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现在的未来汽车,一点也不未来


汽车行业发展上百年,至今仍是少年。

文|张一 聂恺

 

18℃的适宜气温,广州海珠区阅江中路380号,广州国际汽车展 4.1馆。

 

在这届以“新科技、新生活”为主题的广州车展上,小鹏汽车首发亮相了第四款量产车小鹏G9,这是其在中大型SUV市场布局的首款车。而另一家中国新势力造车头部公司蔚来汽车,则携旗下全系电动车ES8、ES6、EC6、EP9和旗舰轿车ET7入场,还首次搬来了“双层蔚来中心”。

 

不止小鹏和蔚来,智己汽车、岚图汽车、沙龙汽车等多家中国电动车品牌也在本次车展大秀新能源汽车。官方数据显示,这次广州车展国内外参展企业共展出了241辆新能源汽车,相比上一届增加了70%,其中中国的车企占了153辆。

 

“自主在崛起,新势力在进阶,科技在飞跃”,有人用这几个词总结了这股正在重塑行业的力量。这一切似乎印证着,新能源汽车正在开启属于他们的时代主场。

 

“现在新能源汽车的投资机会主要来自于品牌、智能化等驱动的产品力提升,整体市场已从补贴驱动变为产品驱动。”在IDG资本合伙人过以宏看来,现在的电动车还处在第一阶段,先实现电动化,再叠加智能化功能,最后发展至“无人”。

 

“从第一天起,新势力就把造车这件事当做智能终端在定义,而不是简单的交通工具,所以它注定不会是传统的模样。从终极方案看,电动车定是更便宜、更舒适、更环保的出行方式。”IDG资本合伙人俞信华这样描述电动车所承载的前景。

 

1

电动车再崛起的前夜

俞信华的这份坚信并不是毫无来由,若从更深处琢磨,我们甚至可以大胆地追溯到百年前,那个电动车崛起的前夜。

 

事实上,电动车和内燃机汽车几乎同时起步,电动车甚至还要更早一些。

 

早在1881年,法国人古斯塔夫特鲁夫给一辆三轮车装上了直流电机和铅酸电池,它的驾驶感受和现在的两轮电动车差不多。而在1888年,德国人卡尔·本茨才造出了第一台可以上路的内燃机汽车。

 

站在1900年的德国街头,你会发现路上跑的汽车中数量最多的是蒸汽车,其次是电动车,然后才是内燃机汽车。而在1916年,我们今天酷感十足的电动平衡车,已经灵活地穿梭在美国和伦敦的大街小巷。

 

不过,迅速走红的电动车并没有完全准备好。“一百年前就有很多关于电动车的尝试,但都没留下来。其实你别说100年前了,10年前的电子技术、材料及其成本等都支撑不起电动车的未来。”俞信华在谈及百年电动车历史时说道。

 

由于电池技术的限制,电动车的速度和续航问题日益凸显。此后,人类在不断推动着电池正负极材料、包裹技术等电池全产业链的创新发展。据电池原材料咨询公司Benchmark的数据,自2000年开始的15年间,锂电池成本每年降幅在14%左右。

 

一百多年前尚未实现的汽车端电气化革命,悄然卷土重来。

 

2003年,换上锂电池的特斯拉T-Zero,行驶里程可以达到480公里。2007年,LG化学的电池方案进入通用Vlot电动车项目的备选清单。

 

但那时电动车的前景并不明朗,颇有反共识的色彩。刚刚登陆纳斯达克的特斯拉,随即遭到美国CNBC知名主持人吉姆·克拉默在节目中的公开挑衅。几乎没有人能料到,这家IPO发行价美股17美元的电动车公司,10年后的股价能飙升至超1000美元,市值超过丰田、比亚迪、大众等全球第2-10名汽车巨头的市值总和。

 

站在同一历史拐点远望,俞信华展开回忆,“我们也是从那时开始关注和思考电动车未来的。”

 

这个彼时已在中国扎根了近15年的头部机构,以投资电池材料为契机,从2007年起开始密切关注并跟踪中国电动车领域正在孕育的改变,这是绝对的少数派。

 

