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归来在即,网易云音乐要面临的挑战仍然很大

 

  编辑 | 于斌

  出品 | 于见(mpyujian)

  上个月开始,网络上开始散布出大量关于网易云音乐的负面消息。以“网易云音乐偷偷删除用户本地文件”为代表的“谣言”开始甚嚣尘上,一时间,这款曾经广受好评的音乐APP陷入了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争议”。

  作为目前国内头部音乐APP之一,网易云音乐已经拥有了超过6亿用户。“网易云乐评”、“网易云音乐年度歌单”、“网易云音乐乐评专列”等都曾是坊间热议的话题。

  网易云音乐方面在遭遇大规模的负面消息之后,一度“斥责”其为有组织的“恶意黑”,还发布悬赏公告意图揪出背后的“黑公关”。

  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上个月月底,国家网信办网站就针对网络音频乱象启动专项整治行动,为数众多的音频平台遭到了“整治”,其中就有网易云音乐。

  下架整改背后,网易云音乐在陌生人社交领域的尝试面临打击

  按照国家网信办的说法,“根据群众举报线索,经核查取证,首批依法依规对吱呀、Soul、语玩、一说 FM 等 26 款传播历史虚无主义、淫秽色情内容的违法违规音频平台,分别采取了约谈、下架、关停服务等阶梯处罚,对音频行业进行全面集中整治”。

  从6月29日开始,包括网易云音乐、Soul、喜马拉雅、荔枝等在内的众多知名音频APP开始被各大安卓应用商店下架。随后,这些APP也在苹果商店全面下架。

  网易云音乐表示,“网易云音乐因内部优化调整,暂停下载服务,7月28日恢复下载,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从上个月底到这个月底,下架了已经将近一个月的网易云音乐虽然“归来在即”,但它仍然还要继续面对这段时间以来遭受的种种质疑和争议,除此之外,它未来需要面对的挑战仍然很大。

  首要的挑战仍然是这次让网易云音乐陷入下架风波的陌生人社交市场。据业内人士透露,此次网易云音乐并不是因为此前盛传的“网易云音乐偷偷删除用户本地文件”被官方要求下架,而是因为网易云Look直播、因乐交友等功能“涉嫌违法违规”。

  以音乐起家的网易云音乐为什么会想要做陌生人社交?原因很简单,陌生人社交背后的行业潜力在近年正逐渐显现出来。

  从去年到今年,有一大批针对新生代年轻群体的、主打陌生人社交的产品开始火爆起来,这里面就以广受年轻人欢迎的“Soul”和“吱呀”为代表。

  脱胎于荔枝FM的吱呀和Soul在本质上都是通过用户匿名进行智能匹配的语音聊天产品,二者在近年受到了大量年轻人群体的热捧,用户量也在急剧增加。

  但也正因为开始受到市场和用户的大范围关注,陌生人社交产品背后隐藏的问题开始浮出水面,与当年的陌陌一样,它们也不可避免地需要面对以各种色情、淫秽乱象为代表的争议。

  网易云音乐涉足其中,当然也无法“独善其身”,所以它最终被要求下架整改一个月。

  从小众到大众,网易云音乐多元化尝试不断

  危机的背后,其实是网易云音乐一直不甘于“小众”的野心。

  近年来,网易云音乐越来越不再把自己定位为一款单纯的音乐播放器产品,不论是音乐市场还是音乐市场之外,网易云音乐都做了大量深度探索的尝试。

  比如在上个月,网易云音乐和国产内衣品牌“三枪”共同推出了一款以“楽”为名的联名款内衣裤“音乐内衣”,而这只是它在其频繁的IP商业价值开发尝试中的一次而已。

  网易云音乐近些年来的重点正愈发朝着拓展泛娱乐文化产业边界、探索更多元商业模式可能性的方向上发展,从过往频繁刷爆朋友圈的跨界营销,到现在亲自下场将自己的IP与其他品牌进行深度绑定的产品合作,网易云音乐想要做的显然是“更进一步”。

  过去一段时间以来,网易云音乐曾和不少品牌都展开过类似的合作,比如与亚朵合作的“睡音乐”网易云音乐·亚朵轻居,与屈臣氏合作打通会员权益、进行个性化定制等,网易云音乐正在不断推进自身IP商业化的落地。

  与网易云音乐不断深化商业布局、多元化布局相对应的,是它在用户体量和平台规模上的不断提升。

  上线6年的网易云音乐目前已经拥有了超过6亿的用户,而这其中有2亿人都是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增加的,基于这样高速增长的态势,网易云音乐已经成长为中国最大的音乐流媒体平台之一、国内最大的音乐UGC平台、国内最活跃的音乐社区。

  融资规模上,从2017年完成了估值达80亿元人民币、总金额为7.5亿元的A轮融资过后,它在去年底又接受了百度领投的超6亿美元投资,估值达到35亿美元。在与目前国内最大的竞争对手腾讯音乐经历过多轮版权大战之后,网易云音乐目前在规模是仅次于腾讯音乐的第二大音乐平台。

  发展到现在,总的来说网易云音乐作为一款音乐APP是成功的,但随着国内音乐平台领域的竞争进入“下半场”,对于网易云音乐来说,“挑战”正愈发成为主旋律。

  在国内目前腾讯、阿里、网易“三国鼎立”的音乐版权格局中,腾讯音乐因为手持国际三大厂商版权以及并入中国音乐集团带来的大量独家版权,令其在版权数量上拥有“碾压式”的优势,国内几乎九成以上的音乐版权都掌控在腾讯音乐手中。

  在这种背景下,网易云音乐首先要面临的压力就是需要不断斥巨资加大在版权领域的投入。过去一段时间来,网易云音乐因为版权问题下架大量知名音乐人、知名音乐作品的新闻屡屡登上“头条”,这显示了在版权领域网易云音乐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随着行业竞争环境愈发激烈,去年4月,腾讯音乐宣布:“由于网易云音乐在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与腾讯音乐就杰威尔音乐版权转授权合作期间屡次发生侵权及超出授权范围使用行为,因此2018年3月31日网易云版权转授权到期”。自此,周杰伦的大量歌曲在网易云下架。

  版权问题之外,类似陌生人社交这样的新兴业务领域尝试又让网易云音乐遭受了“下架一个月”这样的重大损失,这显然对于想要商业领域大力深度布局的网易云音乐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

  未来,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多元化业务尝试的潜在危机等都将会对网易云音乐构成巨大的挑战,想要打破目前国内的音乐APP格局更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