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游戏直播上演“老虎吃鱼”:持续盈利的虎牙 勉强扭亏的斗鱼

作者:王骐骥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正文:

Roundhill Investments联合创始人蒂姆·马洛尼表示:“亚洲可能继续成为电子竞技增长和普及的驱动力,中国将引领这一趋势。”。

对此,相关分析师预计,在2019年至2025年间,电子竞技市场的复合年增长率约为20%,届时,电子游戏将在全球成为一项巨大的创新产业,而中国在全球电子竞技收入中占有相当大的份额——这也就是说,全球游戏直播的中场战事将主要在中国战场四个玩家:虎牙、斗鱼、B站、快手之间上演。

全球游戏直播转移到了亚洲甚至中国

全球直播游戏的主场正在由北美转移到中国——据美国Newzoo 的行业报告显示,经过9年的发展,步入成熟期的美国游戏直播行业开始下滑,包括Twitch、Mixer及YouTube游戏直播在内增长开始趋缓:

相比步入成熟期的美国直播行业,中国游戏直播行业在电子竞技等创新业务的带动下,中国直播行业下半场的“头部效应”也愈加明显——2019年,在熊猫直播倒闭的同时,其他平台如虎牙及斗鱼却依旧保持高速增长。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游戏直播用户规模达2.63亿人,增速为27.1%,在电子竞技的推动下,预计2020年用户规模将达3.55亿。

以虎牙及斗鱼为例。

从营收方面来看:

2020年3月16日,据虎牙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虎牙营收为24.675亿元,同比增长64%,净利润为1.597亿元,同比增长60.3%。

在主营业务方面,虎牙的主要营收构成为直播业务、广告和其他营收:2019年第四季度,虎牙直播业务营收为23.461亿元,同比增长62.7%,虎牙广告和其它营收达到人民币1.213亿元(约合1740万美元),比上年同期的人民币6310万元增长92.1%。

2020年3月19日,斗鱼发布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斗鱼实现总营收20.6亿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77.8%,净利润为人民币1.574亿元,同比实现扭亏。

虎牙和斗鱼,这两个国内游戏直播行业唯二的大佬,都在尝试进一步巩固自身壁垒。最近披露的财报数据显示,无论是营收规模还是净利润,二者已拉开明显差距——相比虎牙2019财年的7.5亿元净利润,斗鱼扭亏为盈,0.33亿元净利润并不值得大肆庆祝,客观上存在巨大差距。值得一提的是,斗鱼在2019年第四季度营收中, 其他营业收入净额接近6000万,主要来源是政府补贴,抛开短期因素影响,斗鱼并没有显现出与虎牙缩小差距的明显趋势。

除此之外,斗鱼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区间为21亿到21.6亿元,同比会有41%到45%的增长,而环比增长仅为1.9%-4.8%。

2019年12月3日,JP Morgan将斗鱼评级从增持下调为中性,目标价从10.00美元下调至8.00美元。

2019年11月29日,花旗同样发布了相关斗鱼报告显示,虽然其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格为11.5美元,不过在他们看来“三季度斗鱼比赛更频繁、更有规律,货币化能力持续提升,但第四季度可能没有虎牙那么强。与此同时,虽然斗鱼的利润在正常轨道上增长,但他们围绕顶级主播、赛事IP(LCK)、非游戏内容投资和海外扩张的投资回报率战略可能会失去一些增长机会。斗鱼与虎牙货币化能力差距缩小需要时间。尽管如此,鉴于其估值相对虎牙有相当大的折让,认为其风险倾向于上行,故维持2020/21收益预期基本不变。”

从直播业务来看:

斗鱼季度平均MAU从2018年同期的1.54亿增至1.66亿,增长8%,第四季度平均月活跃用户数量为1.658亿人,同比增长8%;平均移动月活跃用户数量为5440万人,同比增长29.3%;

而从直播总时长方面看的话,2019年第四季度,虎牙主播的直播总时长达到了4560万小时,比2018年同期的3320万小时增长达37.3%;在月均活跃用户数(总MAU)方面,虎牙直播同比增长28.8%达到1.50亿,移动端月均活跃用户数(移动端MAU)同比增长21.5%达到6160万,用户体量继续实现稳健双增长。

虽然虎牙的平均月活跃用户(MAU)仍少于斗鱼,但双方差距正在快速缩小,目前只差1560万,而2018年同期,这是数字是3690万。此外,Q4数据显示,虎牙海外用户突破2000万,斗鱼则未明确披露其海外用户数量。

在单位收入上(Arppu),虎牙远超斗鱼,这说明虎牙付费用户的粘性远高于斗鱼,这一方面在于虎牙兼顾游戏与秀场直播的属性,另一方面也跟用户体验密切相关,相比大主播,观众更容易和中小主播建立更深的情感联系。

