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90后也快到被人嫌弃的年纪了

作者:李东耳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35岁成为职场中的一道坎,如果到了35岁还是基层的一个大头兵,随时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被优化的目标。

对于90后来说,本来是对年龄没什么危机的,别说裁员了,不把老板炒了就算老板表现得乖了。

但如今,我也开始为年龄焦虑起来。

现在的90后大概可以分成3拨人,一拨是已经进入30大关的最大的那两茬90后,一拨是刚刚离开学校的95后,一拨是介于二者之间的正处在尴尬期的90后,而我,刚好是那尴尬期中的一员。

之所以说是尴尬期,正式来源于年龄。说小吧,我们已经是奔三的人了,不说二分之一,人生的三分之一已经快走完了;可说大吧,年龄的十位数上依旧是个2,事业有成儿女双全似乎离我还有点远。

正是因为这样的尴尬,同学们要么已经在某厂混成了小领导,要么已经在国外拿到了什么什么学位,要么在老家靠着老爹的关系坐在某机关办公室里玩三国杀,要么早已辞职在家带着还不会说话的二娃,而我,表面上在写字楼里干着光宗耀祖的工作,背地里却在几平米的出租屋里一边吃着挂面一边从豆瓣扣组上取经。

回想我的前半生,就像歌里唱的那样,考了那么多的试没想到只为了离开家,故乡再没春和秋只剩下匆匆来去冬夏,如今,故乡的夏也没了,唯一剩下的短暂的冬天,不是应付七大姑八大姨的寒暄,就是一边和越来越少的老同学打卡挨个老景点打卡,一边感叹时间飞逝。

也许大城市的喧闹并不适合我,但我以及离不开大城市了。倒不是说我舍不得大城市里的繁华,老家那个4线的小城市,我已经融不进去了。

我也不是没想过要不要回家,至少每天晚上守在老人身边听他们唠叨,可除此之外,我回去还能干什么呢?卖保险、做中介、还是考公务员?好像哪个都不容易,也都干不下去。

虽然在老家人眼里,我也是个高材生,也曾算是别人家孩子,但自己几斤几两心里还是有数的,而且在那个拼关系的小城,缺的并不是我这样的“高材生”,缺的是能够有办法自谋生路的,而我,无论是靠爹还是靠自己都没那路子。

所以,没那能耐,还是老老实实当个打工人吧,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