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女牙医的第二次创业故事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随着小康社会的全面建成,中国消费者将更多的注意力转移到身体与精神健康方面,口腔医疗健康服务得以逐步普及。实际上,近些年来随着社会化办医的推进,民营口腔医院迅速崛起,民营口腔医疗服务市场规模不断扩大。

由于居民消费升级以及口腔健康意识的增加,我国口腔医疗服务市场得到了快速增长,市场规模由2015年的757亿元增长到2020年的1199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9.6%。但我国口腔医疗市场仍然有待开发。

以下是关于她的真实故事:

王芳,55岁,天津。

在天津街道的附近,有一家看起来不起眼的牙科诊所。诊所面积不大,只有一名牙医和两位护士,却已经经营了15年。诊所老板叫王芳,一米六八的个头,标准的北方女人,在她的身上,你感受不到她是一名牙医博士。从业29年,拥有数家诊所,在2019年开始了自己的第二次创业。

柏油马路起伏不止,就像贴在海面上,我走在这条山区的路上,就像一条船,那年我18岁。就像小说里描述的那样,王芳也在自己18岁那年来到吉林大学医学部学习口腔医学,那一年是1987年,恢复高考的第十年。

“为什么当初选择口腔医学呢?因为第一志愿没考上。” 这位朴实的东北女人直言,“我当时最想考的其实是工程师,当时年轻觉得应该志在四方,投身建设祖国,那才是我应该去的地方。”对于这段过往,王芳坦言,自己是“阴差阳错”学了医学。

作为半路进修的专业,王芳一开始对口腔医学并没有过多的了解,学这个专业也是因为父母的一句话:学口腔可以自己开诊所。于是奔着以后能开一家属于自己的诊所这个简单的想法,王芳开始了长达15年的口腔医学历程。

“大学本科读下来,发现自己没有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怎么办?我想再读个研究生。”在王芳的话语里,这次读研的经历跟高考填志愿非常相似,又费了一大番功夫才完成。

“我们学校当时有个规定,读本学校的硕士必须要有三年的工作经验。”虽然隔了这么多年,王芳的语气似乎还有当年的一丝无奈感。没有办法,读完本科的王芳又在自己所属的医院分校工作了三年,这样才有资格报考学校的研究生。前后加起来,本科加上硕士一共花了王芳十年的时间。

0vfQOIFxyNz

其实这并不算什么,因为王芳接下来还要再花五年的时间完成博士的学业。“在当时的90年代,日本的口腔医学乃至整个医疗水准,在亚洲或者是世界来说,都是非常优秀的。这也是我去日本学习口腔医学的缘由。”带着这样的想法,王芳一个人坐船去到日本留学。

“当时决定去日本,完全是脑子冲动的选择。”王芳说。其实什么都没有准备,语言不通该怎样生活?所以王芳先不提学业的事情,先把语言搞定。就这样,王芳花了大半年的时间,粗略的学会了日语,然后就开始不断的给各大医学院写推荐信。当时一个人也不认识,也没有人推荐自己,所以王芳只能自荐,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收到了来自日本一所知名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然而,在准备入学的时候遇见一个问题,当时日本有规定,读博士必须要先读一个博士前期,时间为一年。就这样,王芳又花了一年的时间读完了博士前期。“读个医学博士,最快的话也要四年。” 说起自己坎坷的求学经历时,王芳哭笑不得。确实很少人读书像王芳一样,为了读个医学博士,一共花了15年的时间。用她的话来说,这个时候自己已经是个35岁的大龄博士了。

在日本读完博士后,王芳就回到了中国。学有所成的王芳想要实现她的初衷——开一家诊所。从日本留学回来后来到天津,在一家有日资背景的牙科诊所当一名牙科医生,积累工作经验。大概不到两年的时间,王芳就出来单干了。最后王芳在天津开了第一家牙科诊所,主要是给成年人看牙。

按正常来说,医生想要开一家诊所,应该提前筹备。不仅要提高自己的医术,也要大力宣传。等到诊所有一些名气的时候,才可以更好地经营。但王芳却反其道而行之。想要从零开始,磨砺自己。

