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海正药业渡劫:从海正模式到卖资产度日

作者:蔚芮

审校:一条辉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A股之大,无奇不有。

为了保壳或者过日子,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选择“卖身”即变卖自己的资产度日。

海马汽车(000572.SZ)拟变卖401套房补充流动资金;华谊兄弟(300027.SZ)王中军变卖字画拯救企业等等,如今,已有63年历史的海正药业(600267.SH)也正在靠卖资产艰难“渡劫”。

“海正模式” 的灵魂白骅

海正药业作为中国资历最老的药企之一,初始成立于1956年。

提到海正药业,就不得不提海正药业的灵魂人物——白骅。

时间回到1968年,21岁的白骅从杭州化工学校毕业,分配到海正药业的前身海门化工厂做技术员,不过,此时的白骅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一生就此与海正药业连在一起。

34岁做到厂长,51岁做到董事长兼任总裁,直到2016年由于年事已高,将总裁的位置交付给一手培养起来的林剑秋。

不得不说,海正药业的发展历程与医药行业的变迁非常相似,在这过去50年的发展中,白骅毫无疑问是最具影响力的那个掌门人。

1977年,白骅在三十而立之年进入了海门制药厂的领导班子,他发现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研发的克念菌素疗效很好,就下定决心以8万元买下技术成果,为海正药业赚到第一桶金。

在后来的时光中,白骅又陆陆续续从上海医工院、上海农药研究所等购入阿霉素、阿佛菌素等技术,阿佛菌素是海正历史上第一个单品种利润过亿的产品,也正是凭借阿佛菌素,海正在国际兽药市场的市占率一度达到40%以上。

海正药业的崛起的关键在1992年。

那时候,在众人反对的情况下,1987年起白骅坚决推进看起来吃力不讨好的FDA验收工作。当时,众人反对甚至在会议中大吵大闹,但是这始终改变不了白骅的决心。终于,1992年海正药业的妥布霉素通过了FDA(美国食药监局)验收,首次将产品打入美国市场。

自此,海正药业开始在高端市场打破跨国药企在制剂领域的垄断地位,实现了由原料药向制剂的跨越,产品销往包括欧美在内的全球30多个国家,海外市场也成为海正药业收入的一大源泉。

2000年7月,海正药业在上交所上市,步入曲折前行的新世纪。

在白骅的领导下,海正走出了一条国际化的特色发展道路,被国内经济学界所关注。2004年4月18日,60多位经济学家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的“中国医药产业发展与海正经验高层研讨会”上确立了“海正模式”。

海正药业的下坡路

2000年海正药业在上交所上市,同一时间跟海正药业上市的还有恒瑞医药(600276.SH)。然而,现在来看,二者几乎是天壤之别,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在接下来的五年时间左右,二者几乎不相伯仲:

2005年,海正药业实现营业收入19亿,实现归母净利润1.2亿;

同年恒瑞医药实现12亿,实现归母净利润1.6亿。

但是到了下半场,如今的恒瑞医药把海正药业甩在后面,而且差距越拉越大。

截至2019年9月30日,海正药业的总市值仅仅92.50亿元,而恒瑞医药的总市值已经突破3500亿元,成为了A股市场的超级大盘股。

市值被碾压的背后是海正起起伏伏的经营与恒瑞二十年如一日的稳健。

资料来源:同花顺

资料来源:同花顺

而要说海正药业真正的下坡转折,这应当从2015年提起。

本身增长乏力的海正药业从2015年开始频繁遭遇原料药出口禁令、核心制剂特治星断供等突发状况,业绩持续低迷。

2015年,海正辉瑞的海外生产工厂限产,海正药业的核心制剂品种之一的特治星(一种复方抗生素)供给严重不足,直到2017年才有所恢复。

提到海正辉瑞,就要从2012年海正药业与辉瑞只要(PEE.NYSE)的开始。

2012年,海正药业与辉瑞合资设立海正辉瑞,海正药业持股51%,辉瑞持股49%,并分别注入各自的制剂产品,意在面向中国和全球市场开发、生产和推广品牌仿制药。

2013年起海正辉瑞开始在海正药业的财务报表中贡献力量:

根据相关资料显示,2013-2014年海正辉瑞的营业收入收分别为43亿元和50亿元,海正药业与辉瑞的双方合作在初始阶段十分甜蜜。

然而好景不长,2015年,由于特治星断供,海正辉瑞的业绩明显下滑,2015年全年营业收入收只有28亿,仅仅相当于2014年收入的一半。归母净利润更是下滑100%。

与此同时,海正辉瑞在一年内接连更换两位CEO,CFO、销售副总等高管也接连辞职,这也发了外界热议。

2016年市场上有传言说国内最大的合资药企海正辉瑞可能要分家。这传言也引起了上交所的高度关注。上交所向海正药业发去问询函,后来海正药业在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也承认辉瑞制药确实考虑过撤资事宜。

2017年,辉瑞制药正式退出海正辉瑞,标志着这个曾经最大的合资药业海正辉瑞也走到终点。即使后来辉瑞把之前注入的技术转让给了海正药业,但之后产品均不能再使用辉瑞的品牌和标签。

2017年那一年,海正药业的净利润仅仅0.14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了1.41亿元。

其实海正辉瑞分家的原因在于二者理念上的不同——辉瑞希望海正辉瑞在中国地区推广销售其过专利期的品牌仿制药,同时借助海正药业在上游获得原料药优势、在下游能拓宽渠道至二三线城市;海正则寄希望于通过海正辉瑞实现原料药向制剂的产业升级,并希望获得辉瑞的技术。

