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实控人股份被冻结股东减持出逃 辅仁药业直面至暗时刻

作者:蔚芮

编辑:王海伦

审校:一条辉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6月28日,辅仁药业(600781.SH)发布关于控股股东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辅仁集团”)股份冻结的公告,河南省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对辅仁集团54,014,999股流通股及228,388,539股限售股进行轮候冻结,冻结期限 3 年。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公告已经是6月份以来辅仁药业发布的第9次控股股东股权冻结的公告。其中7份正式公告,2份临时更正补充公告。至此,辅仁集团持有辅仁药业的股份已经全部被冻结。

辅仁药业前身为上海民丰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于1996年10月20日由原沪台港合资的上海民丰纺织印染有限公司改制组建,1996年11月12日上市。

控股股东持股9次被冻结,股价大跌市值蒸发70亿元

辅仁药业的股价在2019年4月10日创下17.67元/股的年内高点,6月2日创下10.05元/股的年内最低价,两个月内暴跌43.12%,市值也由2018年的140多亿元变为了现在的69亿元,蒸发掉了70亿元。

辅仁药业股价大跌,市值蒸发的背后,皆与控股股东有关。1个月内,控股股东股权被冻结9次,涉及多地区。

据GPLP犀牛财经了解,辅仁集团持有辅仁药业股份2.82亿股,占总股本的45.03%,而本次冻结后累计被冻结股份数量为2.82亿股,也就是说,辅仁集团持有辅仁药业的股份全都被冻结了。

此次股权冻结涉及到了全国多个地区的地方法院,包括河南郑州、安徽合肥、陕西西安、河北石家庄、广东广州、深圳、福建、南平以及北京等。

一个月9份控股股东股权冻结的公告,并且涉及多地区,究竟是什么原因?辅仁医药的背后发生了什么?

超亿元的民间借贷担保惹纷争

从6月1日起,辅仁药业就持续发布关于控股股东辅仁集团股份被质押融资,以及司法冻结的通知。从其发布的司法文件公告中,GPLP犀牛财经了解到被冻结的主要原因是涉及民间借贷,被多个金融机构起诉而被对方申请“财产保全”。

辅仁药业2018年年报显示,辅仁药业抵押、保证及借款共计1.2亿元,而担保人均为控股股东辅仁集团。

其中,辅仁集团涉及深圳前海微众银行与厦门国际银行额度较大。厦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平分行申请要求查封、扣押、冻结被申请人辅仁集团、朱文臣、河南省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辅仁科技控股(北京)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财产价值至4108万元。

4 月 11 日,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根据深圳前海微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冻结被申请人辅仁集团名下价值 4912 万元的银行存款或查封其等额的其他财产。

面对如此情况,股东们又是什么表现呢?

股东们“大难临头各自飞”

GPLP犀牛财经查看辅仁药业的财务报告发现,辅仁药业的业绩表现还算不错。

数据来源:辅仁药业财务报告

然而反常的是,股东们却选择了纷纷大规模减持出逃。

2019年4月22日的公告显示,辅仁药业的股东平嘉鑫元、津诚豫药及其一致行动人东土大唐、东土泰耀计划通过集合竞价方式减持。平嘉鑫元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减持公司股票 6,271,000 股,减持股份数量占公司总股本的 0.9999%,津诚豫药及其一致行动人东土大唐、东土泰耀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合计减持公司股票6,263,302 股,减持股份数量占公司总股本的 0.9987%。

2019年4月17日发布的公告显示,万佳鑫旺减持 6,271,575 股,减持股份数量占公司总股本的 1%。

时至今日,在多重压力的背景下,辅仁药业到了自己的危急时刻,自己能否挽救自己显然充满巨大的未知,股东们的减持跑路,暗示对其前景并不看好。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