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加入阿里88VIP,网易云音乐就能咸鱼翻身吗?

   近日,于斌注意到一则新闻,网易云音乐成为阿里体系外首个与88VIP战略合作的互联网产品。而在此前,阿里曾重金投资网易云音乐,并加强了网易云音乐与其旗下的虾米音乐的版权合作。

  而今年,网易云音乐还持续砸钱,相继官宣与吉卜力工作室、少城时代达成版权合作,和滚石唱片、华纳版权达成战略合作等,甚至市场还有传闻称网易云音乐将与环球音乐达成版权合作。

  几则新闻,让“黄袍加身”、抱上阿里大腿的网易云音乐,似乎找到了走出版权迷区的金钥匙,打开了在线音乐之路的大门。

  而实际上,2020年,在线音乐平台之间的较量可谓此起彼伏,在线音乐平台与传统唱片公司的握手,也自然有各自的如意算盘。但是,于斌认为,网易云音乐的一系列举动,未必是其逆袭的机会,反而可能是其经营承压的无奈之举。

  网易云音乐的快速崛起之路

  2013年,网易云音乐上线,曾因为其界面简约、歌曲推荐,以及具有发布与分享歌单、评论等功能,而被网友誉为最有良心、最有逼格、最有情怀的音乐软件。

  也因为如此,网易云音乐完成了第一批死忠粉的原始积累,截止目前,网易云音乐官方称已拥有8亿多注册用户。随着用户量的增长,网易云音乐也开始在商业化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并在互联网音乐界快速崛起。

  但是令人费解的是,网易财报上关于网易云音乐的营收数据,一贯都是轻描淡写、闪烁其词,不予披露。这也让外界对网易云音乐的收入构成和实际营收水平表示质疑。

  纵使其真实数据与网易大盘一样亮眼,但是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回顾网易从上线至今的发展历程,我们也不难看出,其快速崛起,也有一定的背后逻辑。

  例如,网易云音乐从产品设计与功能定位上,占有先发优势。通过其极佳的产品使用体验,也很快俘获了第一批用户的青睐。而在运营方面,网易云音乐独创的UGC上传歌单功能,多维度“文艺范”格调的品牌宣传等,是保持着超高用户粘性的利器。

  此外,在原创内容输出端,网易云音乐也力邀明星、专业音乐人、DJ进驻,专业的私房“歌单”和音乐推荐,极大的丰富了平台内的音乐内容;因此,网易只用了短短两年时间,就超越了虾米音乐等前辈。

  从此,网易云音乐凭借其黑色背景唱片的UI专利、带着浓郁情怀的伤感评论,以及强势的煽情式营销,从一款名不见经传的音乐软件,登录各大应用市场热门下载排行榜。

  网易云音乐的不归路:人称“四不像”

  近日,网络上传出网易云音乐和抖音正式宣布达成合作,共同致力于“音乐+短视频”内容生态建设的消息,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双方将加强对音乐人和音乐作品的扶持、宣推的信号。

  尽管网易云音乐在商业模式、业务逻辑上的探索从未停止,但是关于网易云音乐“不务正业”的说法也是甚嚣尘上。尤其是网易云音乐推出5.0版本之后,很多用户直呼“不忍直视”。

  无论是新增的视频页、视频分类页,还是泛滥成灾的小广告,都让很多用户吐槽一片。甚至有的用户认为,网易云音乐为了牟取商业化变现途径,早已丧失了音乐情怀与创业初心。而其上线的音乐商城,也被用户广为诟病。

  “音乐APP卖演出票我还可以勉强理解,但是云音乐商城里边除了耳机、乐器之外,竟然还卖美妆产品、玩偶、T恤,感觉是不务正业。”有的网友如是说。

  于斌也发现,早些年,在其它平台的《乐队的夏天》、《明日之子》、《中国好声音》等节目热度与口碑齐飞的音乐红利时代,别人家的营销活动热火朝天,网易却在打着小众情怀的旗号,大力发展“云村”,推出Mlog功能、“主题”和“热评墙”板块。

  随后,还开始招募游戏主播,接入LOOK直播等,并先后与亚朵酒店、屈臣氏、瑞幸咖啡等联合进行会员体系的运营,这些都让很多互联网圈内人士表示看不懂,除了认定为其“不务正业”,也确实难以理解。

  至少,对于版权资源匮乏的网易云音乐来说,在网友上传的歌单里,太多灰色无法点击的歌曲内容,对于一个专业的音乐平台来说,本身就是致命伤。

  而当其用户连基本的听歌需求都无法满足时,网易云音乐却还一心想着做社交、做电商,不得不令人费解。甚至为网易因为打错牌,而错过了互联网音乐的黄金时代,而唏嘘感叹。

  网络上也有人调侃,过去看上去高大上的网易云音乐,如今已经沦落成了只剩下8亿注册用户,勉为其难收听其免费音乐的备胎。由此,网易云音乐对于热爱音乐的年轻人来说,似乎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只追求音乐情怀的纯情少年,而是一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版权之殇:网易云音乐难于走出的困境

