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新氧财报:医美其表,黑产其中

 

  编辑 | 谢治贤

  出品 | 于见(mpyujian)

  近日,新氧公布二季度财报,截至8月29日实现总收入2.85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87.3%。上半年净利润7520万元,2018年净利润5508万元,高于去年全年。

  可以看出,上半年新氧业务表现抢眼,营收翻倍。但在资本市场上的反映似乎并不同步。8月29日,新氧股价下跌33.49%,与盈利额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剪刀差。

  随着“美容经济”的不断发酵,医疗美容已成为互联网行业的烫手山芋,众人都想抢先一尝其味。而已经捷足先登的新氧,却迷失在医美市场的百花丛中,乱象横生,隐患深埋。

  靠贩卖流量为生

  在医疗领域,医疗美容行业似乎有点特殊。与传统医疗不同的是,公立医院并不占主导地位。医疗美容行业三类分别是公立医院、私立医院和私人诊所,而私人医院和诊所反而数量更大。

  通过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统计,去年年底我国注册医疗美容机构超过1万家,其中民营医院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份额。早期,新氧的主要收入来源是预订服务。预订服务是用户通过在新氧平台上浏览、甄别,选定自己中意的医疗美容机构的产品和服务后,按实际成交价的固定比例收取服务或者佣金费,通常是成交价的10%。

  然而,医疗美容项目和其他服务不同的是,客户必须进店消费,通过医师的服务和操作,才能完成产品的正常使用。所以一些医院和客户经常不通过平台机直接进行交易。因此,新氧气成为中介机构,无法获得佣金。因此,这种中介模式就带来了损失。数据显示,2016年新增氧气损失约8104万元。

  面对市场困境,新氧开始选择另一种发展模式。到去年为止,新氧依靠新模式的盈利已经达到五千万元。此时,信息服务费已成为新氧的主要收入来源。

  根据招股说明书,2018年新氧的收入结构中的信息服务费已成为新氧气主要收入来源,占总收入的69%。通过展示医疗美容机构的产品信息,包括图片、视频、链接等获取广告收入。具体收费方式包括对每日内容显示收取固定费用、按约定费率收费、社会化媒体账户收费。每发表一篇文章都要收取固定费用。

  一位内部人士对媒体表示:“商人进入新氧平台需要缴纳进驻费。该平台的存在模式与百度的竞价排名、医疗机构类似,付款广告费越高,相应产生的流量就越多。医疗美容是一个有利可图的行业,大多数医疗美容机构都愿意花钱推广,只要平台能给他们带来流量。

  可就在此前,新氧也因为这种模式被社会各界广泛批评。由于平台排名往往靠竞价,所以接纳了大量的鱼龙混杂、浑水摸鱼的机构。一些医疗美容机构进驻新氧平台销售违禁肉毒杆菌毒素等药品。作为医疗美容社区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顾客的“美丽日记”、评价、问答也存在代理操作、虚假书写、刷单等欺诈现象,甚至形成了一条龙服务网络黑劳力。这导致新氧股价急剧下跌百分之十五,市值蒸发十五亿人民币。

  打造虚假日记引流

  具体分析下,新氧暴露了越来越的问题,似乎不只是信心服务怎么简单。

  例如,新氧机构在线低价引流、拒绝客户药检等。其中,最具争议的是让新氧引以为豪的“美丽日记”,其中含有众多刷单、评估欺诈等混乱现象。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新氧为了吸引顾客,曾大量雇佣专业团队刷单账单,每月的账单费用高达30万元。

  在一家账单固定范围为3-59张、营业额排名前十的医院,涉嫌刷单金额超过480万。

  上述内容也曾多次被消费者投诉。

  6月29日,新氧气用户在黑猫平台投诉。称下载新氧应用程序后,证书代码落地,就看到两个订单,均为武汉市抗衰老医用化妆品产品,且每一次评价都是好评。该用户怀疑店家盗刷了其手机号,但联系客服后未得到回复。

  可以说,专业海量的社交内容是吸纳新老用户的一大杀手锏。一向清新爽口的“美丽日记”被众多崇尚美丽的人视为收藏宝藏,已成为医学美容超过190万月活跃客户的主要吸引利器。然而,新氧的不诚信商业行为,却为社会、媒体所诟病。

  接连有媒体吐槽,新氧刷单中反映了当今互联网商业中的大量黑产现象,甚至成了全套服务,只要价格合理,无论是“美丽日记”,还是产品效果对比图,都可以一站搞定。

  遭遇如此多的批评,新氧也迅速应对以期挽回声誉。为解决虚假日记代理服务和伪造票据的问题,新氧对相关账户和日记进行了取缔。

  新氧表示,该公司对平台用户生成的内容有三种审计机制,包括人工智能自动关键字审计、图像审计、人工审计,同时还会标记可疑内容并提醒用户注意。在三重审核策略下,近三分之一的日记无法通过平台审核。

  去年,新氧封杀非法账号71万个,删除非法帖子15万条,非法评论232万条。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其平台此前的造假量之大,几乎占到了平台单量的百分之三十。

