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教父印象:柳传志是大哥大,任正非是思想家

文 |柳华芳 小芳侠 出品

“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是一座桥梁,而非目的”-----尼采

“从泥坑里爬出来的是圣人,烧不死的鸟是凤凰”---任正非

“小公司做事,大公司做人”---柳传志

........

柳传志退休,这一次,也许不会再复出了,做回普通老头儿,尽享天伦之乐。

一生荣耀,大哥风范,时代先锋,柳氏之光。

老柳这代人,非常不容易,处于改革最前线,一穷二白,在中科院传达室里成立了联想,风风雨雨,心如沧海,血脉传承,不忘家国。

回望历史,中国计算机江湖里浮浮沉沉,只有联想一直坚挺,而方正、紫光等众多PC品牌已经消失了。在捍卫中国PC产业的战线上,对抗着戴尔、惠普,柳传志和联想绝对配得上“产业报国”四个字,联想也成为了中国IT界的黄埔军校。

在通信革命的战线上,任正非和华为也经历了生死较量,打败了思科,一路雄起,势不可挡,而华为成为了中国科技企业中的战斗民族。

手机业务巨大成功,华为和任正非的声誉达到了一个高峰,华为强大的科研能力浮出水面,而任正非的人气也超过柳传志。

于是,人们习惯性地对比柳传志和任正非,两人皆为中国企业家教父,却风格迥异,代表了两种生存逻辑和价值体系,没有对错,只是不同:性格不同,行业不同,活法不同。

起于危难,严于律己,中正仁和

柳传志的出身很好,父亲是我国知识产权领域的泰斗柳谷书,属于镇江柳氏比较兴旺的一支脉,自古有家训相传。柳传志的后代,发展也不错,柳青没有像父亲一样成为企业家,但也有顶级职业表现。现在,柳传志也门生满天下,老联想人出身的企业家非常之多。

我认识的老联想人不少,个个都很敬重柳传志。我没有见过柳传志,听闻老柳是一个待人真诚、重情重义、很随和的一个人,老柳家的家风很好,亲情关系也很好,兄弟二人至今住在一个小区。

当年,柳传志在中科院计算所成立联想,正处于一个产业关键期,不果断创业突围,国内PC产业可能会被国外品牌永久占领,此时,于公于私,创立联想都是顺势而为。在这过程中,柳传志也遭遇了很多内外部的阻力,最终选择“贸工技”的务实路线,“以市场空间换取技术赶超时间”,从此,联想一路崛起,成为中国科技企业的领军者。

“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思想,最早是钱学森的岳父、军事战略家蒋百里提出,后来成为国民抗战的大战略框架,这是近现代中国人奋斗逆袭的战略模板。很多产业,像手机、家电等诸多领域,中国企业之所以繁荣强大,很大要归功于中国人口之众、地域之广、需求之多样性。

在工业基础薄弱的年代,联想没有别的选择,虽然后人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地指责,比如“联想为啥不走华为路线”,事实上,这是两个领域,产业链结构和市场结构差异巨大。联想是2C品牌,华为一开始是2B企业,生存逻辑不同。

在柳传志的各类报道中,在老联想人的回忆中,柳传志是一个严于律己、重情重义的人,原则和底线不能挑战,却也尽力做到仁义。融创孙宏斌的例子,是一个典型,挥泪斩马谡,又解囊助东山再起。少帅杨元庆,这几年治理水平堪忧,柳传志却一直没有动杨元庆,老柳选择了杨元庆,愿意接受杨元庆自身管理的灰度。

苦难奋斗,自我批判,天降大任

任正非和柳传志是同一时代的同龄人,同是科技创业者,命运曲线却不一样。任正非遭受了更多的生死挑战,创立了全员持股的独特治理结构,强调以奋斗者为本,善于自我批判,最终,天降大任于斯人也。

任正非是军人出身,经历过越战,有着军人的强大意志力和大无畏精神,在早期创业路上,经历过不少生死存亡的关口,凭借超级的洞见和勇气,赢下了关键战役,在专利高度密集的通信领域,顽强生存下来。

为了事业,任正非做出了巨大的牺牲,这一点可以从婚姻经历上看出,华为的成功之路非常陡峭。不要命的老板,带着不要命的弟兄,像一个敢死队一样,几十年如一日,还要不断自我批判,不断进化战斗思想。