  众所周知,在目前国内所有的文化产品中,只有音乐与图书相关的知识产权,法律法规更加健全。所以人们在这方面的版权意识也更加强烈。而从过去的唱片、磁带等衍变过来的网络音乐,一样绕不过版权这道坎。

  在这方面,困惑网易云音乐的版权问题,由来已久。为了解决版权问题,网易云音乐确实也不遗余力。但是时至今日,网易似乎还是没有走出版权资源匮乏的迷区。

  据媒体报道,该公司的司法风险高达200多条,其中最多的就是侵害录音录像制作者权纠纷,这无疑与网易云音乐的歌曲版权问题存在着莫大的关系。

  为此,互联网上,关于网易云音乐版权问题的讨论,也是此起彼伏。于斌就经常看到知乎上关于“网易云音乐的版权问题还有救吗?”类似的问题,以及很多民间高手奇葩的高赞回答。

  如果说版权只是网易云音乐自己的事情,但是当用户收听歌曲,看到的歌曲名字都是灰色的,又或者要付费才能收听。那种无力感,却是要网易云音乐的忠实粉丝来买单的。

  2019年9月,网易云音乐抱紧阿里的“大腿”,获得阿里巴巴高达7亿美元的注资,并加强和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的版权合作。

  但是,在音乐领域,流行化与大众化才是永远的主旋律,头部歌手资源的匮乏,让网易云音乐在优质音乐资源的展现上捉襟见肘。

  而从网易云音乐与华研国际之间的版权交易,3年花5亿,才买断2000首歌的版权,也不难看出,网易云音乐在音乐版权的资源上,与其它的音乐平台有着多大的差距,而其版权资源又是何其的匮乏至极。

  变现之困:格局已定,网易云音乐恐难突破重围

  传闻中将与网易云音乐合作的环球音乐,虽然为世界规模最大的唱片公司,以接近30%的市场份额领先于索尼音娱和华纳音乐。但是,值得一提的是,网易云音乐此前已通过转授权从腾讯音乐获得了环球音乐的版权,所以,即使网易云音乐真与环球音乐达成合作,用户在网易云音乐上听到的歌依然没有变多。

  对比其它互联网音乐平台,网易云音乐是相对孤立的。虽然有百度注资、阿里巴巴助力其加入88VIP会员阵营,但是依旧难以破解其生态扩展的难题。因此,在版权成本不断上升的同时,网易云音乐也面对商业化变现之困,似乎走到了互联网音乐的死胡同里。

  再者,在线音乐平台大局已定。腾讯音乐凭借较为完整的生态与商业模式早已深入在线音乐版图的用户腹地,并凭借其绝佳的口碑遥遥领先。

  而网易近期因为其用户评论区负能量爆棚,各种“网抑云”“丧文化”的负面口碑一再发酵。在生态资源与品牌口碑双输的大背景下,网易云音乐恐怕很难凭借这种基础性的版权合作,去动摇已经固若金汤的市场格局。

  很多业内人士都认为,网易云音乐之所以在在线音乐平台的竞争中处于劣势,一方面是因为与其合作的音乐类机构并非独家。另一方面,腾讯音乐曾宣布其参与的腾讯控股牵头的财团,对环球音乐的股权收购,“相当于网易云音乐付费找腾讯音乐购买了版权”,也被视为是寄人篱下、拾人牙慧。

  结语

  如上文分析,网易云音乐除了被版权的问题困惑已久之外,最近,还因为“网抑云”等网络段子,再度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因此也不得不推出“云村评论治愈计划” 。从昔日的好评如潮,到现在的人人喊打,不过就几年的时间。而在其商业化过度、应对版权问题失守等方面,似乎也早已令其民心尽失,口碑受损。

  而从其所处的境地分析,外有腾讯、阿里布局音乐、遭遇两面夹击的竞争压力,内有用户端口碑下降、版权纷争不断、用户不满而持续出走的焦虑。因此,其也不得不将解决过去一度被忽略的用户体验问题,再次提上日程。只是,这时候出手,未免有些亡羊补牢的意味。

  在这个讲究开放、融合的互联网大时代,网易变现模式的单一性,产品生态的孤立性,都让其与其它强大的对手相比,相形见绌,这也早已不只是打错一张两张战略牌的问题了。

  如此,仅凭加入阿里88VIP、与环球音乐合作的网易云音乐,恐怕仍难以咸鱼翻身。相反,已经丢掉原本最有价值的音乐情怀、用户互动、共鸣与信任的网易云音乐,还能走多远呢?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