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取消一场电话会议引发的惨案 蔚来汽车疯狂瘦身进行时

作者:微温

审校:一条辉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蔚来汽车近期麻烦不断。

2019年9月25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蔚来汽车遭遇了大麻烦。截至25日美股收盘,蔚来汽车公司股价收跌20.22%,报2.17美元,盘中暴跌逾28%,创下历史低点1.97美元,市值一夜蒸发5.78亿美元。

受此影响,蔚来汽车瞬间成为全网焦点,无数的专家、媒体开始分析这一事件发生的缘由,其中的一个关键结论就是,蔚来汽车不应该在发布第二季度财报后,取消电话会议,惹怒分析师。

据GPLP犀牛财经获悉,美股上市公司发布财报后,取消电话会议的事情十分少见,此前,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在电话会议中提前退场就曾引发股价随机下跌4.50%的案例。

随后,蔚来汽车迫于压力之下第二天重新恢复了电话会议。

亏了400亿还是220亿

客观而言,电话会议或许是一个诱因,分析师有多大能量待议,蔚来汽车引发股价大幅下跌的真正原因还是在于自己,严重亏损。

蔚来汽车CEO李斌说:“蔚来刚成立四年,你不能要求一个四岁的孩子养家”。

作为创业者可以这样理直气壮地的表示,然而作为一个上市公司,上市本就是一个成人礼,拿了公众市场的钱就要承担起公众责任。

然而,蔚来汽车并未承担起这个公众责任,作为公众人物,蔚来汽车创始人的这句话有点颇不负责任。

9月24日美股开盘前,蔚来汽车发布的第二季度季度财报显示,截至6月30日,蔚来汽车的营业收入15.08亿元,其中汽车销售额约为14.14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为32.85亿元,虽相对去年同期亏损的61.10亿元有所收窄,但仍超过预期的29.44亿元。

在销量和毛利率上,蔚来第二季度ES8交付量为3410辆,一季度为3989辆;第二季度ES6交付量为413辆。扣除计提召回成本,蔚来汽车2019年第二季度汽车销售毛利率为-4.0%,一季度则为-7.2%。

受二季报大幅亏损的影响,9月24日盘中,蔚来汽车一度暴跌超27%,股价跌破2美元。截至收盘,蔚来报2.165美元,跌20.4%,造就2018年上市以来的历史低位。

这不是蔚来汽车唯一一次单季度亏损。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蔚来汽车第一、二季度分别亏损26.52亿元、32.85亿元,亏损金额已经达到59.37亿元。而2016年到2018年,蔚来汽车的亏损金额分别为35.18亿元、75.62亿元、233.28亿元;三年半合计亏损达403.45亿元,打破了特斯拉花费15年才达成的“伟业”。

对于这个业绩,蔚来汽车并不表示认同,在9月25日召开的电话会议上,蔚来方面澄清此前4年亏损57亿美元的谣言,称考虑到分红等因素,四年来实际亏损只有220亿人民币左右,且其中一大部分是专利费用,需要指出的是,蔚来免费换电每天还会增加大概5万元的电费成本。

其实按照蔚来汽车这个算法也无可厚非,毕竟公司股东需要分红是很正常的事,专利费用也是必然要交取的,但即便如此,蔚来汽车业绩大亏的形势依旧存在。

对此,有市场分析师指出,在这个业绩表现下,蔚来汽车短时间难以实现扭亏为盈。

为什么这么说呢?中金公司在研报中曾预计,蔚来汽车如果要转亏为盈,需要在2019年和2020年内,分别募资约百亿元,才能保证年末有部分现金结余备用,直至2022年左右,该公司才有望实现自由现金流扭亏。

而据全球数据研究机构PitchBook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14日,中国电动车领域所获得的风投金额同比下降近九成,跌至7.83亿美元。同蔚来汽车需要的百亿募资相差甚远。

