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股价快跌到1美元的趣店,罗敏的“新药方”能治本吗?

  国内最不按套路出牌的非典型互联网公司是谁?于见认为是趣店。

  它在创立短短6年的时间里就已经实现了成功赴美IPO、在众强林立的互联网金融江湖中占得一席之地等诸多里程碑。与此同时,趣店CEO罗敏的“大嘴”属性和公司频繁涉足大量跨界行业领域的布局也让它故事性十足。

  近期,大风大浪中发展起来的趣店又一次掀起了舆论的热议,其中关注点有二。

  第一,趣店在近日发布了公司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净利润大幅缩水、营收下滑、拖欠率上升、放贷量缩减、核心高管辞职等诸多负面信息让它备受争议。

  第二,趣店几乎在财报发布的同期又高调上线了旗下奢侈品电商“万里目”项目,从高达百亿补贴的“手笔”上看,趣店对“万里目”不是一般的看好。

  从建立科技赋能金融的开放平台,到跨界到跨境奢侈品电商领域进行布局,趣店近年来的造梦故事从来不缺气势和大手笔。那么这一次,趣店会继续沿袭自己“中概股獐子岛”的名号,还是会一扫上市以来的阴霾,重回过去发展的快车道?

  万里目,用社交电商的玩法切入奢侈品电商

  不得不说的是,趣店在近期切入奢侈品电商领域是有着独到眼光的。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国际知名奢侈品品牌香奈儿、爱马仕、劳力士等因为全球性疫情的影响相继宣布停产,在奢侈品行业一片“哀嚎”的大背景下,趣店的强势布局很有可能会给它带来惊喜。

  基于此,趣店推出了一个名为“万里目”的跨境奢侈品电商项目,并且一经上线就打出了“百亿补贴”口号,声量上大有和天猫京东、拼多多这“三强”掰一掰手腕的架势。

  据悉,“万里目”平台中目前已经上线了包含Gucci、LV、Burberry、BV、巴黎世家、加拿大鹅、Lamer、SK2等等“高奢”品牌,平台贵气十足,与其他综合电商平台的观感完全不一样。

  有趣的是,这样的一家奢侈品电商采用的却是“接地气”的社交电商玩法,老用户拉新可获得抵扣商品金额的“万里币”、类似三级会员体系的分销奖励机制、总计高达百亿的补贴政策......万里目想要通过这种形式来形成自己从零到一的冷启动:在目前的政策下,用户首单购买相关商品的价格可以被拉到很低,这无疑具备很大的诱惑力。

  从更深层次的商业模式上来看,不得不强调的是,“万里目”继续沿袭了趣店一贯的“大胆”。因为趣店并不是切入单纯的海淘或社交电商领域,毕竟这些赛道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已经拥挤不堪,它颇具创新性地将海淘+奢侈品+社交电商的玩法进行融合,希望以高单价的高奢商品为切入点,挤进国内电商阵营。

  所以从目前看,“万里目”项目到底能否成功就要看趣店方面的运作与经营能力了,它能否将奢侈品电商与社交电商进行打通、创造出属于自身的核心电商优势壁垒?这个问题还有待观望。

  去金融化,趣店留下的更多是“八卦”

  从趣店的“万里目”项目谈起,我们就不得不提及近年来趣店的“去金融化”战略。

  从“趣分期”发展起来的它固然通过互联网金融领域收获了自己的第一桶金,但众所周知的是,校园贷、现金贷等投诉与丑闻始终伴随,这可能是趣店一直想把自己的金融业务往开放生态方向、甚至干脆布局大量“去金融化”项目的初衷。

  可惜的是,这些尝试更多留下的是“八卦”,而非实打实的硬成绩。

  从项目情况上来看,趣店真的是践行了除了主营业务还能看、其它都一地鸡毛的跨界创业属性。

  汽车新零售领域的“大白汽车”、在线教育领域的“趣学习”、家政领域的“唯谱家”、社交领域的“相同”、公寓行业的“春眠”......再包含此次奢侈品电商领域的“万里目”,这些都是“去金融化”的尝试。

  可惜除了刚刚推出的“万里目”,其他过去的尝试几乎都以失败而告终,而且在失败之余,还留下了大量趣店CEO罗敏“说大话”、裁员、“打脸”、信誉堪忧、反复无常的坊间“八卦”。

  这也可能是趣店2019第四季度净利缩水近八成、D1逾期率飙升至20%的深层次原因。

  最新的报告数据显示,在2019年第四季度,趣店集团实现的总营收为19.32亿元人民币,环比大幅下降超过25%;Non-GAAP调整后净利润为1.57亿元人民币,环比下降超过85%,同比下降近80%。

  而在项目情况之外,趣店CEO罗敏个人留下的“八卦”就更多了,这一直让趣店在行业中存在着信誉堪忧的质疑。

  除了众所周知的以“千亿美元小目标”为代表的喜欢“吹牛”、“说大话”却频繁被“打脸”的个人形象之外,罗敏还被不不少人在生活作风、管理风格上进行嘲讽。

  坊间热议的是,“罗敏的足球副总裁和足球小将们”怎么样了?”大概熟悉罗敏和趣店的人都知道罗敏爱好足球,恒大的许老板在足球方面是前辈,罗敏也不甘落后,听说一周踢一次球,当然,除了罗敏之外,其他人负责让罗敏进球就行了。恒大曾经有个顺口溜:“只要足球踢得好,年后升官跑不了”,于见觉得这句话应该也适用于趣店。

  据说,平常罗敏都配着6个保镖(其中还有一个是柔道冠军,有一个是海军陆战队退役的负责停车),就像当年冯仑打的比方:有些所谓的巨富,每天心里都不踏实,身边的保镖加到8个还不够。此外,还有专门为他做饭的厨师,以及5W一瓶的红酒。感觉暴发户的春风迎面而来,要知道马蓉最喜欢的一款限量版包包才3W元,这样的红酒,于见别说喝,这辈子能不能见到还是个问题。

  关于罗敏个人作风层面就更“毒舌”了,比如在趣店股价持续暴跌之后,像“罗敏上市前离婚的糟糠之妻,和二婚的90后美眉,今天作何感想”这样的评论在富途上也能看到,似乎罗敏的个人形象已经成为网友的群嘲对象。

  客观来看,网上对于趣店和CEO罗敏的众多“八卦”并非全都是真的,这些讨论也与趣店的实际经营情况没有什么直接关联。但考虑到趣店目前的股价已经跌到了1.35美元/股、总市值只剩3.52亿美元,趣店倚赖的去金融化之路可能注定艰难。 

  当“典型的不专注正业的滥投公司”成为趣店以及罗敏个人的“标签”,趣店最新的“万里目”奢侈品电商项目注定惹人非议:这一次,别再是罗敏像提拔足球小兄弟似的“拍脑袋”产物了!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