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微商”、“尾货”标签难消,爱库存的未来依然凶险

 

  编辑 | 于斌

  出品 | 于见(mpyujian)

  最近几年,社交电商似乎愈发成为解决传统零售行业痛点的“万能灵药”,“低成本社交流量”、“下沉市场”成为这一行业趋势的核心关键词,大量新兴社交电商平台踊跃而出。

  其中,有部分社交电商平台开始谋求差异化发展,它们选择聚焦在零售行业的老大难问题“库存”上,通过帮助上游微商厂商链接下游用户、为微商产品实现清库存及清理积压尾货等来谋求发展,这里面就以爱库存、好衣库等平台为代表。

  作为社交电商“清库存”的先发者,爱库存受到了资本市场的热烈追捧。它在最近正高举着“S2b2c模式”的大旗高速发展,对于爱库存们来说,抓住代购流量的价格洼地,通过社交方式形成自发传播,最终实现即时、高效的转化,这是它们能够迅速崛起的关键。

  但“S2b2c模式”和“社交自发传播”看起来毕竟有些“高深”,翻译一下,其实这就是把原来的类微商群体们给聚集起来,爱库存通过整合微商们的社交流量来帮助品牌去库存,这种模式帮助爱库存赚得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微商”、“尾货”标签难消,爱库存前景不妙

  但爱库存与“微商”绑定的太深了,以致于下沉市场和社交电商的风口都无法掩盖它所面临的危机。

  随着国内社交电商的发展和各大平台对于下沉市场的持续推进,业内越来越形成这样一个共识:那就是不论零售业态是往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上去走,无论商品的价格是普遍偏高还是相对低廉,最终落到消费者手中的商品一定是朝着越来越具备“品质化”、“品牌化”的方向发展的。

  这是所有下沉市场玩家们所必须承认的一个现实,一旦因为低价带来的假货、低质量商品等问题形成大量用户投诉,那么电商行业将会继续走回早期淘宝网或早期拼多多那样的老路,从而陷入类似早年因假货频发而不断被质疑的淘宝网的困境里,这对于电商平台来说往往是“不可承受之痛”。

  而爱库存所大量倚赖的微商群体正是这样的一颗“定时炸弹”。随着这些年微商群体频繁的朋友圈刷屏、虚假宣传、过度营销、三无产品、假货泛滥、涉嫌传销等操作,人们早已变得“谈微商色变”,这让牢牢贴上微商“标签”的爱库存前景堪忧。

  另外,爱库存的“清库存”定位长期以来还不断被质疑为“兜售尾货”,甚至是兜售微商品牌、三无品牌的尾货,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爱库存旗下的产品质量和售后服务问题将成为悬在它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平台想要有效监管非常困难。

  “微商”、“尾货”两个标签不消,爱库存就算发展的再大也很难谈得上“高枕无忧”,更会给它的未来带去很多潜在危机。

  《电商法》强化品牌监管,爱库存核心模式受威胁

  更为严重的是,国内数目庞大的微商群体正在迎来一场轰轰烈烈的“规范化”浪潮。2019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微商们自由自在野蛮扩张的时光将一去不复返,它们会在法律上面临巨大的制约和管制,这对微商以及立足微商上下游服务的爱库存们来说无疑不是一个好消息。

  《电商法》要求被定义为电子商务经营者的从业者必须进行正规登记,取得相关经营许可及依法纳税,而从前处于法治模糊地带的直播代购、微商等实质性电子商务经营者被纳入该法监管范畴。

  于是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的颁布实施,整个社交电商行业都将面临“转型”。

  一方面,在电商法的监管之下消费者的权益将得到合法的保障,曾经在行业内引发诸多争议的搭售、押金、大数据杀熟、隐私等问题都将有据可循。

  另一方面,微商品牌及微商厂家将面临它们出现以来的第一次全方位的国家监管,随着电商法要求微商必须办理营业执照、依法纳税等,微商们再也不具备野蛮生长的土壤。

  于是依靠传统代理机制的微商们以往通过“大批发、走销量”的发展模式遭遇前所未有的压力,直接导致微商品牌纷纷谋求转型与突破,大量个体微商从业者将有很大的“被清洗”风险。

  《电商法》很明显地提高了社交电商的参与门槛,这直接会导致的就是微商品牌数量将会大幅度缩减,因为行业内的大量中小玩家们要么无力正规化运作、要么无法再像以前一样获得足够的利润。

  在这种情况下,微商品牌曾经唯一具备的产品价格优势将会消失,于是留给微商们的康庄大道将只有两条:要么转型品牌化运作,要么就此退出。

  这将直接促成一次微商行业的大洗牌,优质、实力雄厚的微商品牌将在此过程中转向正规化运作,将自己的产品打入正规渠道,而中小微商品牌将会被不断地蚕食生存空间。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个人代购时代”即将终结,未来代购市场可能将只剩企业运营主体。从爱库存的维度来看,其S2b2c模式中的“小b”数量将会锐减,爱库存的核心商业地带将面临严重的打击。

  数据显示,爱库存平台在整个2018年实现了30亿元人民币的销售额,2018年底其月销售额甚至高达6亿元人民币,这无疑是微商“疯狂”之下爱库存对市场收割成功的结果。

  不过时间进入到2019年,随着《电商法》实施加速微商行业洗牌的到来,爱库存的既有发展模式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随着微商行业整体监管加剧、准入门槛升高、运营成本上升、利润大幅下降,爱库存必然无法再轻松地收割微商红利,“微商”、“尾货”标签之下,爱库存的未来很凶险。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