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获得千万投资后,爱回收的日子变得好过了吗?

 

  编辑 | 谢治贤

  出品 | 于见(ID:mpyujian)

  在前不久各大手机等电子厂商纷纷发出新品勾起消费者购机欲的同时,被带火的互联网产业还有两个。一个是网上分期商场,而另一个则是以旧换新回收平台。

  爱回收网,作为一个电子产品回收和环保处理的平台。主营业务涵盖电子产品回收与环保处理平台“爱回收”,电子产品交易平台“拍机堂”。作为面向全国O2O电子产品回收、以旧换新服务互联网平台,专注于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回收服务,涵盖9大品类近8000种机型。

  作为京东商城指定的“以旧换新”服务商,意味着只要你在京东这个平台上“以旧换新”,就很难绕过“爱回收”,尤其是苹果的新机。

  然而,从目前情况反映,消费者越来越不喜欢爱回收。根据最近发布的《中国线上二手闲置商品交易市场研究报告》,今年一季度,我国二手闲置商品市场交易规模2025.4亿元,同比增长32.69%。不过,爱回收的月活跃用户还不到40万,连闲鱼和转转的零头都没有。

  今年6月,京东集团正式宣布将旗下二手商品交易平台拍拍和爱回收合并,随后对爱回收给予了两千万美元的战略投资。而爱回收对于此次投资付出的代价是让出部分股权和联席总裁的席位。

  但爱回收并没有因此扭转与其他二手交易平台的差距,相反,还被曝出利用与华为、小米等品牌签订的网上商城独家合作协议,以压价欺骗消费者获取收益,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和信任。

  宁愿失去消费者信任却仍然一意孤行,恐怕也是急于填补和缓解铺设线下门店和人力成本带来的亏空和压力,但更严重的是,爱回收模式的弊端,积重难返。

  拥有先发优势,却被后来居上

  2011年,原本做C2C闲置商品交易的“乐易网”转型为C2B二手电子产品回收平台,即专注于二手手机等产品的回收,于是爱回收成立了。

  当时,网上二手商品交易几乎是空白,2014年京东刚收购腾讯拍拍网,同年阿里孵化出闲鱼,而转转也是后来才诞生。因此,爱回收进入二手回收领域,具有其他平台所不具备的优势——先机。

  然而,随着9年的用户积累,爱回收和闲鱼、转转之间的差距却越来越大,甚至被找靓机、有得卖这样的后来者甩开。

  2018年5月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国内二手交易市场研究报告》中,其中二手闲置应用下载量,转转为5288万次,排名第一;闲鱼4596万次排名第二;爱回收仅125.6万次。

  一年后,爱回收数据下降更为明显。2019年3月,闲鱼月活跃用户达到2439.9万,转转月活跃用户为1142.9万,微拍堂月活跃用户排名第三为155.9万。至于爱回收,月活跃用户数仅为37.2万。

  爱回收由本来的先机优势,却到如今被甩开竞争圈,原因在什么?不得不提的就是综合类二手回收平台对垂直类平台的全面打击压制。像闲鱼、转转等平台不仅在手机等电子产品回收深耕,几乎所有的日用家居,甚至出行工具都有涵盖。而且其模式运营也比爱回收更全面开放。

  同时,闲鱼和转转依靠阿里巴巴和腾讯庞大的流量入口和资金支持,逐步吸引新用户,提高行业渗透率同时,在手机核心类别的服务直接与爱回收等垂直平台竞争。有了巨头的加持,闲鱼和转转很容易就挤压了爱回收大量的生存空间。

  当然,爱回收总是不能转化为一个综合性的平台,其觊觎赚取差价的商业模式也日益受到诟病,这也导致了平台用户的流失,加剧了爱回收的生存困境。

  困局难扭转

  今年6月,爱回收创始人陈雪峰曾表示,拍拍与爱回收的合并策略是京东的“客观选择”,也是爱回收的“逆势扭亏”的机会,并将“形成独特的运营模式,带给整个二手电子产品回收市场新的生气”。

  诚然,通过合并拍拍,爱回收可以获得京东3C精准的以旧换新流量,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平台在二手手机回收领域保持市场份额,但爱回收远未达到逆转趋势的地步。

  从近半年爱回收百度搜索指数和资讯指数可以看出,6月份的合并使得其资讯指数上升,但随后陷入了沉默。不过,自合并以来,搜索指数却未见起色。直到9月11日iPhone11问世,京东联合爱回收推出了“一站换新”服务,才出现了一些波动。

