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GPLP论坛|资管新规下,2019金融行业如何变革突围

作者:丹青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2019年2月20日,第三届GPLP投资产业峰会暨2018影响力评选颁奖盛典在北京成功举办。此次产业峰会,由创投专业媒体GPLP犀牛财经举办,得到了蓝光地产、凯联资本以及500多位知名投资人、企业家、创业者、媒体代表的支持参与。

本届峰会第一场圆桌论坛以“资管新规下金融行业变革”为主题,邀请了中信信托金融实验室负责人、中国国际经济咨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萍、廊坊银行金融同业事业部总经理助理车亮、唐山银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周真辉、国科嘉和执行合伙人陈洪武、新龙脉控股董事长曲敬东、助力资本管理合伙人郭荣共同就资产管理机构如何应对资管新政做了深度解读。

 

那么资管新规给金融机构带来了哪些影响和冲击,在这样的环境下,2019年大家应该如何应对,以及有哪些机遇呢?

“资管新规下金融行业变革”圆桌论坛将为一一大家揭秘。

中信信托周萍:年年难过年年过,信托机构要顺势顺时

资管新规的影响,第一,信托行业管理资产规模下降。截止2018年11月低,信托行业管理资产规模为22万亿,相较于2018年第三季度规模降低了1万亿;第二,现有盈利模式受到冲击。目前,对信托公司主要利润来源于投资银行业务(主要包括房地产信托业务和政府平台融资信托等)。资管新规要求这类非标债权产品要实现净值化管理,这就要求对这类产品进行合理估值,但现在这类产品一没有交易数据,二没有合适的估值技术,短时间内实现净值化管理有一定难度;第三,竞争加剧。基于资管新规,很多资管机构后续都出台了相关的管理措施,如银行理财子公司建立,这对信托行业,乃至整个资管行业来说都面临着竞争加剧。

年年难过年年过,不管2019年经济走势如何,对于每一个资管人来说,都应该积极面对:第一,顺势。信托公司要将自己擅长的能力发挥到极致,顺时顺势而变,打造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

第二,培育。面对盈利模式的转变,要及时培育新业务。对于新业务的发展,要在战略上给予重视,要在时间上给予耐心,要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给予不断建设,要在人力成本上加强投入。将信托原有的打猎文化,逐渐调整为耕种文化,植根沃土,静待花开;

第三,打造。打造核心能力,关键在于产品和服务。现阶段信托公司“做优做强”比做大更重要,无论哪一类业务,优势的专业能力自然带来“增益其所不能”的效果,为其赢得投资者,立足市场。

廊坊银行车亮:存量产品要转型,新增产品要安全

 

资管新规的影响一个是打破刚兑,影响了客户端的需求。第二是从存量资产上来看,2020年之前要完成合规性的整改。对这些存量资产来说,其中一个问题就是期限匹配,资产和负债端的错配是不允许的,2020年过渡期结束后,长期限的非标资产怎么处置?这需要各家行好好考虑、安排的。现在我们在逐步把产品切换到净值型上来,同时产品体系和产品线也要做一个转型,这是对我们的挑战。

第三是从渠道上讲,银行原先理财的资金来源一般有三部分,一个是零售,一个是企业机构客户、一个是金融机构。2017年以来,同业资金的来源大幅萎缩,大家更多地转向零售渠道。同时在新的背景下,结合现在的新技术和互联网平台的发展,中小银行也应该注重在线上渠道进行发力。

资管新规打破刚兑,对于银行理财这块的业务挑战,还在于对银行自身的投资配置能力提出了高要求,而且从配套来讲,还是做好相应人才队伍建设和系统的升级转型,需要能够支撑匹配净值型产品的理财业务系统。

对2019年来讲,银行的理财业务还处于一个旧的模式在被逐步打破,但是新的业务模式和管理模式还在建立的阶段。

近期从银行角度来讲,无论是贷款还是投放资产还是比较谨慎的,例如2018年的违约潮爆发,对银行业务的风险偏好方面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对于2019年的银行金融市场业务策略,个人认为还是比较倾向于要审慎些、风险偏好保守些吧。资产的标的范围上来讲,更多的倾向于标准化,更多倾向于流动性比较好的资产,这是我的一些看法。

