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航旅纵横屡败屡战的“社交梦” 工具类APP做社交难在哪?

作者:杨远

审校:一条辉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近日,有用户在微博爆料称,在航旅纵横选座后,很快收到了陌生人的“骚扰信息”,而她自己也可查看航班上其他乘客的名字和头像。

对于泄露用户隐私的质疑,航旅纵横回复称:该功能为默认关闭,在本人没有开通虚拟身份前,他人无法看到用户的信息。

事实果真如此吗?

 

航旅纵横的“社交梦”

针对航旅纵横的回应,航旅纵横回复称:该功能为默认关闭,在本人没有开通虚拟身份前,他人无法看到用户的信息。

然而,事实上,有诸多用户反映,虽然开通虚拟身份能收到系统通知,但“允许陌生人跟我聊天”依旧是默认开启状态。

这并非航旅纵横第一次因社交功能被人指责。

早在2018年6月,航旅纵横APP就曾上线“虚拟客舱”功能,从年龄、星座、常选座位到历史飞行地点及频率,同舱乘客都可随意查看,有意搭讪者还可开启私聊,甚至都没有给旅客选择是否给陌生人看这一项。

大V魏武挥也曾在2018年就写文批评“自动将隐私泄露”的问题,航旅纵横后来也有过整改,比如当新用户下载并注册以后,航旅纵横会有提示是否“建立虚拟飞行形象”,但一旦进入更深一级的“航旅名片”界面后,“允许他人与我进行私聊”却还是默认开启状态,更重要的是,用户并不知道这一功能的存在。

开头爆料的用户也是如此。

由此可见,航旅纵横的社交梦依旧,在看得见的地方有所收敛,看不见的地方小步快跑。

而此前,工具类应用们做社交失败的例子不在少数。比如支付宝曾经推出的“圈子邀请函”、超级课程表上线的“今夜来一发”,皆备受争议,也被相关部门要求整改。

但企业对社交的欲望依然不减,从企业角度来看,社交能够维系用户,某种程度上可以粘住用户,延长使用时长或者实现留存率的提升。

然而,企业的愿望与用户的需求相差甚远,从用户角度来讲,只想完成一个好好的服务,因此,这些企业做社交产品不成功,其本质原因在于大众对工具性产品做社交并不认同。

从大众的反馈来看,坐飞机、打出租、都希望“用完即走”,没有社交的目的,也并无相关需求,因此航旅纵横想侧面切入社交很难得到用户认同。

正如《新京报》对工具类产品延伸社交功能的评价,“总是先开一道门,再不断地往上打补丁,保障用户权益永远是滞后的、被动的。”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