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曾被资本看好的盒马鲜生首次关店背后 正在经历成长的烦恼

作者:杨远

审校:一条辉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阿里旗下的生鲜电商“盒马鲜生”正在经历“成长的烦恼”。

2019年6月,营业不足8个月的盒马鲜生昆山新城吾悦广场店宣布停业。这也是盒马鲜生自成立以来首次关店。

与此同时,在受人追捧的另一面,盒马鲜生的食品质量问题频出: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0月,盒马鲜生出现烂苹果榨汁事件,当时有媒体报道称,山东青岛莱西腐烂变质的落地苹果被大量送往青岛海升果业被加工成果汁在盒马鲜生上出售。

2018年11月,盒马鲜生员工为放了几天的胡萝卜商品更换新的日期标签。之后,上海市静安区市场监管局针对“偷换标签”事件对盒马鲜生立案调查,并将库存73盒胡萝卜产品下架封存。

2019年5月,上海市场监管局抽检盒马鲜生黄陂南路店销售的多盒“老上海黑毛猪大红肠”,经检测,菌落总数和大肠菌群严重超标。

此外,盒马鲜生还因处理临期存货的做法被质疑。2019年9月,盒马鲜生就因为员工扔掉大量海鲜、饭菜、甜点等临期商品的做法,也引发一阵热议。

首店关闭之后,盒马鲜生的负责人对媒体表示,是由于盒马鲜生舍命狂奔的后遗症,现在需要调整,但涉及门店关闭更具体的原因也并未说明。

生鲜电商的窘境

生鲜电商曾是被看好的市场。

艾媒数据发布的《2019中国生鲜电商行业商业模式与用户画像分析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生鲜电商市场规模突破千亿,增长率为38.8%,预计2019年市场规模将突破1600亿元。

生鲜电商市场可供玩家想象的空间也很广阔,据中国农产品电商联盟发布的《2018年中国农产品电商发展报告》显示,生鲜电商的市场渗透率仅约为3%,也被称为是“电商领域的最后一片蓝海”。

这吸引了类似盒马鲜生、易果生鲜等多家公司入场,然而,这些公司在进入之后才发现,生鲜行业的创业难度远高于互联网。

以盒马鲜生为例。

首先,立足于生鲜电商的盒马鲜生不同于普通的生鲜电商,旗下的产品还有鲜活海鲜等进口高档食材,这就意味着极高的进货、物流及运营成本。

此外,生鲜产业的冷链物流成本过高,这造成生鲜产品价格偏高,传递到消费者端,真正能消费起的用户只有一小部分。

而且,即使对于有消费能力的群体来说,海鲜这类产品也不能作为日常饮食的高频次需求,随着新店开场的新鲜感退去,此后消费者的进店频率也始终有限。

因此,在现实面强,盒马鲜生原本的门店定位随之发生了变化。

比如,盒马鲜生曾推出“盒马的延伸”盒小马,希望通过小店模式下沉市场,不过因为项目规划和项目执行存在问题,其苏州首店于2019年5月,在运营302天后宣布停业。

此外,为了吸引更大的客流,盒马鲜生选择在店内置入更多SKU,基本涵盖了日常护理、家居用品等领域,在选品上也更加大众化,某种程度上也是往“综合超市”上转型。

GPLP犀牛财经最近走访了盒马鲜生在北京国贸的一家门店,由于是工作日的关系,该门店的客流比较稀疏。

一名工作人员告诉GPLP犀牛财经,“一般晚上客人会来的多”;“感觉人们一般来这里还是多为买海鲜而不是日用品”,但问及门店的具体经营状况,工作人员也并没给出正面回答。

新零售还好吗?

时间拉回2016年,在云栖大会上,马云首次提出新零售概念,基于此概念的盒马鲜生也应势而生。

阿里对盒马鲜生极为重视。

三年后,张勇宣布阿里巴巴新一轮组织升级,盒马鲜生成为独立事业群,由此可见盒马鲜生的地位。

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盒马鲜生一家门店的占地面积最少在几千平米左右,盒马鲜生CEO侯毅曾公开透露,盒马鲜生的单店开店成本前期在几千万元不等,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说是几亿元。

当然,背靠资本雄厚的阿里,盒马鲜生并不“差钱”,而且,在供应商、仓储物流建设等方面,阿里也会动用平台的资源提供帮助,比如盒马鲜生的部分供应商就来自天猫超市。

在盒马鲜生扩张初期,侯毅还表示,未来目标是进军成都、武汉、南京等省会城市,预计开至2000家。

不过,据最新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到2019年7月,盒马鲜生全国门店数量160余家,预计2019年底将达到200家,距离侯毅的目标显然还差得很远。

另外,从生鲜电商大行业来看同样不景气。

据中国农业生鲜电商发展论坛(2018年)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全国4000多家生鲜电商中,只有1%实现盈利,88%亏损,7%则是巨额亏损。

显然,中国的新零售依旧处于探索和亏损的阶段,风险一直存在。

盒马鲜生CEO侯毅曾自信地表示,“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可以,选址对我们来说不重要,盒马本身是IP。”

如今的局面看来,显然,盒马鲜生要探索的还有很多。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