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阅文直面风波

 

文 | 柳华芳

一次生态模式多样化的并行探索,却引来劈头盖脸的全盘否定;一场网络文学的世代升级,却被恶搞成一次公关危机。

阅文集团最近有点烦,本是探索生态模式,一边坚持付费模式,一边探索免费模式,一边深挖IP价值,一边探索场景扩张,一门心思地做大做强网络文学生态,却陷入了以讹传讹的舆论风波之中。

冥冥之中,暗流汹涌,有人故意编织谣言、挑拨离间,试图将阅文和作家们推向对立面。

虽为前任时期的合同偏差,阅文新管理层并没有回避问题,而是坦诚面对,召开恳谈会,倾听作家心声,酝酿新一轮的变革和优化。

阅文是网文生态航母,作家是生态之根

众所周知,阅文是网络文学的市场老大,又是一站式产业链平台,旗下品牌有二十多个,堪称网络文学生态的航空母舰。

2019年,一部《庆余年》网剧非常火爆,成为网文IP影视改编的经典之作,小说原著正是来自于阅文大平台,作者是知名网络作家“猫腻”。

网络文学正在走向主流化,涵盖都市、仙侠、科幻、游戏、历史、军事等众多品类,医疗、刑侦等曾经的冷门题材也大获成功。网络文学的美好时代刚刚开始,正处于百花齐放的大时代,而阅文也始终将作家视为生态之根。

 

阅文设计了“IP共营合伙人”制度,推动作家IP作品的改编和开发,反哺作家个人影响力和品牌力的升值,而阅文白金大神成为作家群体中的佼佼者。

五一假期后的第一天,在阅文作家恳谈会上,阅文新管理团队表示,“作家是阅文平台的根基,内容生态不只是阅文的,更是属于作家的;将联动腾讯在内的广大行业合作生态,不仅继续巩固扩展付费阅读,为IP的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同时通过更多资源支持新模式探索,为更广泛的作家创造更多元的回报。作家的收益和创作环境的提升,是健康生态的保障。”

而现场作家表态:“作家和平台是鱼水关系,大家一路相互扶持,才有了产业今天的局面。大家的价值方向是一致的,应该一起做大蛋糕。”

阅文和作家之间不是对立关系,而是共生共赢、唇齿相依的关系,他们一起推动了网络文学的繁荣,并带动网络文学走向IP价值时代。阅文管理层更新换代,不是小说般的江湖故事,而是阅文平台走向大生态协同的一个必经阶段。

谣言中伤的背后,阅文站在作家维权最前线

此次风波,网络谣言升级为网络暴力,中伤了阅文,也对作家尊严构成了亵渎,让人扼腕叹息!

1、李代桃僵,谣言中伤新管理层,挑拨离间阅文和作家的关系

有些文章称:“新管理层上任后推出新合同,是对作者的压榨,对作家尊严的践踏。”然而,事实是,所谓的新合同是前任管理团队时期推出的,新管理层的真正角色是拨乱反正、倾听民意、调研修正。

新管理层履新之后,发布了一封内部邮件,强调:在保持、巩固既有付费阅读模式的基础上,整合阅文旗下多个产品平台与腾讯丰富的产品平台和流量优势,帮助创作者与用户建立更强的连接纽带。

阅文在不断创新和升级生态模式,探索更多未来可能性,创造生态多样性,让不同层次的作家找到生存之道。810万作者是一个超级庞大群体,阅文要努力让更多的人得到收益,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制造谣言的人是谁?目前尚不清楚,应该不会是作家,作家总是会希望平台越来越好,因为作家和阅文是唇亡齿寒的关系,搞坏了生态,砸掉的是所有人的饭碗。

在阅文的作家恳谈会上,作家们表示,真正作家要的是理性协商与积极改变,不是网络暴力,“对于砸锅掀桌子这种做法,我们是坚决抵制的”。有作家认为,“讨论版权,讨论商业模式和权益是一个商业规则的问题,我们都认同,但用恶意举报、辱骂、扣帽子的方式去威胁作家断更,是对作家的绑架,更是直接破坏和伤害我们这个生态。”

2、士可杀不可辱,原则问题不沉默

这也是一则谣言:“腾讯阅文将已逝作家作品免费上架,吃绝户”