“电池技术的迭代、电池成本的下降以及全产业链技术的创新突破,是电动车发展的关键变量。”俞信华补充道,“后来大约在2010年,我们开始研究电动车。当时我们模糊地认为电动车可能是(未来汽车发展的)一个方向,且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应该是接下来的核心命题。”

 

 

2

把握中国电动超车的10年

把视野聚焦在中国,慢慢等来好时候。

 

早在20年前,时任奥迪总规划部高级技术经理的万钢,在带领德国汽车工程师代表团回国考察后向国务院撰文提出,“中国汽车产业要实现跨跃式发展,新能源汽车是切入口。如果中国发挥体制研究优势,速度很容易赶得上。”

 

和内燃机汽车不同,电动车没有复杂的动力系统和传动系统,它给中国汽车工业提供了百年一遇的换道超车机会。

 

伴随着2009年“十城千辆”工程的启动,在这条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全新赛道上,先后涌现的中国造车新势力公司超过100家。

 

俞信华对36氪介绍说,大约在2015年前后,IDG正式成立了汽车小组,其中不乏几位深耕理工科的PHD人才。团队一起集中走访了四五十家新造车企业、访谈了二三百人,系统性地对中国新能源汽车生态链做了深入梳理与研究。

 

“当时在产业初期,看得懂行业的人凤毛麟角。当时有人开玩笑说,去知乎上刷刷帖子都能解决一大半的技术问题。但我们当时用了很慢的方法,去找来最前沿的paper,看硅谷团队的研究方向、创新点,再把排名前几团队里的核心人物的paper全部打印出来再研读,使得我们可以快速形成认知,判断哪些方向是属于未来的。这对我们后续和创业团队深入沟通,也提供了很大帮助。”

 

沿着这个路径,IDG在2016年投资了蔚来汽车;在2017年A+轮入局小鹏汽车,成为其最大财务投资方,并在B轮、C轮坚定加注。如今的小鹏,成为了会造车、造飞行汽车、还研究机器人的小鹏。

 

这一系列的投资动作,俞信华本人也亲自参与其中。

 

“当时我们内部统一了认知,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是核心方向,到现在依旧未变。未来汽车最难的不是造出来,而是如何定义。”俞信华对36氪表示。“新势力受益于电动化新兴机会,可以依靠新电子电气架构,在打造智能化用户体验上形成一定优势,他们可以率先启用更先进的EEA(电子电器架构),更容易实现智能化的领先,打出产品差异化。”

 

电动车的市场前景在俞信华看来足够大,而其还将重构汽车供应链。“过去大量集中于消费电子领域的供应商,已经在进行汽车电子的布局。随着电动化、智能化趋势持续深入,例如智能座舱、微电机等体验升级,消费电子的渗透率会越来越大,消费电子从智能手机到智能汽车电子转型升级,这10万亿市场具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在谈及智能化,一道绕不过去的门槛便是自动驾驶技术,它是一辆智能电动车的灵魂,这也是IDG所看重的细分板块之一。

 

自动驾驶技术的三个步骤分别是“感知”、“判断”与“决策”。如果打个比方,你也可以理解为“眼睛”用以收集外界的信息,通过“脑”把看到的东西抽象形成模型,再加以判断、做出决策,然后用“手和脚”去贯彻执行。

 

跟踪自动驾驶赛道多年的过以宏,介绍了这样两种技术路线。一种是从L2、L3辅助驾驶逐步演进到L4无人驾驶,以特斯拉为代表的整车厂更青睐于此;另一种是直接研发L4级高级别无人驾驶技术,然后在整车上进行普及适配,这种跨越式路线的实践者则以小马智行、文远知行、轻舟智航、ZOOX等自动驾驶公司为多。

 

“自动驾驶的技术路线虽有‘门派’之分,却绝不是非黑即白。”过以宏提供了这个别样的角度。

 

自动驾驶技术是异常复杂的系统性工程。渐进路线最开始不被看好能逼近于L4,但发展至今,却有着不错的进展;而跨越式则认为落地时必须做到真正的无人驾驶,实则过程中还是需要“有人监管”的测试与迭代。所以,无论是从哪端为起点,自动驾驶技术的创新跃进,都无法用“突破瓶颈”来形容;而是一个通过全系统性创新,去无限逼近于理想状态的过程。

 

