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黑龙江呼兰河畔农二代,靠拼购赢了老爸的百万对赌

四川大凉山深处,盐源县柯登村,这里离城市很远,离太阳很近。山野之外,却有电商大促的浓烈氛围,村民们正在为双十一大促采摘“丑苹果”。

李白有诗: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有了苏宁拼购,“丑苹果”走出了大凉山,摆上全国人的餐桌。双十一前夕,柯登村的拼购案例,还登上了CCTV的消费主张栏目,朴实的村民第一次意识到,他们手里伺候出来的果子,惊动了北京城,还能上央视。

在社交电商的超级红利场上,苏宁拼购不但打通下沉销路,让品牌下行到五环之外,也打开上行通道,让农特产品卖往全国。

一上一下,下沉市场的消费升级与收入提升相向而行。一批主要由年轻人主导的拼品牌也脱颖而出,以品质好货后来居上的苏宁拼购,也成为了富养“拼品牌”的沃土。

1

村里的年轻人666:“米二代”靠拼购赢了老爸的百万对赌

黑龙江庆安梁家窝棚屯

书上的《呼兰河传》里,有萧红里浸满含血的绝望和含泪的哀愁,地上的呼兰河畔,则是充满希望的稻田,与冉冉立业的年轻人。

梁家窝棚屯,一个呼兰河畔的东北村落,肥沃的黑土地上,金黄色的稻浪随风起伏。

“传天地之泽,承农人之朴”。90后的梁兴晟本村地道的“农二代”。他的父亲梁志忠已经从事大米生产销售行业15年,是当地有口皆碑的能人。

儿子小梁最开始做电商时,父亲老梁是看不上的。小梁铁了心要干,“我跟父亲对赌,他借我100万创业,让我三年还清欠款。有了超级拼购日,这个对赌可以结束了。”

2018年下半年,梁兴晟操盘的“亿米多”大米,接入了苏宁拼购,已经登顶苏宁拼购头部商家,今年9月底,又成为了苏宁拼购的庆安大米玉米拼基地。

信心十足的小梁还报名了苏宁“拼购村”的全国“海选”。“1101超级拼购日”是海选的关键节点,“亿米多”大米摘得大米单品销量冠军,单日销售额达216万元。梁家窝棚屯也在数千个竞争之中,成为了首批拼购村的“十强选手”。

原本对儿子接班还有些嘀咕的梁志忠,现在彻底放了心,“忙完这一段都交给兴晟,我去伺候我大孙子去。”

得劲儿:河南外来女婿一款酸辣粉爆卖28万单

河南新乡市和寨村

王东预料到要818要爆,70亩的仓库早早备足了货。

但没想到那么爆。后台叮叮叮叮一直不停歇的订单,让他一刻也坐不住了,驱车去工厂当“监工”了。

王东陪着工人们熬夜赶工的一款酸辣粉,爆卖了28万单,半年内在苏宁拼购卖了1000万元。

如今已经是电商创业达人的90后王东,曾经是个东游西晃的打工者,高中辍学后,干过保安、工人、司机、帮厨等十几份工作。

电商创业成了他人生的转折点——2018年上线苏宁拼购,当年实现盈利,2019年更是在食品品类做到了前五。

硬邦邦的成绩让王东底气十足,在村头高调打出了“拼购村河南第一站”的横幅。

其实,王东不是河南本地人,老家在江苏连云港,刚来时不受岳父“待见”,“你一个外地人,家还那么远,正经工作没有,家里条件也不中,俺就这一个闺女我肯定不能行。他来俺家时,我都不理他。”

如今,岳父再提起来这个外来女婿,就一个评价,“得劲儿”。

真排场:一个月快递费几十万,庐江“吴京”拼出个“华西村”

