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LCD守城,OLED偷塔

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在《科技创新的9个面孔》中提出了“三浪叠加”原理:通常第一波技术驱动产生的影响正在势头上,第二波大的浪潮已经起来,有时甚至第三波浪潮也在积蓄力量。

用“三浪叠加”的原理来解释电视行业的演化,可谓入木三分。

自从CRT技术被迫退出历史舞台后,LCD几乎成了十几年中的唯一霸主,可当技术创新的浪潮再度向前翻滚,OLED、量子点等逐渐从实验室走向大众市场,LCD也不可避免的迎来了“被拍在沙滩上”的命运。

而在所有的“后浪”中,OLED成了最具杀伤力的挑战者。

LCD的致命伤

“LCD教永不为奴!”倔强的口号背后,可以看到LCD曾经的辉煌,却也暴露了当下所处的尴尬境地。

就技术原理上来看,LCD的构造谈不上特别复杂,两片玻璃基板中间夹了一块“液晶层”,下基板放置了“薄膜晶体管”,上基板放置了“彩色滤光层”,中间的“液晶层”在电压的影响下会产生不同的光特征,这些光特征投射到屏幕外面时,会经过上面的“彩色滤光层”从而产生不同的色彩。

需要注明的是,LCD的液晶层是不能发光的,必须在下基板下进行光源投射。

这一“致命伤”的存在,逐渐演变出了LCD面板的两大缺陷:

一是在对比度方面,LCD不能针对每个像素控制,显示黑色时主要依靠液晶分子的偏转来遮蔽背光,所以液晶面板显示黑色画面时多少会有一些光线泄露,无法得到极致的黑场。同时液晶分子从接受驱动指令到改变状态需要一定的“响应时间”,产生了无法根除的“残影”,即便响应时间已经低至2ms左右。

二是在屏占比方面,比如智能手机上流行着COP、COF、COG三种封装工艺,COG是LCD早期的封装工艺,即使上下边框可以做的很窄,照旧会出现“大下巴”;COB是一种比较新的封装技术,核心元器件无须单独封装,而是直接粘贴在基板上用细金属线与基板焊盘紧密焊合,以满足90%以上的屏占比需求。

然而消费者对视觉效果的追求是无止境的,手机厂商们对屏占比的追逐也近乎疯狂。

随之出现的结果就是:索尼、海信、创维等纷纷在高端产品上选择了OLED面板,智能手机厂商也开始用脚投票,旗舰机几乎是清一色的OLED屏,只有在为了性价比压缩成本的千元机上,才被迫继续使用LCD面板。

OLED,真香

有位朋友是LCD的忠实粉丝,曾经为了LCD屏抛弃iPhoneX倒向 iPhone8 Plus,同样采用LCD屏的iPhoneXR推出后,又在第一时间抢购了一台。甚至立下了这样一个Flag:“我就是没有手机用,也不会用你们 OLED 手机!”

但在杭州的“OLEDBig Bang燎原之旅活动”上,这位朋友看到了被遮盖住logo的两面电视,当我问起哪款显示效果更出色时,听到的答案是:“右面这个不错,色彩纯正、画面真实,并且看起来更舒服。”

当主持人揭开黑色封条的时候,朋友一时间傻了眼,刚刚夸了半天的电视居然是OLED屏幕的,“唉,真香。”

相比于LCD,OLED的构造更为简单,就是一层非常薄的材料图层,当电流从上面经过时,会发出相应颜色的光。恰恰是由于屏幕自发光的特性,OLED技术可以关闭独立的像素,黑场下不会出现漏光现象,进而提高了对比度和画质表现。同时OLED可以让色彩原生显示,画面的层次感、色彩的通透度、细节呈现等都是LCD无法比拟的。

当然,OLED受宠的原因不止如此。

现在的小孩子被称为“互联网原住民”,代价却是年龄逐渐降低的高近视率。从一出生开始就接触这样或那样的屏幕,特别是电视尺寸越来越大,电视厂商们为了提升画质清晰度,往往会大幅提高屏幕亮度,大量的蓝光也被送进观众的眼睛,对视力造成不可逆的损伤。OLED电视却可以将蓝光放射量减少至传统电视的三分之一,从而降低对人眼的刺激,尤其是青少年视力的保护。

据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OLED在全球高端电视市场的占比达到44%,在2018年还只有36%。同时在LGDisplay在广州的OLED工厂投产后,中国市场OLED面板供应不足的问题将进一步缓解。市场调研机构IHS也给出了预测:2019年中国OLED电视将继续保持高速增长,较2018年增长88.7%。

“赌”一个未来

LCD逐渐失去江湖地位已是不争的事实,不过电商厂商们尚未达成一致意见,比如OLED和量子点之争。

在三星、TCL等厂商的造势下,外界对量子点显示几乎可能并不陌生,以至于可以随后说出量子点技术的优势:诸如全色域显示、色彩纯度高、节能省电等等。就如同CRT如日当空的时候,液晶和等离子技术的相爱相杀,总要到最后才知道答案。

简单来说,“量子点”就是一种纳米级材料,由锌、镉、硒和硫原子组成,受到光电刺激后会根据直径大小发出不同颜色的单色光,本质上还是“白色背光源+液晶”结构,并没有真正实现“电致发光”,但在显示技术上有了长足的进步。

诚然,在量子点和OLED上如何选择,在很大程度上考验着电视厂商的前瞻性,或许前两年还有些“纠结”,如今的格局已经逐渐明朗。原因在于,柔性屏的大行其道。

不管是小屏还是大屏,柔性屏都成了即将发生的未来形态。比如三星和华为相继推出了可折叠的手机,中兴推出了曲面屏的智能手表,LG发布了可卷曲OLED电视……无法实现柔性的LCD注定成了被淘汰者,想要实现柔性显示、全息技术等技术上的突破,“扶正”OLED只剩下时间问题。

有趣的是,在量子点阵营的话术中,早已习惯于将“电致发光”作为量子点电视的特征之一,偏偏是OLED最显著的技术特性。毕竟技术的迭代总存在各种不确定性,如果量子点电视无法突破“电致发光”这个壁垒,很大程度上将失去柔性屏竞争的资格,这也将是电视厂商们的难以承受之重。

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即量子点阵营的“临阵倒戈”:同样自主发光,同样柔性显示,同样印刷制造,所不同的只是概念而已。

所有的革命性创新,都是一个打破旧时代迎接新时代的过程,也势必会出现不同的路线:有人选择在废墟上筑新墙,也有人在空地上打地基起高楼。

电视行业无疑正经历这也一个过程,OLED扮演的正是另起高楼的角色,需要很长的时间去客服基础难题、进行市场教育,一旦地基打好之后,便可以“平地起高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