在中国自动驾驶公司尚未萌芽时,IDG便开始寻找优质的自动驾驶人才和项目。早在2016年,IDG便在A轮投资了硅谷无人车独角兽ZOOX。同年,在中国,小马智行便在成立之初获得了IDG的天使轮投资。

 

按照过以宏的说法,IDG投资自动驾驶的核心逻辑,即“志在必得”四字。“什么是志在必得?我们的目标是,当无人车得到上路许可的那一天,针对这两类公司——以无人驾驶技术驱动的智能汽车、装配于整车上的无人驾驶技术,IDG要占有市场上最大的份额。”

 

“虽然终局与途径相关,但哪条路也许都走得通。所以我们最大的风险,不是投错,而是错过。”这昭示着过以宏对自动驾驶技术的理解与笃定。

 

此外,作为电动车心脏的动力电池,占到了整车总成本约42%。

 

俞信华分享说,IDG主要从两个方向进行动力电池的布局,一个是从消费电子端切入做电池,比如对欣旺达的投资;一个是从整车厂端切入做电池,比如对蜂巢能源的投资,后者最早是长城汽车的零部件部门。

 

跟踪动力电池的15年来,IDG对这一赛道的认知也在持续积累和迭代。俞信华认为,长远来看,动力电池并不是电动车的核心零部件,它最后会是一个标准化、可规模化量产的能量模块、能量载体的角色。

 

经过10余年的布局,IDG在电动车产业链已涵盖整车厂、汽车电子、自动驾驶、动力电池、芯片等全维度投资版图。投资的产业链公司包括:小鹏汽车、蔚来汽车、阿尔特、小马智行、文远知行、Momenta、ZOOX、嬴彻科技、轻舟智航、宽凳、禾多科技、Luminar、北醒光子、美新半导体、地平线、天奈科技、欣旺达、海博思创、蜂巢能源、星星充电、重塑科技等。

 

“在新能源车赛道,未来有10年以上是高速发展期,技术进步和集中度上升是行业趋势。”俞信华判断,在智能出行领域,中国有很大的机会诞生一批“世界级公司”。

 

3

现在的车,还不是面向未来的汽车

10年,电动车在汽车市场的竞争格局和势头明显转变。

 

这10年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从年产量仅7181辆,到现在10个月(2021年1-10月)卖出超250万辆;电动车领头羊特斯拉的市值从17亿美元,到现在的1.14万亿美元。

 

“现在大多数的汽车还只是初步的电动化,谈不上是面向未来的汽车。”俞信华说道。“真正的未来汽车会是一个‘移动的智能终端’。人类的双手和注意力将彻底解放,在车里做更高效、更有价值的事情。”

 

车不仅服务个体,作为终端的运输工具,其应用场景也在不断拓展,比如城市货运车、物流快递车、跨城区流通的重卡等。文远知行、嬴彻科技、轻舟智航等自动驾驶公司,正逐步努力实现在Robobus、Robotruck等开放道路场景的落地。

 

“未来,低空载人飞行汽车和具体应用场景相结合,将会打开一个全新的维度”,过以宏说道。今年10月,IDG领投小鹏汇天C轮。这是小鹏汽车的生态企业,目前已经研制出五代智能电动载人飞行器,累计完成15000余架次安全载人飞行。

 

此外,在汽车动力方式上,氢能可以解决去碳化过程中无法被电驱动的场景,以及未来电力系统中季节调峰等统筹的问题。

 

“氢能是我们现在密切关注的方向。国内氢燃料电池系统的成本大幅降低,电堆、系统已经实现成本的迅速下降,在补贴下可以产生经济效益,但是产业链条亟待升级。未来,核心技术自主化以及核心零部件、材料国产化是发展的核心方向。”俞信华介绍道。

 

我们可以看到的是,无论是自动驾驶技术还是飞行汽车,还是氢燃料电池车,实际上都可以归属为人类进化的方向,而这也是IDG资本一直坚持的投资路线。

 

过去的十年,让现实变得不同。未来的终局,与过程的每一步相关。所以,比终局更重要的是什么?永远不要限制想象力,也许,中国电动车在全球市场的竞争格局将再次改写。

 

而未来汽车究竟会是什么样,将会由每一个参与者来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