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观察

“解密”华为机器视觉军团:华为向上,产业向前

华为机器视觉军团,可以说是最近圈里讨论最多的话题之一。

有人读出了行业激变的信号,因为“军团”在华为的战略地位,意味着华为将向安防等市场发起“总攻”;有人报以质疑的态度,毕竟华为在机器视觉赛道深耕许久,“军团”可能换汤不换药;也有人从华为机器视觉军团的招聘海报中,嗅出了华为将视觉感知作为自动驾驶战略方向的可能……

这些猜测或质疑,多多少少夹杂着主观因素,也存在一些视角上的偏差。

距离华为机器视觉军团的成立过去一个多月,各种消息经历了长时间的发酵后,似乎有必要理性认识下新成立的华为机器视觉军团:为何要以“军团”为名,背后隐藏着华为什么样的战略野心?

01 “机器视觉军团”的使命

华为采取“军团”作战的时间并不长,却从来都不缺少故事。

据说是任正非受到了“谷歌军团”的启示,虽然谷歌的人才规模比不上微软,但创新能力和效率远胜微软,其中的秘密就是的“军团”制度,把一群高素质的博士集中在一起,大力出奇迹。

华为的“军团”在某种程度上借鉴了谷歌的风格,比如提供最佳的资源配置,大量天才少年与专家的加入,在人才梯队和创新能力上占尽优势。但在军团的战略定位和目标上,华为军团却自成一派。

2021年2月,华为首先以“煤矿军团”试水,2022年5月26号的“誓师”大会属于第三个批次,确切地说是三个军团和两个系统部,分别是数字金融军团、站点能源军团、机器视觉军团、制造行业数字化系统部以及公共事业系统部。

在现有的 “军团”中,华为机器视觉军团的定位有些特殊,不同于“单点突破”的行业军团,华为机器视觉军团是一支野战军,以“产业军团”的身份和各个行业军团协同作战,目标是建立一个有专业化能力的中台组织,帮助行业军团解决专业化的问题,拥有主导作战的权力和能力。

这样的独特定位,离不开机器视觉在行业数字化中担纲感知入口的重要性,也和华为在机器视觉赛道的长期耕耘不无关系。

早在2005年的时候,华为就以海思芯片切入安防市场,市场份额一度达到70%;2012年开始组建视频监控团队,属于国内最早掌握H.265技术的一批企业;等到2018年,华为正式成立智能安防产品线,并在2020年发布了好望品牌、从智能安防更名为机器视觉……华为在机器视觉赛道中的摸爬滚打,对产业中的场景、痛点有着深刻理解,也为产业军团的成立埋下了伏笔。

按照华为机器视觉军团在“誓师”大会上的口号:“场景聚焦,端云协同,构筑领先竞争力!渠道下沉,成就客户,奋战一线打粮食。凝心聚力,奋勇争先,誓与军团共存亡。”

所肩负的使命已经相当明确,即军团模式将打破现有的组织边界,快速集结研发、销售、服务等资源和能力,通过识别重点场景、重点行业,做深做透、构建匹配产业特点的销售服务能力和生态体系,解决产业中存在的问题。

02 视觉智能的不断裂变

机器视觉军团不只是华为的战略升级,市场也是一个重要诱因。

在华为机器视觉更名的2020年,整个产业经历了一场重要的“洗礼”:摄像机的价值不再局限于记录,识别、分析、推理的权重越来越高;摄像机的场景不再局限于安防,而是千行百业数字化的“眼睛”。借用一位业内人士的说法:“就像是核反应堆,内涵在不断裂变,外延在迅速扩张。”

可机器视觉赛道偏偏是个新老问题交织的复杂市场,可能是技术上的欠缺,也可能是思维方式的守旧,在向视觉智能化演变的过程中,出现了许多让人产生时空错觉,乃至是不可思议的问题。

比如对“智能”的理解浮于表面,一些摄像机的“智能”几乎可以和图像识别划等号,缺少对场景的适配和优化,客户想要将产品应用到某些细分场景中,需要解决算力、算法、数据等一系列挑战。