  对于医美日记,新氧表示,未来将实现人脸识别技术,通过用户的人脸和账户进行交叉验证,绑定信息,用户发布美丽日记时增加面部动作审计,进一步提升平台的审计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电子商务法》明确规定了“虚假宣传”和“刷单炒信”等行为: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全面、真实、准确、及时地披露商品或者服务的信息,保护消费者的知情权和利益,不应通过虚拟交易来伪造用户评价,进行虚假或者误导性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等手段。

  同时,对于上述新氧的应对处理,也有外界怀疑其有故意推卸责任的嫌疑。

  一个核心问题是,黑色产业确实令人憎恶,难以根除,但新氧的以往行动似乎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特别是新氧进入资本市场后,其黑色产品也会无形中被放大,随时会对新氧造成股市波动。

  作为一个内容驱动的医疗美容电子商务平台,维护社区内容的真实性和客观性、整形机构和医生的完整资质是维护平台公信力的关键,也是保障医疗美容电子商务平台健康发展的根本。

  然而,在利益的驱使下,该平台出现了假日记和刷单的现象。随着平台的进一步发展,用户发布内容的数量和常驻机构的数量将继续增长,这将导致审计工作量和难度显著增加。

  特别是新氧推出后,该平台的开发引起了公众的关注,一旦造成医疗纠纷,往往可以从审计不严上找到毛病,其负面效应会迅速放大,届时平台极有可能面临公关关系风险

  巨头竞争,压力陡增

  除了自身的合规风险外,来自外部的竞争压力也接连不断。医疗美容市场是一块千亿规模的巨大蛋糕,每个人都想切一块。阿里、京东、美团等线上平台巨头目前已进入市场。

  阿里是第一个采取行动的人。2016年4月,天猫与阿里健康合并进入医疗美容市场,阿里的“美丽神器”强势开设于天猫医疗美容平台。

  今年7月,阿里健康发布暑期医疗美容数据显示,天猫医疗美容消费人群年均增长超过200%。

  近日,阿里健康联合众多医疗美容行业品牌、医疗机构和服务商,正式公布了天猫医疗美容的“更新计划”,并表示,下一步计划将孵化出100名业绩超过1000万的机构代表,使行业内正规专业医疗机构都在天猫开店。

  去年,京东与悦美医疗美容达成独家战略合作。以京东为平台,推出医疗美容项目购物体验卡“悦美卡”。用户可以在京东自主经营的悦美医疗美容旗舰店购买服务项目,然后在指定机构线下体验。今年,京东还与全球领先的皮肤健康公司Goldmei进行了合作。Goldmei在北京开设了旗舰店瑞蓝,还推出了注射型透明质玻尿酸专区页面。

  与阿里、京东相比,美团点评更接近垂直门户模式,用户评论是各种业务的基础。今年年初,美团将医疗美容业务从丽人业务部升级为美容业务部。公开资料显示,在今年“618”医疗美容推广活动中,美团医疗美容产品6天内的网上交易额超过6.7亿元,是去年“双11”的4倍。

  隐患深埋

  作为国内最大的医疗美容平台,新氧应用每天都会产生大量的信息流。那么,如何保证信息的准确性和可信度呢?

  从某种意义上说,新氧正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

  对于出现大量的刷单量的情况,一方面是新氧的迅速膨胀,新氧的积聚性和规模性发挥。相关数据显示,短短4年时间,新氧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医疗美容互联网平台,拥有1.14亿独立访客。

  另一方面,也加大了新氧的管理难度,甚至陷入了海量用户审计失控的泥潭,暴露出商业闭环的严重缺陷。前面提到的混乱问题就是证据。

  这样的泥潭现象,还有更多的表现维度。例如,有媒体报道称,许多机构投诉新氧平台上的腐败行为,利用职权到私人诊所转销牟利。而在资金不足、云诊所倒闭、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下,又不得不重新寻求投资者的投资。

  从这个角度看,新氧作为一种新制度试行者,不仅具有新来者的爆发力,而且还存在着粗放式发展、缺乏沉淀、敬畏合规的弊端。

  有数据显示,新氧为了伪造客户信息,多次在网上盗取美容用户对比图,然后伪装成客户评价。这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违反了我国的民法中保护居民肖像权的规定。

  据中国司法文件网站报道,新氧目前已面临36份涉嫌肖像侵权的诉讼文件,其中包括黄波、李小璐、黄奕、刘雨欣等明星。

  此外,新氧还出现了平台组织造假、无证医师资格造假等问题。比如,平台内没有医疗美容机构的专业许可证;新氧自营诊所医生不合格,导致消费者面残;平台内任用无证“专家”等。

  去年8月5日,吴女士也投诉新氧说,新氧诱导消费者选择无证和非法的医院医生,而这样的整形手术显然是对消费者有害的。而且,该平台在运营出现问题后,未能有效保护消费者权益,事故发生后,新氧并没有对违规、无证行医的医院下架。

  此外,新氧还做了非法抽奖活动。从黑猫投诉平台了解到,有部分用户参与了新氧组织的奖励活动。根据游戏规则,他们通过链接邀请了几个朋友。但活动结束当天,新氧表示,存在大量违法无效操作,因此拒绝发放奖金。

  医者仁心,在医美平台依然看重。倘若为客户美颜的平台机构,本身就黑心丑陋、违规取巧,那毁掉的不止是客户的那张小脸,更是平台甚至是整个行业的这张大脸。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