安徽庐江东风村

《战狼》里的吴京靠打打杀杀拼出个生天,庐江的“吴京”在苏宁上要拼购出个“华西村”。

1991年出生的王健是土生土长的东风村人,面貌与吴京颇有几分神似。

2018年,在外打拼数年的王健回乡创业,下(线下)厂上(线上)店,开起了乳酸菌工厂。

今年3月,嗅到社交电商大风口的王健,All in了线上,入驻了苏宁拼购。流量很快倾泻而至,巅峰时一天成交了3万单,工厂月销售额轻松超过500万。

销量暴涨,一箱产品10斤重,工厂的快递费一月就得几十万,高居不下。苏宁拼购的小二知道后,帮助王健对接了天天快递,每单降了1毛钱,一个月能帮王健省出上万块。

信心十足的王健说,他要借着苏宁拼购的超级红利,“把’拼购村’搞成电商界的’华西村’”,让出外打工的村民们可以回乡就业,让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不再苦苦等待。

盖了:前中学老师卖毛巾,一条拼出了12万单

河北保定南路台村

2011年,前中学老师苑占浩丢掉捏了15年的粉笔头,捡起了线头,做起了毛巾厂。他所在的高阳县,是中国毛巾的主产地之一,但“高阳县”从来不被消费者所知,这里做得是低毛利的毛巾代加工。

苑占浩想走到台前。

2017年,苑占浩的“斜月三星”开始入驻苏宁拼购平台,两年成势,如今已成电商爆款。其中一款祥云毛巾,一天就卖出了3万条,现在已经是苏宁拼购平台上拼出近12万单的网红爆款,而“斜月三星”也成为了高阳最大的电商品牌。

虽然性格很腼腆,但苑占浩思路上很奔放。通过苏宁拼购,工厂实现了销售订单翻倍的成功,也实现了品牌走向全国的愿望。而一批村里的年轻人,得以“家门口就业”,他们是电商团队、售后部门,直播短视频团队的主力。

有样儿:北漂的国企小伙儿回乡卖大米

辽宁盘锦甜水村

凌晨时分,吱吱呀呀了的打单机终于暂停了下来,忙着发货两天没合眼的谭超,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

今年808的超级拼购日,谭超的商铺一天内接到了6.3万个订单。过去,谭超曾为卖不出货愁眉苦脸,现在,拼购带来的销量大爆发,让他担心两天时限内能否按时发货。还好,村里不差劳动力,谭超招来了20多位村民搭把手,货物终于按时发出了。

回乡创业之前,谭超在在北京国企里漂了快十年,村里人儿也都不记得谭超。现在创业回乡,谭超在拼购上给盘锦大米打出了全国知名度,地头收购价每斤涨了2毛,还为周边村民增加了5万多的劳务收入。

老人们提起谭超,一个个竖起大拇指,“我们这儿走出去了那么多年轻人,就他一个人回来了,回来了还干拼购村,有样儿。”

这些村里的年轻人,都在苏宁上“拼”出了未来。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江苏宿迁沐阳县的90后小伙周瑜,拒绝高薪工作回乡创业后,接入苏宁拼购8个月销售额超1500万;80后的前连锁企业副总裁蒋李,回到偏居四川大凉山的山村,把上万亩“丑苹果”,送上苏宁拼购,变成万人空巷的“金疙瘩”,等等。

今年9月-10月,苏宁拼购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了“拼购村”评选活动,意在通过社交电商带火乡村小型经济体。

这个拼购村的要求可是相当苛刻:1、以行政村为单位;2、年营业额在500万以上;3、全村10%以上人从事拼购或周边相关工作;4、申报企业资质齐全、商品资质齐全。

在“1101超级拼购日”中,上述十个“拼购村”候选者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亿米多”大米摘得销量冠军,单日销售额达216万元;东风村的“乐益天”乳酸菌产品,单天销量环比上月增幅171倍,名列第二。销量增长第三名的是苑占浩的斜月三星毛巾,单日销量增幅87倍。

对于“拼购村”的表现,苏宁拼购相关负责人表示“毫不意外”,这些商品本来销量就不错,加持“1101超级拼购日”的流量扶持,取得百倍以上增长不足为奇。

2

富养“拼品牌”:阳谋和筹码

在拼购这一模式里,先行者吃得了“头啖汤”,后来也有机会“后发先至”,因为以拼购为代表的红利远未释放,不是棋至终局或者中局,而是刚刚开盘。

统计显示,2014年,社交电商市场规模仅950.1亿元,到了2018年,社交电商市场规模超1.2万亿,2019年,社交电商的市场规模将突破2万亿,达到20605.8亿元,同比增长率高达63.2%。