特治星断供以及业绩下滑或许只是导火索。

海正药业的至暗时刻

一个企业的成功和业绩增长可能很艰难,也比较漫长,但是一个企业走向衰落却如同摧枯拉朽。

海正药业即是如此,衰落就在一瞬之间。

2015-2018年,海正药业的净利润分别为0.14亿元、-0.94亿元、0.14亿元、-4.92亿元。特别是2018年,海正药业的净利润同比减少了3730.15%,扣非净利润更是亏损达到6.12亿元。

在业绩不好衰退的情况下,海正药业在2018年内曾收到证监会的罚单。

资料来源:海正药业公告

2018年12月4日,上交所发布监管信息称,因存在业绩公告不准确,重大信息披露不及时等违规行为,对时任董事长白骅以及时任董事,副总裁等进行通报批评。

上交所在公告中指出的是海正药业三项违规:

A、未经决策擅自修改重要子公司合资合同的重要条款,

B、未及时披露未按规定披露重大日常经营合同相关内容;

C、隐瞒影响处置收益确认的回购权等合资合同重要条款。

此后,海正药业股价开始大跌,甚至跌到了2019年以来的最低价7.71元/股。

与处罚相对比,海正药业的财务业绩更可怕。

2016-2018年的负债奇高无比。

海正药业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1.27%、63.60%、66.24%。

2018年海正药业的负债总额144.75亿元,其中短期借款56.83亿元、长期借款25.18亿元、应付债券16.28亿元等等,资产负债率达到66.24%。

可以说能借的钱,海正药业都借,可以说,2018年海正药业的账面货币资金仅仅18.95亿元。

这不禁让人想问,海正药业都穷成这样了,怎么2017年海正药业的净利润还可以为正呢?

答案是政府补助。

2017年海正药业收到了政府补助0.55亿元。这是其当年净利润的3倍之多。

GPLP犀牛通过统计发现,从2010年到2018年海正药业收到的政府补助高达7.42亿元。

2018年11月8日晚上,72岁的董事长白骅“因年龄和身体原因”辞去董事长职务。至此,这位海正药业的传奇人物告别了海正药业。

灵魂人物辞职、遭到证监会处罚、业绩巨大亏损、股价持续下跌低迷。这一刻海正药业仿佛到了至暗时刻。

如今的海正药业:变卖资产度日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在海正药业的灵魂人物白骅辞去董事长后,海正药业迎来了它的新掌门人——蒋国平。

对于新掌门人来说他要担起“救火队长的职责。”

针对海正药业所面对的困局,蒋国平提出了疾风骤雨般的解决方案,并且做出了“瘦身、聚焦、关注股东利益”的战略方向调整,出售所持有子公司股份,和出售不必要固定资产的措施。

2019年3月,海正药业发布公告,拟以9226.16万元的价格处置位于北京、上海、杭州、椒江四处闲置房产,此举主要为盘活资产,提高运营效率,上述房产按计划处置完毕,海正药业将至少回流资金3.82亿元。

2019年9月25日,台交所确认,海正药业挂牌的浙江金豪置业有限公司成功摘牌,成交金额2.90亿元。

除了卖房产之外,海正药业还在抛售股权,2019年5月,海正药业发布公告称,拟以评估值1.38亿元转让参股浙江导明医药科技有限公司20.24%的股权

更有意思的是,海正药业还曾向员工出售孔雀。

2019年9月,海正药业被曝低价向员工出售园区饲养的23只孔雀,还标出了不同年份孔雀的价格,其中2周年公孔雀单价980元,2周年母孔雀为860元。

GPLP犀牛财经通过统计,2019年年内,海正药业通过出售自己的资产,回流的资金高达34亿多元。

据海正药业2019年中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海正药业实现净利润为0.53亿元,扣非净利润为0.055亿元,与2018年同期扣非净利润-0.63亿元相比,实现扭亏为盈。这似乎意味着新掌门人蒋国平的“瘦身甩卖”计划有了成效。

然而这只是表象,GPLP犀牛财经发现,海正药业2019年上半年的盈利扭亏为盈其实是靠利润调节:

2019年上半年,海正药业实现营业收入56.66亿元,同比增长了6.27%。

细分来看,二季度营业收入28.68亿元,同比增长14.28%。净利润0.21亿元,扣非净利润-0.20亿元。

二季度营业收入增长、净利润反而下降,且扣非净利润为亏损,这意味着,上半年净利润大幅增长,并非是海正药业真实盈利能力体现。

海正药业2019年上半年的毛利率为46.07%,同比上升了7.77个百分点,而净利率仅为4.01%,同比下降了0.54个百分点。

当然,对利润调节贡献最大的是海正药业的研发投入。2018年上半年,海正药业的研发投入为4.49亿元,而2019年上半年只有1.93亿元,一下子减少了2.56亿元,减少幅度高达57.02%。仅仅通过研发投入一项就节省调节了2亿多元。

如今,海正药业的股价依旧呈现出下跌的趋势,虽然通过甩卖资产可以回流资金,然而回流的34亿多元资金与海正药业140多亿的负债相比依旧差距甚大。

而且甩卖资金仅仅是可以解决眼前问题,企业真正的经营困境又该如何解决呢?

或许对于新任掌门蒋国平来讲,如何带领海正药业走出经营困境已然是其要面对的现实问题。

海正药业的未来到底在哪里?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