此外,即便风投市场开始对电动汽车再有兴趣,也不一定会选择蔚来汽车。

据报道,特斯拉最大外部股东、苏格兰资产管理巨头Baillie Gifford曾向蔚来汽车大举注资,但是受蔚来汽车糟糕的股价表现影响,可能会放弃该公司。

GPLP犀牛财经了解到,该投资商在2018底和2019年初,斥资约6.7亿美元买入了逾1亿股蔚来汽车股票。假设该公司现在持有的股份和第二季度末时相同,截至周一,这些股份价值约1.98亿美元,意味着扣除已出售的股票价值后,该公司损失了4.32亿美元。

与此同时,2019年6月份,蔚来汽车宣布获得亦庄国投的100亿资金尚未有任何进一步的消息。

命运坎坷事故多

若问谁是国内最好的电动汽车制造商,群众的答案各有不同,若问谁是国内争议最大的电动汽车制造商,绝大多数的人都会选择蔚来汽车。

2015年5月,从易车网卸任的李斌成立了蔚来汽车,引来多家知名人物及企业投资,其中包含腾讯、百度、京东、IDG资本、高瓴资本等等巨头企业,一时间成为造车界的“贵公子”。

2017年4月,蔚来汽车第一款量产车亮相上海车展,引起业内轰动,诸多汽车爱好者被该车型的科技感所吸引,纷纷传出不比特斯拉差的声音,一时间,蔚来汽车有了一个新外号—“特斯拉杀手”。

事实证明,早期的蔚来汽车没有辜负这个称号。在2018年,仅开售几个月的蔚来ES8销量便突破10000辆,算是为自己争了一回脸面。

受市场影响,蔚来汽车的股价也来到高峰。2018年9月14日,蔚来市值曾达到高峰119.00亿美元,每股11.60美元。

不过蔚来汽车的“好运”到了2019年就戛然而止。

2018年,威马汽车、理想汽车相继获得生产资质,让蔚来汽车“眼馋”,公司高层随即前往上海,与当地政府协商能否建设工厂。按照蔚来汽车的想法,这件事虽有难度,但有很大概率成功,于是在早早做起了宣传,哪料到特斯拉横插一脚,拿走了蔚来想要的工厂。

紧接着,2019年3月,蔚来汽车发布了2018年财报,引起投资人的不满,导致蔚来汽车的股价出现断崖式下滑。受此影响,蔚来汽车的高层们开始四处“走穴”,宣传蔚来汽车是如何的“高大上”。

事实上,蔚来汽车这个产品并没有多少高大上。

在一次央视2套的栏目上,李斌对着电视机前的全国观众说出了“保时捷的工厂肯定比不上江淮的工厂”,随即引来行业内外的嘲讽,李斌“一本正经说瞎话”的本事却广为人知。

蔚来汽车的厄运还没有结束。

这个高大上的产品接连开始出事。

2019年6月14日、5月16日、4月22日,蔚来ES8分别在上海、西安、等地接连发生自燃,引出电动汽车是否安全的问题。而作为故事主角的蔚来汽车更是受到了网友的口诛笔伐。

迫于市场压力及政策规范,蔚来汽车在2019年6月27日宣布召回召回部分搭载了2018年4月2日到2018年10月19日期间生产的动力电池包蔚来ES8电动汽车,共计4803辆。

蔚来汽车表示,本次召回范围内车辆使用的动力电池包搭载了规格型号为NEV-P50的模组,模组内的电压采样线束存在走向不当的情况,可能被模组上盖板挤压,导致被挤压的电压采样线束表皮绝缘材料磨损,极端情况下可能造成线束绝缘层烧损从而引起电池包热失控和起火,存在安全隐患。

颇有意思的是,此次蔚来汽车的召回还牵扯到国内第一大动力电池厂商—宁德时代,因为按照蔚来汽车的说法,召回汽车的动力电池有由德时代的最新设计。

对此,宁德时代回应,表示愿意配合蔚来ES8召回,并声明此次召回的电池包箱体和自己提供的模组结构产生干涉,在某些极端条件下可能出现低压采样线束短路,存在安全隐患,但所幸此设计仅在召回的4803辆蔚来ES8中使用,请广大消费者放心。