由此可见,虎牙在MAU上正迅速缩小和斗鱼的差距,并继续保持在移动端、海外市场的先发优势,利用自己的精细化运作继续提高单位收入。

对此,高盛、花旗、美银美林、汇丰等机构做出了选择,对虎牙给予“买入:评级——“在我们看来,虎牙的盈利能力已经得到证明,它的溢价估值目前都是合理的。虽然,目前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背后存在着相应的风险。但在如今电子竞技这个”蓬勃发展”的市场中,虎牙处于领先地位;入局在线教育展现了其不断完善直播生态,未来看点值得期待。”

麝战游戏直播下半场   胜者为王

伴随着游戏直播行业规模的进一步增长,这也同时吸引了越来越多玩家的参与,比如视频平台B站及快手等新玩家的强势入局,二者在资本及跨平台流量的支撑下来势汹汹:

在快手方面,2019年2月22日,快手进军游戏直播,同时推出了独立App“电喵直播”,截至2019年11月底,快手游戏直播日活达到5100万,游戏短视频日活达到7700万,对此,快手方面宣称其游戏直播移动端日活已超过直播行业巨头虎牙直播平台以及斗鱼直播平台。

在B站方面,B站凭借平台拥有的超过180万的活跃游戏UP主,强势进入游戏直播领域。此外,B站还斥巨资投入到游戏赛事的版权方面。

B站曾对路透社表示:“游戏类内容是B站最大的品类之一,电竞又是其中最活跃的品类。B站已经是国内最大的游戏视频社区,我们拥有超过180万的活跃游戏UP主。电竞的迅猛发展已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趋势。”

在虎牙、斗鱼以及B站、快手上演的新老玩家之争当中,又是什么样的局面呢?

客观而言,在游戏主播的下半场,巨头之间的竞争是一场从流量、赛事、主播、营收等还是营收等综合实力的较量。

比如,就直播业内的老玩家虎牙与斗鱼来讲,二者的竞争已经从上市前对流量的竞争转变为对营收的竞争,其营收数据将直接二者的胜负结局以及体现资本市场对这两家的看法——在营收规模及盈利面前,虎牙毫无疑问是行业第一,而且在竞争方面,正如花旗的评论,“斗鱼管理层的谨慎有可能让其错失一些发展机会,在如今虎牙创新及加快发展的现实面前,斗鱼如果想要快速赶超不仅存在难度,而且需要时间。”

可以说,2019年,老玩家虎牙斗鱼之间的竞争胜负明显,接下来就是新老玩家的PK了。

那么,在老玩家及B站、快手新玩家的竞争当中,PK结果如何呢?

首先,B站与快手等新玩家能够进入游戏直播平台凭借的就是其平台的巨额流量。

当然,毋庸置疑,二者也在短时间内实现了游戏直播流量的突破。

接下来就是这些流量能否转化为营收,这种短视频导流的模式能否形成生态闭环呢?

以B站为例。

在游戏直播领域,除了自身流量输出转化之外,B站还将流量持续增长的希望寄托在了赛事版权方面,不过,即便B站投入几十亿拿到一些赛事版权与其竞争,然而,B站能否凭借赛事实现流量及营收的双增长呢?

这是一个未知数——赛事是一柄双刃剑,借助赛事,B站可以在短时间内快速提升平台的流量与付费用户,与此同时,赛事版权也会困住平台的发展,一方面是让平台更加依赖版权,另外一方面,在赛事版权价格逐步攀升的成本面前,投入与产出之间能否做到平衡这个很难预料。

“在没有S10-S12的情况下,虎牙、斗鱼等平台的观众可能会到B站观赛。但我们预计,在S10-S12结束后,仍有相当一部分观众会返回他们访问量最大的平台。如果来自中国的战队没有在比赛中走到最后,这种情况可能会更快发生。”花旗银行在其2019年12月5日发布的分析报告中对此表达了担忧。

2020年3月18日,哔哩哔哩公布了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和全年未经审计的财报显示,2019财年哔哩哔哩总营收67.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4%;2019年第四季度,哔哩哔哩营收20.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4%,连续七个季度超市场预期;2019年第四季度,哔哩哔哩净亏损3.87亿元,低于市场预期亏损3.9亿元,远高于2018年同期的亏损1.91亿元;2019年全年,哔哩哔哩净亏损12.88亿元,高于市场预期亏损12.5亿元,高于上年同期亏损6.2亿元。

在B站亏损规模持续增长的背景下,B站能否持续投入游戏直播,持续大手笔投入赛事版权值得关注,二来,B站二次元特征的用户属性能否与游戏玩家所兼容,这也是一个问题。

而对老玩家来讲,作为游戏直播领域的一员战将,老玩家一直耕耘在直播领域,在直播能力及用户规模方面均占据了一定优势,而且其同样在赛事方面有完整布局,并且拥有一定的运营经验,在过去几年获得了一定成功,公开资料显示,虎牙曾成功签约2020至2022三年韩国LCK赛事独家中文转播权,成为唯一一家拥有《英雄联盟》四大赛区联赛版权的直播平台,且拥有LCK、LCS、LEC三大赛区独家直播权。