唐山银行周真辉:客户培育需要时间,投资能力需补短板

资管新规对我们的冲击特别大,有两个冲击。一个是打破刚兑和净值化管理,这对客户的培育和投资都提出了巨大的挑战。银行理财客户风险偏好较低,传统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最终基本能够按照发行时预计的收益兑付。净值化管理后,客户持有的产品波动将会加大,客户短期内可能难以接受。对应的,对投资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城商行在投研这块相对薄弱,很多机构以前以委托投资为主。投资能力是一个机构理财业务的核心竞争力,需要尽快补短板。另一个是取消资金池模式。以前银行做理财的投资和自营投资很相似,期限错配是盈利的主要方式之一。如今取消资金池模式,长久以来形成的固有投资模式就要改变。资产新规明确非标期限不能长于封闭式理财产品的期限或者开放式理财最近的开放期。这样带来的问题很明显,目前客户偏好一年以内的中短期的产品,但是实际上非标期限很长的,一般是一年至三年,甚至五年、十年,募资对应期限的产品是很难的。非标资产投资是银行的长项,未来理财投资中如何发挥这个优势也是一个值得研究的方向。

围绕资管新规,取消资金池模式、打破刚兑确实是符合资管业务本质,这个整体的方向肯定是不会变的。对于银行来说, 2019年、2020年这两年是理财业务发展非常关键的两年。一方面是要在过渡期内消化完预期收益性产品,按照自管新规要求完成整改。另一方面就是要尽快推出做好净值型理财产品,新老产品间形成有效对接,防止理财客户大量流失。

从去年的数据看,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等规模确实出现较大幅度下降。各方面的嵌套,确实拉大了融资链条,增加了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但减少嵌套并不意味着融资成本会下降,只能说渠道成本下降了。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还是受到各方面的制约的。从银行角度看,宏观审慎评估,资本约束,都限制了银行信贷投放。如果这些问题解决不了,信贷投放不可能快速增长,商业银行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也必然受限。资金池模式取消后,企业通过自管融资的渠道基本行不通了,银行表内授信受资本、宏观审慎监管无法对应增长,这些环节打不通,央行再放水,商业银行资金是传不下去的,这是未来监管要尽快解决的问题。

国科嘉和陈洪武:呼吁政策要稳定,行业低谷正是投资时机

投资公司的资金来源主要以机构为主,资管新规对于我们资金来源的影响相对来讲小一些。我们更看重的还是政策的稳定性,如果政策的波动性太大,变化太大,其实对我们来讲是很难适应。

如果政策的可预见性强,稳定性强,相对来讲还是可以提前做一些准备,而不至于说出现很多问题。所以我想呼吁的是一个政策的稳定性。

VC的角度来考虑,2019年行业的低谷一定是投资的黄金时间,在2019年进行布局,不管是母基金LP还是普通投资机构,行业的低谷应该是我们最好的投资时期。

新龙脉曲敬东:良性循环正在建立,2019政策面带来更多机会

资管新规我的理解是去杠杆、打破刚兑、取消资金池,这对中国的资本市场有重大的冲击,或者是导致了上市公司大股东爆仓的一个重要原因。另外,中国的投资人多数都喜欢短线投资产品,如:余额宝和P2P,周期越短越好,收益越高越好。

像我们的股权投资,中国有多少的LP愿意像美国一样做8+2年10+2年?没有,就产生一些有一些机构把长线产品变短线产品销售,这都是中国的现实情况。人民币基金现在很少能看到十年以上的基金,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对长期股权投资十分不利,改变这个状况是需要整个产业链慢慢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2019年中国经济的政策面会起到比较大的作用,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会带来新的投资机会,我们有理由相信2019年会比2018年有更好的发展机会,抓住机会就能够获得更好的发展。

助力资本郭荣:资管新规不是坏事,2019关注合理创新

目前资管新规的影响是短期阵痛,但从长期来看,其影响是正向的。创投机构的发展从最初的几百家到现在的上万家,质量参差不齐,当前的政策及经济环境也会使得一部分没有真正管理能力的创投机构被淘汰,从而净化当前的投资环境。此外资管新规等政策,对于一级市场创投机构的资金池而言,也会慢慢建立起一系列有保证的机制。

最后大家一起表示,政监管当局将理财资管业务纳入重要监管立法范围,既抓住了监管要害,顺应了金融业降杠杆、防风险的需要,同时又是净化理财资管业务生态、确保理财资管业务健康、可持续发展的现实选择。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