个中原因在于市场格局。每每提到机器视觉赛道,无外乎三类企业,要么是海康、大华为首的传统安防巨头,要么是商汤、旷视等新兴的算法企业,抑或是华为这样的软硬件实力派。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局面,根源在于行业的门槛过高。由于缺少相应的标准和平台,行业集成商、服务商、独立算法供应商等无法深度参与到视觉智能化的过程中,导致长尾市场的需求无法满足。

身处其中的华为机器视觉俨然洞察到了这些问题,2019年就明确了“软件定义”的三大标准,包括专业AI芯、开放的OS和丰富的生态,并发布了业界首个一站式智能视频算法商城,让客户根据不同的场景选择不同的算法;2020年华为机器视觉开始进入分销市场,同期发布了“HoloSens”的中文品牌“好望” ,聚焦于零售商超、工厂园区、建筑工地、农业养殖、企业园区等十大场景。

也就是说,华为机器视觉在以军团为名前就认识到了视觉智能化过程中的问题,提出了“平台+生态”战略,试图借助智能化的产品、平台和服务撬动产业的组织变革、生产变革甚至范式变革。

正如任正非对新军团的激励:“军团是一个精干的集团组织,市场和服务是全球化的,我们要构建共生共赢的伙伴体系,卷入众多合作伙伴的千军万马,服务好千行百业。”

华为机器视觉军团的成立,预示着将重新确定主战方向和主力场景,与各个行业军团协同配合,在选定的战场上做好产品和解决方案的适配,加速产业革新。

03 华为向上,产业向前

每次范式转移都面临重重阻力,99%的企业可能因此倒下。

华为给“军团”赋予了“对商业成功负责”的要求,机器视觉军团的初衷自然也是为了“多打粮食”。可对于一个仍处于转型混沌期的行业来说,华为的商业野心绝不是什么坏消息,毕竟商业成功的同时,也在帮助行业走出深水区。虽然现阶段华为尚未披露产业军团的太多信息,却不难看到一些“蛛丝马迹”。

正如前面所提到的,视觉扮演了行业数字化的感知入口。为了便于大家理解“入口”的重要性,不妨列举几个具体的场景:为了实现“聪明的路”,城市里一个路口就需要8-16个摄像机;为了实现煤矿的远程无人化,每个综采面需要200-300个摄像机……这些场景的智能化,需要全天候的高清图像与精准感知能力,这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涉及到感知、联接、计算、存储等综合的ICT能力。

相对应的就有华为机器视觉的1+3+N战略,其中的是1是智能软件定义摄像机,3即轻边缘、微边缘和好望云服务,N泛指面向千行百业的N个生态,包括解决方案的生态、智能算法的生态、智能应用的生态等等。

如果说曾经的平台体系打造了一个以华为为中心的星型生态链,串联起了算法伙伴、硬件伙伴、生产制造商、集成商、代理商、ISV合作商等等;华为机器视觉的生态战略正在从星型生态结构走向网状生态结构,即使一些伙伴不在华为的合作名单内,也可以通过和华为的合作伙伴打交道,成为网状生态的一份子,进而打造出一个支持千行百业的数字化的机器视觉产业全景图。

做一个总结的话,华为机器视觉军团有着一体多面的作用,既是帮助华为行业军团解决专业化问题,在重点行业协同作战的中台组织,也是将无数碎片化、分散化场景汇合,打通产业上下游壁垒的生态组织。

趁着行业数字化的十年窗口期,应势而生的华为机器视觉军团,将帮助华为不断向上生长,加速产业持续向前发展。

04 写在最后

Gartner在2020年发布的人工智能技术成熟度曲线中,机器视觉就已经趋于成熟,产业正在经历洗牌期。

在机器视觉赛道上深耕十余个年头的华为,亲历了技术萌芽、场景落地再到大规模应用的整个产业周期。彼时以产业军团的业态开始新的冲锋,并喊出“一切为了胜利,一切为了前线,让打胜仗的思想成为一种信仰”的铿锵口号,无疑就是华为应对商业剧变和产业革新的答案。

这是华为从“新”出发的信号,也为产业指明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