此时,你会发现,任正非以苦为乐,善于思想工作,善于战略谋划,善于发动群众力量,为了事业也付出巨大代价,但赢得了广泛的声誉和膜拜。

任正非非常喜欢研究文件,也经常发布自己的思想成果文件,汇集起来就是一本《任正非选集》,有严谨、深邃、智慧的思想体系,有战略有战术,有冷酷一面,也有人性一面。毫无疑问,任正非已经是一位顶尖的思想家,对世界格局、科技动向、人性冷暖有着超乎常人的见解。

南任北柳,各有千秋,皆为传奇

柳传志、任正非,两位教父级人物,性格非常不同,最终也形成了不同风格、不同流派的企业理念。他们之间并不存在零和博弈,没有必要厚此薄彼,因为世界太大,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存路线,后来人更需要虚心学习,而不只是听评书、讲故事。

柳传志善于交际,在企业家圈子里有很高的地位,很受尊重,也将自己做人风格渗透进了联想家族企业。太会做人,企业内部尤其出现花腔,会出现很多和事佬,企业的战争精神和执行力会有挑战,事实上,这也是联想存在的问题。

我个人认为,柳传志企业治理体系适合于家族传承,却也留下了一个bug,那就是企业自我更新能力和人力体系的迭代。

任正非正好相反,任总口才非常好,却极少公开露面,社交活动也鲜有公开报道,外面全是文件,通过文件思想进行内外部的思想沟通。华为有人性化的一面,更有残酷性的一面,以奋斗者为本不是一句空话。

任正非打造队伍,很重视战斗力,业务目标设定非常清晰,“不在非战略目标浪费战略资源”,关键领域都要争第一。于是,华为战斗力非常可怕,当然,付出和牺牲也很大,没有白给的成功。

相比之下,我个人认为,虽然华为体系更为残酷,却更加适合现代企业治理,更能打迎战,而联想体系已经进入到贸工技的技术阶段,却发现战略储备不是很足。

柳传志退休了,任正非也是半退状态,只是美国打压之下,出来多了一些。

柳传志退休有两层意思,一个是早已从联想集团退休,一个是从联想控股也退休了,意味着柳传志将事业交班给下一代人了。

任正非早已为华为设计了轮值CEO体系,强如余承东,还没进入轮值CEO序列,可见华为内部人才深度。但是,任正非早就不管具体业务事项了,余承东这一代已经是华为的管理核心,而华为内部是宽严相济,讲求把决策权下放到一线指挥部。举个例子,华为手机在中国市场的定价,并不是余承东来定,而是由朱平和大中华区来自己定,余承东同样是充分放权的。让听得见炮火的人来做市场决策,华为看似铁血意志,却充满人性化和理性,这一点不服不行。

当下,柳传志和任正非已经解决了接班人问题,子女都不会成为接班人,公司都不会变成家族企业,华为和联想进入到中生代,很快会进入到80 90掌权的时代。传奇已经是传奇,下一代是否传奇,下下代是否传奇,是否基业长青,让我们拭目以待。

不止是教父,更是国之瑰宝

一个国家要繁荣,要有伟大的领导者,也要有伟大的科学家、企业家,这些人会成为社会的风向标和榜样,也会成为改变世界的人。

任正非、柳传志这些教父级企业家,不止是教父,更是国之瑰宝。没有企业家的国家是失败的国家,没有伟大企业家的国家是难以走向伟大。我们对待教父的态度,未必需要夸张的顶礼膜拜,却需要真正虚心地学习,未来的企业家总是要踩在前人的肩膀至上。

伟大企业家不等于圣人或上帝,不等于他们任何方面是完美的,他们是时代偶像,他们是历史坐标,不用捧为神,更不必恶意诋毁。

当华为顶住美国人的炮火,为国家赢得战略谈判空间,我忍不住泪流满面;当有人恶意诋毁联想、离间华为和联想之时,我心如刀绞。

一边对抗疾病,一边奋斗耕耘,他们是最苦的一代人,却也是从0到1的创造者,后来人可能难以想象他们的苦难和煎熬。历史却会铭记,因为他们是改变世界的人。

无论是柳传志的仁和之道,还是任正非的奋斗思想,都弥足珍贵,皆为上品。当我们在学习稻盛和夫、德鲁克之时,不妨细品任柳,如果中美世纪到来,我们更需要中国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