这是一个渠道分发授权的一个问题,有一点Bug,阅文已经堵上漏洞了。作家“三痴”的稿费,阅文始终在发放,并由家人继承。

这个问题涉及到阅文的平台价值观,阅文没法装作看不见,必须澄清一下。阅文做网络文学不是一两年,这类问题属于平台运营的基本规则体系,也是有法律框架的。

士可杀不可辱,支持阅文发声维权,同时,这也是同类问题的一个解决方案范式。

网络文学已经是文化产业增值的创意来源,也成为盗版重灾区,每年造成行业损失超过50亿,直接侵害作家权。但是,作家个人维权成本高、难度大,阅文集团主动出击维权,提升技术防御能力。2019年全年总计下架侵权盗版链接近2000万条,用平台的力量,保护作家知识产权。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PC端网络文学盗版损失规模缩减至17.1亿元,同比2018年下降24.7%;移动端盗版损失规模为39.3亿元,同比2018年上升10.4%,呈现出明显的反弹迹象。

2019年,为了维权,阅文集团发起民事诉讼1500余起,年处理侵权案件近2000起。其中一个案例,阅文维权起诉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文学和神马搜索,2019年11月终审胜诉,系国内首例客户端平台与搜索引擎被判共同侵权案。如果是作家个人对阿里这个级别的企业进行维权诉讼,打官司都打不起,只有作家才理解阅文的努力。

拥抱工业化,不能画地为牢

好莱坞为什么能诞生那么多影视作品,不是美国演员、导演、编剧有三头六臂,而是美国电影产业的工业化水平非常高,很多工作都是流水线化的高效率协同。

阅文有中国最优质的网络文学资源,在网络文学商业模式上已经非常成熟,现在正在迈向新阶段,强势推动网文IP的价值释放,将网文生态对接上影视、游戏等产业,让网文IP二次闪光、价值再造。2019年,阅文向合作方授权约160部网络文学作品改编,涉及影视剧、网络剧及游戏等多种形式,《庆余年》的巨大成功是一个典型案例。

收购新丽传媒,是阅文的一个关键布局,完成了IP开发全产业链的基础搭建,探索IP泛娱乐开发的工业化,将加速优秀网文IP走向影视、走向大众、走向主流。

成立阅文游戏,投资福煦影视、彩铅动画、“音熊联萌”,收购新丽传媒,阅文构建了IP全链条的能力体系,并让网文IP价值探索走向工业化阶段。

 

同时,腾讯也拥有中国最大的泛娱乐平台、社交平台等不可替代性的关键资源,形成了网文IP价值裂变的多样化场景,每个场景都可能产生新创意和机会。

无论是工业化,还是场景化,阅文都在积极探索,而不是裹足不前、画地为牢,展示出了行业领导者的能力和眼界。当然,作家群体规模巨大,阅文也很难照顾到每一个作家,创作者生态也需要不断提高文学品质、审美情趣等,才能创作出更具时代精神的佳作。

如果一味地沉溺于旧模式,网文创作生态很容易形成阶层固化,出现创造力衰退的熵增现象。阅文在营收模式、IP开发等方面的探索是超越了网络文学行业,走向了跨界联合,走向了专业化、精品化、工业化。

开放连接的腾讯,梦想进阶的阅文

网络文学很多,平台也不少,但只有极少数平台能够打通文学、影视、游戏的IP价值链,而阅文是行业领袖的角色。

没有绝对完美的人,也没有完美无缺的网文平台,阅文遇上一些变革波澜,是正常现象,不影响阅文的大格局和基本面。

腾讯不仅仅是一家互联网公司,更是一家服务全民、连接全民的世界级企业,我们不用担心腾讯的战略布局。腾讯在内容产业布局太深,遍及文学、音乐、影视、体育、游戏、资讯、动漫等方方面面,是典型的产业链基石型的平台公司。

腾讯是一家非常克制的公司,尤其在用户体验、平台生态、企业价值观等方面,已经是世界级的超级企业。科技向善,是腾讯的价值观,自然也是阅文的价值观。

幸运的是,腾讯主张开放连接,也能俯下身子,倾听用户心声,并用产品经理的精神进行改良和优化,一切向着正能量发展。

在我看来,阅文的进阶之路也是一条开放连接之路,他们想让优秀的网络文学走向大众、走向主流、走向世界。

也许,下一个金庸、下一个琼瑶会是网络作家呢;也许,下一个刘震云、下一个二月河也是网络作家;也许,很多年后,网络文学作品也可以出现《红与黑》、《老人与海》这样的传世之作。

Author image

kerw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