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药企内卷更惊人

作者:韫匿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在中国A股资本市场,素来有着“喝酒,吃药,炒股”的说法。

所谓“喝酒吃药”,即白酒股和医药股。在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喝酒吃药”这个不败组合每每都会受到投资者的青睐。

如今,这一组合正在被打破,药企业开始严重内卷了。

医药销售开始疲软

伴随各大药企2020年报的出炉,2020年全球药企榜单也进行了全新洗牌。

据MedTrend医趋势,2020年全球药企营收排名前十的分别为罗氏制药、诺华、艾伯维、强生、默沙东、施贵宝、辉瑞制药、赛诺菲、GSK、AZ。值得一提的是,罗氏制药已经是第三年跻身全球药企营收前三名榜单了。

与此同时,据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数据库更新的2020年全年医药行业销售数据显示,中国样本重点医院销售额排名前10的药企中,罗氏制药、诺华也赫然在列,分别排名第四及第六,另外8名药企分别为阿斯利康、辉瑞制药、恒瑞医药(600276.SH)、扬子江药业、石药集团(01093.HK)、拜耳医药、齐鲁制药、正大天晴。

然而,即便如此,尽管多家药企登上榜单前十,但是令人意外的是,这些药企的业绩总体呈现下降趋势。

在疫情以及政策的共同影响下,各大企业举步维艰,或关停或破产,药企也受此影响,业绩表现下降。

据犀牛财经统计显示,在中国排名前10的药企中,只有两家的业绩保持了正向发展,分别是石药集团、齐鲁制药,排名在前三的药企阿斯利康、辉瑞制药、恒瑞医药的营收均实现下降,其2020年实现营收分别为88.6亿元、77.2亿元、69亿元,同比分别下降5.04%、18.31%、5.61%。

排名前十的其他药企包括罗氏制药、扬子江药业、诺华、拜耳医药、正大天晴等2020年的营收也同样出现下滑,其营收分别为68.4亿元、57.9亿元、52.8亿元、49.4亿元、40.1亿元,同比分别下降7.94%、9.11%、0.75%、15.12%、8.66%。

在排名前10的药企中,国内药企和跨国药企数量各占一半,从总营收来看,国内药企的总营收为263.4亿元,跨国药企的总营收为336.4亿元。

不过,受带量采购等因素的综合影响,多家跨国药企的营收下滑,跨国药企的业绩增长率相对比于国内药企明显缓慢。如辉瑞制药2020年的营收,同比下降了20.6%,跌幅明显。

此外,受疫情和国家集采、医保谈判等进一步的影响,2020年中国重点城市样本医院市场销售额为2213.1亿元,同比下滑13%。

国内医药市场销售额从2013年的1699亿增长到2019年的2551亿,最高的年增长率有12.5%,最低的也有1.58%的增长率,几乎从未出现过负增长,而2020年是这近八年来第一次出现下滑趋势。

2020年,受新冠疫情的影响,门诊人次大幅下降。神经、心血管、抗感染、消化系统等医疗领域的药品销售额均出现负增长。

下降幅度最大的类别是神经系统用药,降幅在25.7%;降幅最小的是抗肿瘤药,约为3.7%。与此同时,肿瘤用药以303亿元的市场份额,相比于其他疾病领域用药,占据了最大的市场份额。

研发差距下的药企之争

除了销售额作为表象展现出差距之外,药企的内功则体现在研发上面。

2021年6月11日,美国制药经理人杂志公布的2021年全球制药企业榜单显示,罗氏制药及诺华分别占据前两名,2020年销售额分别为474.92亿美元以及472.02亿美元。

2021年全球制药企业TOP50的销售额合计7288.56亿美元,而前10名的药企的销售额合计3954亿元美元,占据整个榜单前50名药企销售额总数的54%左右。

罗氏制药的销售额甚至超出排名后13家药企的总和,而罗氏制药及诺华的销售额则超出排名后面20家药企的总和还多。

罗氏制药及诺华之所以傲笑全球,这与其巨额研发费用密不可分。

榜单显示,2021年全球制药企业前50的研发费用合计为1408.32亿美元,而罗氏制药排名第一,2020年的研发费用为113.01亿美元,同比增长9.79%,是唯一研发投入上百亿美元的药企。

不仅如此,罗氏制药的研发费用是后面23家药企的总和,罗氏能连续2年保持销售额全球第一的位置,可能主要原因就在于此—巨大的研发投入。

此外,研发投入超90亿美元的企业有3家,分别是排名第四、五、六名的强生、美施贵宝、默沙东,其研发费用分别为95.63亿美元、92.37亿美元、92.31亿美元。

榜单中,再生元制药的研销比极其引人注目,高达47.59%,甚至超出了研销比仅为23.80%的罗氏制药以及研销比超20%的另外21家药企,其中研发费用占据销售费用的三分之一的还有37.33%的Biogen勃健、32.83%的UCB优时比以及29.68%的上海医药。

全球制药企业TOP50榜单中,总共有15个国家的药企上榜,中国药企上榜数量有5家,在15个国家中排名第三,在中国入选的5家药企当中,主要包括排名第37名的云南白药、第38名的恒瑞医药、第40名的中国生物制药(01177.HK)、第42名的上海医药和第44名的石药集团,研发费用分别为47.41亿美元、42.03亿美元、38.93亿美元、35.85亿美元、32.42亿美元,而这也是中国药企上榜数量最多的一次。

药企开始了严重内卷

研发费用大幅上涨,药企生产经营的成本增加,于是药企们的严重内卷开始了。

只是,在中国,这表现为居高不下的销售费用,而非大量的研发费用,这体现在跨国企业及中国各个医药企业当中。

数据显示,罗氏制药销售费用接近2800亿元,扣除掉672亿元的销售员工薪酬后,用于学术推广、宣传、招待费等高达2118亿元。

而“医药一哥”恒瑞医药高昂的销售费用也是一直被质疑。2020年恒瑞医药的销售费用为98.03亿元,同比增14.99%,其中学术推广费用55.84亿元,职工酬薪费为29.83亿元,差旅费为10.24亿元。

与此同时,据犀牛财经研究显示,2020年,中国373家上市药企研发费用投入少得可怜,只有613亿元,数额不敌瑞士跨国医药企业罗氏制药一家。

药企们这样的“内卷”什么时候才能停止呢?

目前谁也没有答案。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