这样的超级红利,给了苏宁富养“拼品牌”的机会。818期间,苏宁拼购订单数突破10万的商户共有2610家。

苏宁对于拼品牌的支持,既有流量层面的倾斜,比如苏宁代言人贾玲和沈腾在直播带货活动中,为“斜月三星”带货引流;也有精细化的运营支持,比如未来有望开出上万家的苏宁小店,与100万推客模式形成三级模式都成为了推广苏宁拼购的生力军,等等。

趁风高飞的“拼品牌”,不一定重品牌,但一定重品质。

与苏宁易购共享供应链的苏宁拼购,不乏全球大牌。但是,面向全域市场的苏宁拼购,也是新品牌的发动机。这些拼品牌,很多都是中小微厂家和商家,但产品品质都是不可逾越的底线。

注重品质,是苏宁在鱼龙混杂的拼购赛道里,后来者居上的底气和杀器。

比如谭超售卖的盘锦大米不会有农药残留。当地习惯在稻田养殖螃蟹,农药一旦超标,螃蟹首先就“瞎菜了”。

而王东销售的酸辣粉,是一家成熟的老牌企业生产,厂里不少机器都经过二次研发和改装,而且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等等。

而这些注重品质的新品牌,经过苏宁拼购超大流量的集中漫灌,水大鱼大,跳出“农门”,成为电商爆品,打造了网红品牌。

扎根在泥土里的“拼品牌”,还产生了辐射效应,在当地形成小型产业带。

苏宁拼购的大爆发,不但让王健的乳酸菌加工厂风风火火,还在村里形成了一个乳制品的产业链,一个专供王健工厂的塑料瓶加工厂也起势了。

苑占浩的毛巾大卖之后,也带动了上游的纺线、纺织、印染等产业的发展,带动了本村和周边村庄的经济发展,带来了持续的就业机会。

从这个维度来看,苏宁拼购孵化的“拼品牌”,也成了助力精准脱贫早日实现的加油站。在苏宁拼购倡议的拼购村评选上,这些拼品牌都走在了前列,带动上下游产业,形成产业聚集。在这个层面上,拼购发挥了点石成金的能力。

致富要长效,产业造血是关键,乡村的“拼品牌”,成为疗愈三农之痛的钥匙。

农,天下之大本。持续了数千年的中国小农经济,遇到了难以纾解的模式之困,三农问题多年来名列中国政府的“一号工程”。

2020年,中国计划全面实现扶贫攻坚目标。而拼购激活的中国农村产业带,也成为了疗愈三农之困的钥匙。

蒋李的果园所在的盐源县柯登村,村里贫困户多达126户,村民2018年人均收入每年仅4000元左右。村里原本卖不上价的丑苹果,通过苏宁拼购卖到全国后,大凉山的穷根有望彻底拔出来。

商务部的统计显示,2018年,电商扶贫覆盖了28个省区1018个县,其中737个县都是国家级贫困县。

在越过了贫困线的广大农村,中青年劳动力背井离乡出外打工,空巢老人、留守儿童的问题普遍存在。

民政部的数据显示,截止去年年底,中国共有697万留守儿童。而拼品牌激活当地经济,带来的丰沛的工作机会,吸引了不少中青年群体返乡就业,留守儿童等问题得以纾困。

70年前,费孝通曾在《乡土中国》里,颇有些无奈的调侃中国的小农经济,“从土里长出过光荣的历史,自然也会受到土的束缚,现在很有些飞不上天的样子。”

现在,有了苏宁拼购,土里长出的农产品,乡镇企业打造的拼品牌,也能一飞冲天,飞往全国。

PS:文中“得劲”、“排场”、“盖了”,均为当地方言,意为做得好、干得漂亮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