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亚马逊Kindle阅读器将改变世界

     网络杂志Slate主编雅各布·威斯伯格(Jacob Weisberg)今天撰文称,Kindle将改变这个世界。以下为其全文:如 同早期的PC一样,Kindle 2还是一个早期的工具。与1999年的Rocket电子书类似,Kindle的黑白显示屏、无内置照明灯及机器人音调的语音识别系统将招致不少讥笑,但不 管其技术和市场如何演变,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已经打造了一款标志着文化革命的设备。 Kindle 2的面市,意味着阅读的愉悦和长达550年的印刷正在分离,该产品告诉我们,印刷图书将和报纸及杂志一样,正在走向消亡的路上。

       虽然PC和互联网教会我们在屏幕上阅读,但实际上二者从未改善过阅读体验。比尔·盖茨(Bill Gates)曾提到,他将Slate的内容打印出来阅读,这无疑证明,他们只是利用屏幕作为书写与分发文字的折衷的工具,而不是改善它,截至目前,你还不 能将笔记本电脑象纸那样卷起来,在阅读体验或愉悦方面,即使最好的技术也未能超越古登堡计划。

        Kindle并不能完全地移植印刷图书的阅读环境或感觉,例如,你不能将其中一本书拿到浴缸中阅读。但在过去几周内,我在Kindle上通过阅读消遣了很 多时间,包括戴维·古兰(David Grann)的冒险故事《迷失Z城》、玛丽莲·罗宾森(Marilynne Robinson)的小说《家》、Slate、《纽约客》、《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等,老实讲,与印刷媒体而言,我更喜欢在Kindle上阅读,后 者提供了更好的用户体验。

      实体图书正在消亡的说法让将其与文化等同的人们惶恐不安,也让那些依靠目前出版结构生存的人们感到担心。但是,为什么电子阅读方式下的文明就一定会不如砍树造纸的文明?一旦人们大量通过屏幕阅读,图书或可另辟蹊径去表达工艺和设计。

       对于图书发行商而言,没有多少值得乐观的理由,亚马逊最终将从发行商手中大赚一笔。发行商的空间被挤压是最好的情况,但最糟糕的是,发行环节中不再需要发 行商。例如,亚马逊正准备与史蒂芬·金(Stephen King)直接签约,未来亚马逊也可能成为畅销书作家的唯一发行人,如果没有高昂的印刷与渠道成本,作者与读者之间的距离将大大缩短。

        我们应该担忧的是,Kindle系统是否支持文学创作,这将使许多作者面临生存的风险,但也有办法让这些作者生活更好。对于报纸的记者而言,目前所见的未 来一片暗淡。随着经济的下滑,我们也在失去大规模获取新闻的支撑体系。与此同时,自由和创新的互联网已经从根本上扩展了传统新闻业的潜在用户。此外,我认 为电子阅读对于文学创作将利大于弊,无纸化阅读可能让文学作品更容易、方便地获取。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