可以确认的是,在这次召回风波之后,蔚来汽车与宁德时代的合作关系一定受到了冲击,但是具体解决方案,无人知晓。

疯狂“瘦身”存疑

2019年9月25日,正当蔚来汽车为电话会议引发市场热议、因第二季度财报的亏损引发股价疯狂下跌的时候,蔚来汽车老板娘在欧洲逛街买奢侈品包的消息不胫而走。

这让本就不满的群众再次激怒,导致蔚来汽车的公关任务又加重了。

蔚来汽车方面也面对接连的打击内部“优化”。

李斌在财报中表示,蔚来的亏损是由于整体市场不佳造成的影响,当下蔚来汽车为了应对总体疲软的宏观经济和汽车市场,蔚来正在尽最大努力利用资源,并基于整个组织架构实施了全面的效率优化和成本控制措施。

早些时候,2019年8月22日,蔚来创始人李斌发布内部信,承认因为行业和公司形势发生重大变化,为进一步控制支出,提升运营效率,确认蔚来汽车将在9月再裁员1200人。

对此,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秦力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公司在创始之初为了吸引人才、建立供应链,用钱营造市场,但后来发现,这样做的运营效率和花钱效率并非最佳,如今当公司进入第二发展阶段,需要优化资源与组织机构,全面提升运营效率。

不仅如此,蔚来CFO谢东萤表示,蔚来汽车将在第三季度以及年底前持续减少员工数量。蔚来汽车还将拆分NIO Power摆脱输血。

其实有关蔚来将拆分旗下能源补给服务NIO Power早有据闻。

据GPLP犀牛财经了解,NIO Power正寻求在今年四季度完成独立融资,规模为数十亿元。该项目由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及蔚来总裁秦力洪,蔚来汽车电源管理副总裁沈斐等牵头,或将在未来两个月内上线独立App。与此同时,NIO Power将进行更名,最终名称尚未确定。

不过目前,对于NIO空间的建设,蔚来汽车不仅没有放弃,反而还会加大投入,未来将坚持直营模式,这可能是会成为蔚来汽车今后财务上的重大开销。

如今的蔚来汽车已经进入“疯狂瘦身”阶段,至于减下去的是“脂肪”还是“骨头”,目前难以下定论。

其实,蔚来汽车当下的问题不仅在效率低下,在其他方面也存在痛点。

一、经营质量持续下滑

蔚来汽车在第二季度财报中表示,当下车辆毛利率为 -24.1%,如不包括计提召回费用,毛利率为 -4.0%,前后相差近20%。而第一季度的毛利率是-7.2%,说明如果不算计提召回费用的毛利率,蔚来汽车的经营质量在走向良性,但是如果算上召回影响,说明蔚来汽车经营质量走向恶化。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向媒体表示,蔚来汽车现在面临进退两难的局面:销售越多,亏损越大;销量必须达到盈亏分歧点才能盈利。

在电话会议上,蔚来汽车预计,公司今年毛利率仍会是负数。

二、资不抵债风险

据蔚来汽车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当下该公司的总资产为182亿元,总负债为177多亿元,净资产仅有4.5亿元。这也就是说,如果蔚来汽车在三季度保持亏损,将会面临资不抵债的状况。

三、公关事件影响

关于蔚来汽车召回的事情上文已经说过,据GPLP犀牛财经初步统计,预计此次召回成本至少要3.30亿元。这还只是对第二季度的影响,仅在毛利率和净利润两方面,如果加上市场品牌影响等多方面因素从而导致接下来的订单减少,预估涉及亏损金额的将会有所扩大。

当下蔚来汽车如果不能火速解决这些问题,生存恐怕越来越难。

从2014年开始,中国的新能源汽车迎来元年,诸多产品随之出现,也带动了一批批造车新势力的出现,然而到了当下,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常规赛”已经接近结束,“季后赛”马上开始,在此期间,只有把握赢利点的人才能走的更远。

也许正如蔚来汽车副总裁张洋所言,“中国的汽车市场28年来第一次发生了下滑,而且这一下滑是从春天、夏天直接蹦到冬天去了,没有经历秋天。”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