此外,老玩家虎牙还在该领域推出了自有IP赛事降低成本——从2016年开始,虎牙开始直播手游电竞大赛,如今经过四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一定的影响力。

对于快手这种新玩家来说,由于短视频领域与老玩家游戏直播领域完全跨界,因此,在带来流量之外,二者的长期竞争如何只能GPLP犀牛财经只能保持持续观望。

此外,据老玩家虎牙最新财报显示:

在现金流方面,2019年第四季度,虎牙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人民币5.72亿元,而2018年同期为人民币1.92亿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虎牙拥有现金、现金等价物、短期存款和短期投资计人民币100.76亿元,现金储备较为充足。

这也意味着,在资本方面,虎牙拥有充足的粮草与B站、快手、斗鱼进行竞争,而且,这些资本还能够支撑虎牙通过其他创新业务,如虎牙教育等业务进一步获得发展。

虎牙的增长引擎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对于企业来讲也同样如此。

虽然伴随游戏行业发展虎牙实现了新的增长,然而告别直播上半场的极速增长之后,虎牙直播的增速在哪里呢?

这是所有投资机构关注的重点。

据伽马数据《2020年一月移动游戏报告》显示,中国游戏市场流水同比去年同期(2019年1月)增长49.5%,环比(较之2019年12月)增加37.5%。具体到产品方面,《王者荣耀》今年1月(春节月)的日流水,较去年春节月增长31.2%,其中春节期间的日均流水同比增长增长44.6%。

游戏行业的高速增长也同时让游戏直播获得了新的增长引擎。

作为游戏直播行业的龙头,显然,这对于虎牙直播来讲是一个新的利好。

然而,除此之外,虎牙保持高速增长的动力在哪?

众所周知,在游戏直播的下半场竞争当中,除了赛事与主播,接下来在巨头之间的竞争之间将是更为长远的博弈:无论是规范化还是精细化经营等方面,这注定了是一场持久的耐力挑战赛。

对于虎牙来讲,其增长动力则聚焦于游戏、电竞和海外市场。

在董荣杰对于虎牙未来走向的描述如下——,“虎牙除了一如既往的做好游戏,做好电竞之外,非游戏的直播也会是虎牙未来的重点。”

“展望未来,将继续在内容多样化、产品创新和技术升级等方面投入。我们认为,这些投入将帮助我们维持长期增长并在未来带来更多机会。”虎牙首席财务官刘晓钲表示。

也就是说,在虎牙的下一步增长引擎当中,电竞赛事、海外扩张及技术将是虎牙发力的重点方向,而在这几个方面,虎牙早已布局并且取得了一定成果。

据虎牙最新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虎牙的海外扩张计划进展相对顺利。2019年Q4,虎牙海外月均活跃用户数约2000万。虎牙旗下海外直播平台Nimo TV在Google Play开发者大会中斩获泰国地区最受用户欢迎应用和最佳娱乐应用两项大奖。

据Gamewower对于虎牙的观察显示,如今的虎牙正在逐渐加大对于游戏内容的关注:

2019年第四季度,虎牙直播了117场第三方电竞赛事,包括2019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绝地求生全球总决赛等,累计观看次数达5.3亿。

除了转播国际赛事,如今的虎牙也在筹备自办赛事内容,3月将进入密集期:《王者荣耀》第三季虎牙明星大腿杯已开启线上报名,已经于3月7日正式开打,《和平精英》猛男杯如火如荼进行中,此外还有HMA、HSL、枪神杯等一系列赛事也将陆续上马,有望在特殊时期继续稳定电竞用户流量。

此外,除了从打造内容方面加强投入之外,虎牙还一直重金投入技术,坚持用技术驱动内容制造:

截至2020年2月29日,虎牙开放平台已有1000+注册的开发者或开发团队,上线了50多个小程序,自2月15日上线付费小程序后,已有4款付费小程序上线。自推出以来,累计已有近5万主播安装使用过平台上的小程序;

2019年12月,虎牙与华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打造“云+AI+5G”的技术优势,进一步夯实自身在“云+AI+5G”方面的落地和直播行业领先地位。

与此同时,伴随着虎牙的全面升级,这也将推动整个直播行业的技术发展及变革。

2020年2月20日,海外股票分析机构Markets Insider发布评论文章,看好国内游戏直播领头羊虎牙在未来继续保持强劲增长。该机构认为:虎牙直播的发展非常迅速,无论是在海外还是在中国本土市场,都拥有巨大的机遇。同时,考虑到公司的巨大增长,当前虎牙的市值正处于价值洼地。

或许,在直播这个战场当中,虎牙已经用连续9个季度持续盈利的事实证明,虎牙从来都没有让人失望过,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虎牙将值得期待。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