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高层变动频繁,大成基金如何度过黑暗时刻?

 

  编辑 | 于斌

  出品 | 于见(ID:mpyujian)

  近期,公募基金行业的“离职潮”再度涌起,老牌公募基金“大成基金”不幸地身处了这股漩涡之中。根据大成基金官方发布的公告显示,本月四号,董事长刘卓任期届满离任,由新任董事长吴庆斌接手工作。而在此之前,大成基金历经了总经理变更、副总经理离职、多只基金产品变更基金经理的“人事动荡”。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大成基金内部可谓是风起云涌,这个中国首批获准成立的“老十家”基金公司为何会出现如此频繁的高层变动呢,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固收产品占比重,净利润低位徘徊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1999年的大成基金在2012年以前一直在行业内排名前十,但在2012年之后,其基金规模排名便逐步下降,一直到今年,大成基金在内地的公募基金排名中已经下滑至第31位。

  2010年,大成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在900亿元左右,但随着资本市场的低迷,到2014年,大成基金的规模缩水至746亿元。之后,随着股市大涨、投资人对风险投资的热情升温,那时以权益产品为主的大成基金规模又开始迅速攀升。到2015年年底,大成基金一跃迈向“千亿规模”,资产管理规模达到1305亿元。此后,大成基金整体一直稳定在千亿水平。

  从大成基金目前的产品结构上来看,10只货币基金规模超千亿、350亿元的债券型基金,这两个部分就基本占据了大成基金目前管理公募资产规模的四分之三。规模体量固然“尚可”,但这种基金结构却暴露出公司的一个“薄弱点”。

  在2015年以前,大成基金规模还较小。那时的它和大多数券商系公司一样,权益产品才是重点,占到六成以上的比重。但从2015年公司资管规模首次突破千亿开始,虽然受益于资本市场的大涨,其权益产品规模也出现了增加,但固收产品债券和货币基金规模占比则从2014年的31.84%猛增到2015年的63.39%。

  此后从2016年到2019年,大成基金的固收产品占比连年递增,分别达到63.33%、76.98%、83.67%、81.64%,固收占比已经处在较高的水平。而在整个金融行业都在去杠杆、去委外的今天,固收产品的规模越来越难以维持高位却已然是行业共识。

  曾有业内人士指出,在未来的资管行业大发展之下,公募基金公司应该回归本源,以权益投资为主,做价值投资的“领路人”。但随着固收占比常年在高位徘徊,大成基金的权益产品占比缩水严重,这直接导致的就是公司净利润在低位“挣扎”。

  虽然大成基金已经多年维持在千亿公募基金的规模,但公司近几年的净利润表现却不尽人意。数据显示,2010年是大成基金的净利润“高位”,为5.13亿元。此后,2011到2014年,其净利润分别为4.53亿元、2.8亿元、2.33亿元、2.05亿元。2015年达到千亿规模之后,其净利润只是微增至2.81亿元。

  2017年和2018年,大成基金的净利润表现没有随着规模的增加而增长,反而继续呈下滑的趋势,分别为2.23亿元、2.32亿元。对比同量级规模的华安基金,2017年和2018年华安基金净利润分别是4.07亿元、4.21亿元,净利润表现高出大成基金整整一倍。这种情况对于大成基金的发展显然是非常不利的。

  公司高层频繁变动,固收团队纷纷变更

  可能正是因为固收产品占比重、净利润长期在低位徘徊,这才导致了大成基金频发的人事“地震”。

  7月,大成基金宣布原总经理罗登攀因个人原因离任,公司原副总经理谭晓冈升任总经理;9月,公司副总陈翔凯因个人原因辞职;9月底,“一拖四”基金经理朱哲从公司离职,他所管理的基金均交给他人所管理;10月,公司固收团队多只产品变更了基金经理;11月,原董事长刘卓离任,新董事长吴庆斌接任。大成基金高层“大换血”可见一斑。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离任的总经理罗登攀是2014年10月份上任的大成基金第四任总经理,他早年在证监会及中信并购基金公司任职。在罗登攀上任之初,大成基金还优化了投研人员业绩考核机制和基金经理选拔任免办法,并倡导多元化的投资风格以及时有效捕捉市场机会。但从近五年的表现来看,大成基金在权益产品方面并没有出现进步。

  离任的副总陈翔凯是香港中文大学工商管理硕士。他曾任职广发证券、平安保险、国投瑞银基金,2016年11月加入大成基金前他是招商证券资产管理公司副总经理,是固收领域的投资专家;同时离职的“一拖四”基金经理朱哲,曾在大成管理过5只固收类基金。他于2015年8月加入大成基金,任固定收益总部基金经理。

  在10月公司固收团队进行的多只产品基金经理变更动作中,9只发布变动公告的基金里仅有大成内需增长一只是权益类产品,其余的产品悉数均为固收类产品。近期大成基金一系列围绕固收类基金的管理人变动或许意味着大成基金正在调整自身发展思路。

  2019上半年29只产品跑输基准7只产品跑输10%以上

  除了公司内部高层频繁变动这样的不利消息传出之外,大成基金今年的产品表现也不太让人满意。今年以来,A股市场表现强势,基金产品业绩也随之走高,其中不乏净值涨幅超过80%的产品,但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大成基金的产品却“逆势”而行。

  数据显示,大成景润灵活配置混合今年以来盈利5.24%,跑输沪深300近24%。拉长周期来看,该基金自成立后已经亏损了25.70%,表现不佳;近2年亏损了28.97%,近1年亏损了10.70%。

  除此之外,剔除去年四季度以来成立的基金和C类基金后,2019上半年大成基金旗下29只产品跑输基准。其中,大成中证互联网金融A半年跑输基准32%,大成景阳领先半年跑输基准13%,大成景禄C、大成景禄A半年跑输基准11%,大成竞争优势、大成景尚C、大成景尚A跑输基准10%。

  值得关注的是,大成价值增长、大成竞争优势和大成消费主题也表现不佳。其中大成价值增长和大成竞争优势的基金经理为李本刚,是大成基金投资总监,也是大成基金仅存的几位明星基金经理之一。

  曾经在第一梯队的大成基金现在已经掉队甚远。整体规模停滞不前,曾经表现出色的权益产品、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规模持续下滑、优势的固收类基金明星管理人相继离任,可以肯定的是,大成基金正在面临其黑暗时刻。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