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舆论风口上的游久游戏:业绩大亏、市值最高缩水九成

作者:艾森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过去不久的情人节,游久游戏(600652)原副董事长刘亮在朋友圈晒了一场“耗费48亿元的天价婚礼”,顺便对证监会的减持规定发了一通牢骚。

说是因为夫妻俩都是上市公司股东,结婚没有提前发公告,因此被证监会立案,操蛋的证券法规定股东无论任何原因被立案,必须结案后6个月才可以减持股票,等到结案6个月后,股票市值就12亿了。

刘亮将锅甩给了证监会,但在GPLP犀牛财经看来夸大了事实,况且游久游戏的质量也不是能经得起推敲。

根据公告,游久游戏2018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8.8亿元,同比变动-109.05%。

GPLP犀牛财经注意到,公司的亏损主要是因为公司全资子公司游久时代主营业务收入的大幅下降,从而导致亏损。游久游戏对这笔亏损计提了约7.76亿元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其股价也从四年前最高峰的36.65元,跌到至如今的4.2元左右,市值最高缩水近九成。

2017年是游久游戏的一个转折点,这一年游久游戏的业绩由盈转亏,时至今日,仍然处在亏损状态,那么究竟是何原因令游久游戏一直处在不利的状态?

迟到的质询 不迟到的正义

游久游戏属于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行业,主要从事网络游戏、单机游戏的发行与研发,以及游戏媒体资讯平台--游久网的运营业务。

2018年12月20日晚间,游久游戏公告称,近日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下发的《关于对上海游久游戏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在该决定中,上交所认为其在2017年业绩预告中披露的净利润与实际业绩相差较大,导致了信披违规。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距离游久游戏公布2017年业绩,已经过去接近一年时间,证监会为何选择在此时利用质询提示游久游戏风险?

曾有监管人士表示,证监会“喜欢利用频繁质询函向股民提示风险”,但并不一定会直抒原因。游久游戏接连接到质询似乎暗示着游久游戏要出大乱子了。

游久游戏2017年年度报告发布日期为2018年4月28日,公司曾在1月31日发布业绩预告,在4月18日更正业绩预告时便已经计提商誉减值。如此算来,游久游戏的质询函,几乎晚了快8个月。考虑到敏感的时间点,游久游戏的业绩下滑,背后似乎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2018年以来,游久游戏业绩下滑依然严重,三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为8512.86万元,同比减少38.77%,净利润为475.65万元,同比减少88.33%,扣非净利润亏损628.45万元,同比减少114.97%。

事实上,游久游戏的亏损从其过往业来看,并不让人意外,2013年-2017年5年间,游久游戏的亏损年份有3年,尤其是2017年亏损高达4亿。而主营的游戏业务一直难以看到起色后,游久游戏并没有将主要精力花费在如何提振主业上,反而是不断蹭概念、大搞市值管理。

上交所称,公司业绩预告中披露的净利润与实际业绩存在较大差异,对业绩由盈转亏的风险提示不准确、不充分、不完整。因此,上交所认为,游久游戏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所以,游久游戏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要求其提高规范运作水平,切实做好信息披露工作。

计提商誉减值  业绩未达预期

游久游戏的前身是爱使股份,2014年爱使股份在脱离了原来的煤炭业务后,收购了游久时代,这起并购为游久游戏带来高额的商誉。

以2013年12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游久时代全部股东权益(母公司)账面价值为2819.01万元,收益法评估后的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11.82亿元,增值11.54亿元,增值率为4092.96%。经协商,游久时代100%股权的交易价格为11.8亿元,公司商誉较重组前增加11.61亿元。

2014年-2016年,游久时代超额完成了业绩对赌,好景不长,游久时代承诺期刚过业绩即进入了冰封。2017年,因游久时代的经营业绩未达预期,经过评估,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2.85亿元。这是造成公司当年度亏损的重要因素。

由于约有7.8亿元商誉,以后各年度的经营状况对维系商誉数值依然至关重要。若经营未有显著改观,则商誉仍有继续减值的风险。高估值并购带来的隐患终究爆发,商誉减值吞噬掉巨额利润导致严重亏损;另一方面游戏产品青黄不接,主要业务营收几近腰斩。

一方面由于游戏产业面临着政策收紧、监管趋严、竞争加剧的局面,对中小型企业造成很大的冲击和竞争压力;另一方面,游久游戏此前为在泛娱乐产业链“卡位”,导致其经营业绩不及投资时的预期,并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亏损,部分企业甚至已陷入困境。

游久游戏主营业务收入均来源于网络游戏,其中又主要以手游产品为主。年报显示,2017年游戏业务营收约为1.68亿元,大幅下滑44.1%;分产品来看,手游、端游、广告的营收分别约为1.4亿元、393万元、2415万元,同比分别大幅下滑42.1%、67.73%、48.31%。

青黄不接或许正是游久游戏当前的状态。游久游戏在公告中也坦承,“报告期内公司没有新的手游产品上线,而老款手游已进入衰退期。”

此外,游久游戏所从事的网络游戏发行与研发、媒体资讯平台运营业务均属于智力密集型行业,游久游戏在年报中称,优秀人才队伍已成为公司的竞争优势之一。不过,据GPLP犀牛财经查询了解,游久游戏近年来研发支出即研发人员数量均保持下滑状态。

在游戏行业当前政策不明朗的情况下,游久游戏自身又出了众多的问题,打铁方需自身硬,老牌企业游久游戏,能否熬过此次寒冬,坚持到收益期?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