”等标题,可怜的孩子顿时吓得欲望全无,经过很长时间才得以恢复.

  去年今日此门中,走出了一句网络流行语“很黄很暴力”.讽刺的是,本来是要揭露不健康网页的例证,在网民那里却成了一句可笑的谎言;本来是要打击网络上的色情淫秽信息,大家的注意力却因此而转向了愚弄百姓的宣传手段,担心醉翁之意不在酒.

  如果是真诚地扫黄,那么就应该研究一下这黄到底是怎么回事.回到最基本的点上,我们甚至可以问,这性欲到底是怎么回事,窥私到底是怎么回事?它们天然的部分占多大成分,建构的部分又占多大成分?我们能够消灭的,应该是建构的这一部分,也就是受影响被撩拨的部分.这一部分应该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何种程度上被消灭?如果消灭得不够,会产生什么后果?那应该是不健康的网络环境.

  有一个新闻有点意思,说是美国著名色情杂志《好色客》出版商拉里·弗林特日前向国会递交申请,要求美国政府像救助濒临破产的美国汽车业那样,对美国色情业展开高达50亿美元救援行动.弗林特的理由是:“人们因为太抑郁而无心性活动,作为一个国家,这是非常不健康的.美国人可以没有汽车,但他们不能没有性.现在是国会重振美国性胃口的时候了,他们的唯一方法就是支持成人产业,而且要赶快行动!”

  弗林特没有说笑,不过在我们这里基本上被当作一个笑料.中国有自己特殊的国情,不能像美国人那么“大言不惭”.我完全支持打击网络低俗之风,不过希望不要用低俗去打击低俗,不要用谎言去反对谎言,不要用暴力去制止暴力,不要用阴暗去照亮阴暗,不要用变形去矫正变形.如此,网络才有希望变得干净.

《潇湘晨报》评论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