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华立大学为何两次折戟港股IPO 高负债造就高利润?

作者:十月

审校:一条辉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华立大学有一个港股IPO的梦想,但实现梦想的路着实有些坎坷。

2019年7月29日,港交所披露,华立大学向港交所递交了IPO招股书。此次已经是华立大学第三次叩响H股市场的大门了。

2017年12月28日,是华立大学首次申请港股上市的日子,怀着激动的心将IPO招股书这份“答卷”交予港交所手中,但港交所对这份华立大学自认完满的答卷不甚满意,以“失效”为评语终止了其上市申请。

华立大学没有就此罢休。两年后,2019年1月29日,华立大学做出了第二次申请港股主板IPO的尝试,但在港交所等待评判的IPO招股书依旧盼来了“失效”两个大字。

“三顾茅庐”,刘备喜迎贤相归。三顾H股,华立大学能否迎来港交所的欣然同意?

高负债撑高毛利,业绩稳定性存疑

华立大学是华南民办高等教育及职业教育集团,提供以应用科学为重点、实践为导向的课程。截止2019年2月28日,旗下三所学校在校学生共为37364人。2017-2018学年,三所院校平均就业率为95.8%。

在收入方面,截止至2月28日止6个月,华立大学2018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3.07亿元、3.40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0.94亿元、1.13亿元,营收与净利润同比增长。

作为一家教育企业,华立大学主要的盈利收入来源于学生学费和寄宿费,收入高低离不开生源数量和学费。而作为决定业绩重要因素之一,其生源数量却并不稳定。报告期内,华立大学2015-2016学年、2016-2017学年、2017-2018学年、2018-2019学年在校学生总人数分别为38,197名、38,788名、36,686名及37,364名,呈凹字趋势,存在一定的波动性,这种不稳定性也否定了其业绩的稳定性。

截止至8月31日止年度,2016年至2018年华立大学毛利率分别为52.7%、55.2%、55%,截止至2月28日止6个月,2019年毛利为55.8%,实现同比增长。

在负债方面,华立大学招股书显示,学校的负债比率居高不下,从未低于90%。截止至8月31日,2016年、2017年、2018年年度负债比率为90.5%、204.7%、107.2%,截止至2月28日为止六个月,2019年负债比率达94.2%。

内部,华立大学的财报“白玉微瑕”,外部环境也不乐观。

教育行业上市潮,众口纷纭议是非

新《民促法》的出台承认了民办教育集团盈利性的身份,也让教育行业最早的一波上市潮出现在2017年,华立大学首次申请IPO仅是踩了热潮的尾巴。包括四季教育、民生教育等教育机构在内,当时有十余家机构投身美股、港股上市进程,并此后成功上市。此外还有众多教育机构在港股IPO的大队伍中抱团排队。

2018年这波教育行业上市潮又攀升了一个新的高度。与华立大学同批次申请港股IPO的新华教育吹响了2018年教育上市潮的第一声号角,另外还有7家民办教育机构成功在港股上市,5家依托于互联网的培训机构顺利在美股占有一席之地。这一年的华立大学还处于二次征战港股主板IPO的酝酿阶段,并未做出什么实质性举动。

2019年受贸易摩擦、经济环境及教育行业政策频繁出台的影响,这波上市潮开始逐渐冷却,行业面临洗牌,几家欢喜几家愁,然而行业的规范带来的不止是危机感,还有机遇与挑战。华立大学选择在2019年进行第三次上市,将会面临很大的考验。

此外,对华立大学上市,各家的看法也大相径庭。站在其自身的角度,上市有助于学校获取融资,实时更新学校设施与师资力量等,加速学校发展。

但站在学生及家长角度看来,学校是莘莘学子的学府,重点应在搞学术研究,上市获得融资能够有效增加学校的盈利性,但对学生来说,学费等并无优惠。除此之外,在财报披露、股价波动等因素的影响下,企业容易为让财报变得亮眼而“创收”,采取加大收费力度等措施,甚至本末倒置,将办学初衷置之身后,破坏教育风气。

内忧外患,处于两面夹击之中的华立大学此次能否顺利加入港股教育行业的大家庭,还需看舆论走向与行业发展。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