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观察

华为入局网约车,一石二鸟之计?

作者|闪电懒

编辑|Duke

来源|钛财经

沉寂已久的网约车市场,再起波澜。

日前,华为正式宣布将上线原子化服务——Petal出行,标志着华为正式入局国内打车市场。

从Petal出行的打法来看,与高德打车、百度地图、美团打车一类的打车快应用类似,即在运行模式上是以花瓣地图作为聚合平台,整合其他网约车平台或服务商,成为一个派单平台。

在网约车市场步入百花齐放的后时代,华为为何还要分一杯羹?在此时入局,是机遇亦或是挑战?

华为正式入局网约车

据了解,Petal出行是一个基于华为自研地图引擎能力提供的聚合打车服务。基于第三代鸿蒙操作系统Harmony 3,Petal出行支持“多设备流转”,无需下载,能在手机、手表、平板、PC等设备间协同使用。

其实,早在今年7月初,Petal出行就被指已启动用户内测。当时的页面显示,Petal出行已覆盖北京、深圳、南京、杭州四座城市,在服务商上有神州专车、首汽约车两家公司可选,在车型上则有经济型、舒适性、商务6座、豪华型四种选择,具体计费规则由提供服务的第三方网约车供应商设定,计费模式与市面上的同类型打车软件基本持平。

而据最新消息显示,Petal出行已聚合首汽约车、神州专车和T3出行等至少三家服务商。除出行外,该应用还提供社交、购物、餐饮等基本生活地理位置服务。

无独有偶,腾讯近期也开始试水网约车市场,同样选择了以“聚合模式”切入。据悉,微信九宫格的“出行服务”里新增了“打车”选项,用户可以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重庆等全国一二线城市直接呼叫网约车,包括曹操出行、首汽约车、如祺出行、T3出行、阳光出行等主要品牌,网约车服务分为经济型、优选型、舒适型。

值得指出的是,聚合打车平台主要是负责订单分配,并非亲自下场做出行服务。

因此,有业内人士认为,聚合打车在商业模式上属于轻资产模式。这种好处是业务的启动和后续运营成本较低,没有烧钱的压力。同时,只要有合规的网约车自营平台愿意加入,聚合打车就能迅速上线运营。

华为“一石二鸟”之计

网约车聚合服务并不新鲜。2017年至今,高德、美团、百度等公司先后入局,一度靠高额补贴与滴滴打得有来有回,但最终并未撼动其市场格局。直到2021年7月,滴滴被下架,各路诸侯迎来了长达一年的机遇期,整体市场份额从10%以下增至约30%。

但华为并未参与这场“分地运动”。或许是越来越大的经营压力,网约车聚合生意才进入了华为的战略视野。

2021年,华为三大支柱——消费者、运营商和企业业务均表现不佳,其中消费者业务的营收下滑49.6%,运营商业务下滑7%,企业业务增速从前一年的23%跌至2.1%。

在手机业务常年缺芯、汽车业务仍在亏损的情况下,华为需要开辟新的收入来源。在这种情况下,通过预装Petal出行“躺赚”一笔流量费,可谓顺理成章。

另外,华为目前最引人注目的业务板块是汽车。

过去几个月,随着问道M5、M7两款新车陆续发布,华为卖车如火如荼,但距离余承东年销30万辆的目标还十分遥远。

因此,若想让汽车销量再上一个台阶,除了继续扩充门店数量、加强C端销售外,最直接的方式是锁定B端的批量订单。而网约车服务供应商恰好是优质大客户。

此外,网约车服务能够产生大量城市出行数据,有助于华为继续改进Petal出行背后的花瓣地图,而高精度地图被普遍视为自动驾驶的基础技术之一。通过布局网约车聚合业务,华为在车联网、自动驾驶等前沿板块也能有所助力。

聚合平台的挑战与机遇

网约车是香饽饽,目前看来,虽然长期一家独大的网约车市场格局的确在松动,但滴滴的网约车头部地位依旧难以撼动。

资料显示,2021年国内网约车市场几乎被滴滴独占,尽管后续受下架等一系列因素影响,市场份额有所下降,但直到2022年年初,其仍占有七成左右的市场。在此期间,T3出行、曹操出行、美团打车等尽管实现了10%至60%不等的环比增长,但未能对滴滴构成致命威胁。

此外,经过多年的发展,无论是用户、网约车司机都已经对特定平台形成了强黏性。华为若想从现有平台手中“抢用户”“抢司机”,势必要提出补贴、免佣等各种方案,这对于现阶段智能汽车业务本身就在承压的华为而言,无疑又多了一重运营压力。

不仅如此,网约车行业规范越来越严苛,聚合打车业务也受电子商务法相关规定约束,即对接入的运力平台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由此可见,华为以“聚合打车服务平台”之姿进入网约车市场,尽管不直接提供运力,但依然不能游离于监管之外。

总的来说,华为一边想借助流量冲浪,轻装上阵,轻易获得不少市场份额,顺便反哺生态;但另一边它们也要接受轻资产带来的强运营“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