  由此可见,京东提供的流量和产品资源,充其量只是为了帮助爱回收挽救其核心业务。然而,在两个综合平台的压制下,这些流量基本上是徒劳的。它甚至无法阻止合并前爱回收用户数据的下降趋势。

  对于流量焦虑,爱回收曾把希望放在了线下商店的铺设上。九月,爱回收线下门店进入香港后,宣布其线下门店和门店业务覆盖全国110多个一线和二线城市,且100%盈利。不过,不少业内人士对此表示质疑:以优质低价著称的二手电子商务公司爱回收一直没有盈利,其庞大的广告投入和线上线下商店盈利见短使得两者之间无法形成收支平衡。

  同时,我们可以简单计算一下。爱回收方面透露出的数据来看,门店一次性硬件投入为7万元,加上每月运营成本(3名员工的工资和租金)约3万元。按爱回收宣布的600家门店计算,硬件投资4200万元,每月运营成本约1800万元,每年2.16亿元,硬件总投资2.58亿元。此外,推广团队也进一步增加了人工成本。

  虽然目前尚不清楚爱回收的具体收入情况,但不得不担心的是,高额的线下投资似乎并不能带来相应的回报。线下门店需要线上流量,这意味着一方面线下门店在巨头的压力下无法解决爱回收的流量困境,另一方面线下门店的高铺设和运营成本必然给爱回收的收益带来巨大压力。

  因此,我们也可以理解,为什么爱回收被曝出压价和盈利后,被媒体认为是为了填补线下商店和人力资源成本造成的赤字。此外,京东仅用2000万美元的一轮投资,就让爱回收付出了股权和联席总裁的代价,这很难不让人猜测爱回收已经面临资金短缺的问题,急于融资。

  上市关卡一再被堵

  当互联网创业者一次又一次刷新上市速度时,仍有不少企业被卡在上市关口,爱回收就是其中之一。

  早在2016年爱回收完成D轮融资时,公司就宣布将把国内上市纳入规划和时间表。到了2018年中,爱回收再次提到上市:“IPO是一件自然的事情”,但这一次,将上市地点计划从原来的内地改为了香港或纳斯达克。而如今,爱回收的IPO计划已被搁置三年。

  从市场的角度来看,爱回收在资本市场受阻的原因有很多。一方面,在闲鱼、转转平台、找靓机等竞争对手的威胁下,爱回收用户增长乏力的局面短期内难以改善。即使选择孤注一掷地加快上市,他们的股价表现也不会乐观。

  二是外界对爱回收业务的质疑越来越多。如果上市计划如期启动,并披露公司财务状况时,外界的不看好也会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

  而最近,用户投诉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在黑猫投诉中,关于爱回收恶意压价的案例屡见不鲜。10月11日,一位参加爱回收“一站式换新”活动的消费者投诉称,爱回收的检测报告仅依据一项结果为准,是恶意降低手机回收价格的霸王条款,涉嫌欺骗消费者。

  为什么爱回收总是陷入价格压低来谋取利润,损害用户利益的问题?说到底,还是其“中间商赚差价”的商业模式造成的。爱回收自诞生以来,在垂直领域一直坚持C2B模式,即平台介入交易,通过价差和分成获得利润。也就是说,回收价格越低,销售价格越高,就会产生越多的利润。起初,这种模式一般适用于二手回收电子商务,但随着闲鱼和转转的兴起,由此衍生的C2C模式和C2B2C服务成为二手电子商务市场的主流,单纯的C2B的缺陷也暴露出来。

  爱回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单一的差价获取模式使得平台过分追求高差价,利用不透明的信息来压低回收价格并获利。这种经营理念甚至传到了线下商店。据报道,爱回收曾被曝员工私下截取质量更好的二手手机并将其转移给黄牛党以赚取额外收入的现象。

  而由此带来的商业模式和用户信任的崩溃,影响了爱回收的长远发展,其在市场上的表现落后于回收领域的其他平台,也影响了其融资进度,从而加剧了其资金链的紧张。这也是其亏损难以扭转的核心问题。

  而在外部融资环境相对较差,融资难度加大的今天。在这一新的经济周期中,爱回收如果做不到模式突破和改善,那借助资本的投资也终将是徒劳,这依然是一场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故事。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