当时诊所只有一个医生,两个护士,在这种前提下开始接客。王芳回忆当时的经历坦言,诊所在第四个月就开始盈利了,在当时的私立诊所里是非常罕见的。

0vfQPUaT0wk

对于在四个月不到的时间内就开始盈利,王芳说:“当时自己跟公立医院相比,其实没有任何的价格优势。在当时我拔一颗智齿大概要三百,这个价格你去别的医院也差不多。更重要的是,我的诊所没有报销,在这里患者要自己出钱,所以当时我跟公立医院相比。只能靠技术和服务取胜。”

怎样才能把技术、服务尽可能的展现出来?“首先要确定患者的定位,可以从中国人的生活习惯下手。对于一些城市里的人,他们对于爱护牙齿更有意识,并且诊所会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给他们,也能获得更多的认可。虽然跟公立医院相比没有什么价格优势,但我对自己的术后服务还是挺有信心的。”王芳说。

在当时王芳开诊所投入了50万,半年就收回了成本。这家诊所每年的营业额大概有200多万,利润也有100来万。王芳几年后又在北京开了另一家牙科诊所,生意也挺不错,每年除去所有的开销,王芳大概能挣个200来万。

但生意并不是一直都这么好,大概过了四年左右,当时经济不景气,很多店铺都倒闭了。诊所流失了很多客人,在半年内诊所的销售额就下降八成左右。

面对这种情形,王芳开始分析,把眼光放在了行业里。口腔医学其实包括了健康、美丽的理念,有很好的市场广度和运行空间。不管是从人口数量、服务理念还是市场需求,中国口腔医疗都是一个快速发展、具有强大市场潜力的新生产业。对于口腔行业的发展,王芳有独特的理解,也促使她开始第二次创业。

再说到牙科发展,王芳表示,每一个机构所形成的连锁反应,再分布到不同社区才是正确的发展道路。牙科具有典型的社区医学特征,每一个口腔门诊平均辐射范围是三到四公里,如果超过这个距离,辐射能力将会下降。

虽然有很多人坐飞机到北上广深去弄牙齿,但这并不是普遍的现象。很多人看牙齿因为复诊次数比较多,他们还是愿意到附近的社区进行医治。成熟的牙科机构应该通过连锁形式来扩展已有的规模,当受到人力、物力、财力的限制时,连锁发展才是行业的解药。

“现在的第二次创业,就是要成立连锁机构,聚集更多的行业人才。我想把和我有共同想法的人集合在一起,一起为这个社会做更多的事,帮助更多的人解决口腔问题。”有这种想法,其实跟王芳在日本的一段经历有关。

在国外求学那段时间,生活非常辛苦,打工是王芳留学生涯中除医学外出现最多的词语。在日本生活,必须要打很多份工才能维持生存。每天放学王芳就得去便利店打工赚生活费,要不然在日本根本生活不下去。

0vfQPV3gbRJ

对那种独在异乡的孤寂悲凉,王芳深有体会。因为经历过,所以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社会。“现在想做的,就是做一个真正帮助人的平台,为这个社会做点事,这就是我的想法。”王芳说。

「于见专栏」认为,随着越来越多消费者关注口腔问题,“颜值经济”也成为提升口腔行业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现在很多消费者为了拥有一口健康的牙齿,相关业务扩展速度比之前快了不少。从流量方面来说,新口腔消费者的需求越来越受到行业的重视。

信息科技的迅猛发展,为众多行业领域带来了堪称颠覆性的变革。对医疗行业来说,大数据、人工智能、3D打印、5G等新技术正前所未有地改变着人们的就医方式。特别在疫情时期,5G通信、智慧医疗等技术的应用有效地解决疫情带来的问题。

同时,随着数字化、信息化科技及互联网技术的深入发展,口腔医疗行业更新换代加速,基于5G通信技术的远程诊疗、基于3D打印技术的隐形正畸、电子病历的普及与应用等新科技与新技术在口腔领域的产业化应用,将会快速到来。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