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报道-o

斗米“独角鲸”进化时:“最强招聘大脑”助力“马上入职”

  文/侯继勇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很多行业完成了重构,比如招聘市场,过去几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旧的模式遇到了问题,新物种不断诞生。斗米就是这波浪潮诞生的新物种。

  2015年,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历史上是一个特殊的年份:从那一年开始,纯信息类网络公司从颠峰开始慢慢向下,典型的是搜索、分户、分类信息,同时细分垂类行业的公司开始崛起。移动互联网是最大的变量,位置技术是其核心的特点,物理世界与信息世界的耦合前所未有的紧密。

  PC互联网时代,线上招聘一直由智联招聘、中华英才、前程无忧(51Job)几家老牌公司分食,而移动互联网正在重构招聘行业,PC时代的老玩法过时了,移动互联网浪潮下的招聘新物种快速成长,新技术积蓄的力量正在颠覆招聘这个线上化较早的行业。

  时任58赶集集团高级副总裁的赵世勇,在比较了当时各种O2O业务后,坚信蓝领招聘是一个好生意。原因如下:一、这个行业的商业模式是固定的,不需要在商业模式上做任何创新;二、不用教育客户,你给他供多少人,他就给你多少钱。这跟当时很火的共享经济不同,共享需要补贴,烧钱养成用户行为。他感到“新的浪潮来了”,彼时,他带领团队从58赶集集团分拆独立,2015年成立了斗米,担任公司CEO。

  斗米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赵世勇

  这对赵世勇来说,人生进入了新的阶段,由职业经理人进阶为创业者;对于招聘行业说,一个新玩家出现了。新玩家带来了新玩法,也改变了整个行业的格局。“斗米一下,马上入职”,通过技术、商业创新驱动,实现招聘服务的高效匹配。

  在决定创业的赛道时,赵世勇有三个思考维度:第一个维度是刚需,刚需就是市场空间足够大,不是一个小众市场;第二个维度是痛点,行业有传统方式解决不了的难题;第三是专业能力,自己的团队有能力利用技术创新、模式创新解决行业痛点。

  首先,找工作和就业是大多数劳动力的刚需,而其中服务业招聘市场足够大。据国家统计局公开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年底,我国服务业从业人数接近3.59亿。“天花板够高,公司才能做大,成为平台。服务业招聘显然就是这样的领域。”赵世勇表示。

  其次,服务业招聘行业是一个柠檬市场,痛点突出。一方面缺乏品牌,行业乱像丛生。另一方面,信息不对称,企业招不到合适的人,求职者找不到好工作,供需两端都难。

  赵世勇有一个观点,招聘的本质是求职者信息与招聘者信息之间的高效匹配。实现高效匹配是件困难的事情,技术的发展在一步步优化“高效匹配”,PC互联网时代是一次优化,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进一步优化了“高效匹配”。带着互联网基因的斗米,瞄准的是行业的痛点和供需的两难问题,用技术和创新撬动行业,并且主打快速和高效。

  这是一个快速变革的年代,“快”是解决很多问题的钥匙。2019年以4月,斗米宣布岳云鹏为形象代言人,全新广告语“斗米一下,马上入职”也随之亮相,其重点就一个字:快。招人快,求职快。而“快”字的背后,则是斗米“最强大脑”强有力的支撑。

  利用AI加大数据技术,生成“招聘大脑”,这是斗米的核心竞争力。

  在前端,基于海量的用户量,斗米建立了一个强大的招聘人才库,并且根据每个求职用户的性格、偏好、地理位置、浏览习惯、兴趣关注点、甚至在哪个职位上停留了多久等等特征,构建标签库。这个标签库就是一个大数据库。

  前端完成数据采集,在后端建成斗米“招聘大脑”,赵世勇要求斗米的研发团队用AI大数据来训练自己的核心数据库,通过训练,斗米可以根据用户自身的特点推送适合用户的工作,以及他“可能”喜欢的潜在职位,实现求职领域的“千人千面”推送和精准匹配。匹配越精准、推送准确率越高,用户找工作的效率也就越高。

  前端的大数据感知能力加上后端的斗米大脑,创业不到四年的斗米完成了一件事情:将招聘这件发生在线下的、物理世界的事情数字化、虚拟化、“镜像”化了,形成了一个新的“镜像世界”。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镜像世界与物理世界的结合,对招聘这件事情进行了“重构”。移动互联网时代以来,“镜像重构”改变了很多垂类细分行业,每一个被“镜像重构”的行业都出现了很多“新物种”,斗米就是这些“新物种”中的一个。

  赵世勇说,技术代际跃迁的时候,新物种对旧物种的优势是“辗压”。“物理世界+镜像世界”是个二维世界,物理世界是个一维世界,新种物的玩法是二维世界的玩法,传统商业模式是一维世界玩法。移动互联网时代,世界在变,升维攻击,二维打一维,新物种正在“辗压”旧物种。

  招聘只是一个入口,斗米对标的是市值400亿美元的Recruit。

  赵世勇并不满足于独角兽,他说斗米要成为“独角鲸”。

  “独角兽”在媒体语境中的标准是估值超过10亿美元,那么“独角鲸”呢?得100亿美元。斗米凭什么成为“独角鲸”?赵世勇对标的公司是日本的Recruit,目前市值超过400亿美元。另外一个对标的公司是美国猎头公司ADP,目前市值同样接近400亿美元。

  比较而言,Recruit的业务构成更为多元,除了人力资源服务,还有二手车、房、婚庆、旅游等业务。用赵世勇的话说,类似“58+智联+51+美团+携程+百合网+贝壳……”。

  而中国人力资源服务虽然还不够成熟,但正在向专业化、规范化趋势发展。对应的结果就是中国也会出现市值达数百亿美元的公司。考虑到中国的人口数量、未来经济体量,中国未来可能会出现几家市值达数百亿美元的头部人力资源公司。

  另外,头部效应的趋势正在加速,越来越多的雇主更愿选择头部公司的服务,头部公司的服务更加安全、可靠、持续、快捷、方便。同时,国家对整个人力资源相关的政策越来越透明化,包括社保、税收等。

  在强化“快”的同时,斗米也在进行服务的延伸和赋能的探索,赵世勇说斗米“直接平台化”了,平台即场景,深挖场景服务。比如向用户提供租房、贷款、培训等相关服务。同时,近期斗米启动了微猎头“火种计划”,将任务和岗位招聘信息分享给C端用户,经过系统、培训、运营等一系列的赋能,使其在自身周边裂变,给用户拓展增收渠道,也让斗米的招聘渠道下沉到“毛细血管”。

  在代言人明星效应的加持下,斗米在北上广深等近20座城市进行大规模广告投放,包括线下覆盖商圈、公交、地铁、楼宇电梯等各个出行场景;线上则在应用市场、热门APP、视频网站等流量密集地投放。

  赵世勇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加速“头部效应”,加速“独角兽”向“独角鲸”的进化。

  结语:截止2018年年末,斗米平台用户量超7600万,成为招聘行业的一个“变量”。在斗米的发展过程中,踩中了两个潮流:一是移动互联网大潮,二是垂类细分的崛起。随着5G+AI时代的到来,这两个潮流还会加速爆发,而招聘行业的“新物种”也在改变着招聘行业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