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业界

知豆汽车债务危机波及十余家上市公司 白衣骑士何时来?

作者:微温

审校:周鹤翔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2019年秋天,知豆汽车依旧没还上2018年欠下的巨债。

近期,长虹华意(000404.SZ)发布公告称,公司召开董事会,通过了控股子公司上海威乐对知豆汽车应收账款全额计提的议案。截止2019年三季度末,上海威乐对知豆汽车的应收账款余额7122.31万元已逾期。

这并非个例。

GPLP犀牛财经了解到,双林股份(300100.SZ)、多氟多(002407.SZ)等十余家上市公司,都与知豆汽车存在资金纠纷,一条汽车生产营销链上的众多企业皆被波及,这也不由让其思考,知豆汽车是否还有生存希望。

依靠热情造车

同许多造车新势力不同,知豆汽车并非是因为风口而造车。

知豆汽车成立于2005年,主营业务为新能源汽车的整车制造产业,算是我国第一批的造车新势力。不过由于没有生产资质,知豆汽车开始只能远销海外度日,直到2014年找到众泰汽车代工后,知豆汽车终获在国内生产机会。

然而,知豆汽车虽然找到了代工,但是由于不符合当时政策要求,双方最终散场。在此之后,知豆汽车又找到吉利汽车合资,这才让产品在国内出现。

2017年,知豆汽车获得发改委下发的生产资质,进入工信部新能源产品目录,得到国内造车权,前后整整耗费11年。

知豆汽车创始人鲍文光在这一年总结为什么坚持造车时表示:“早期做电动汽车是无知的,甚至不了解行业政策全凭一身热情坚持下来”。

市场销量骤降

按照正常“大团圆”的剧情发展,历经波折的知豆汽车也应该苦尽甘来,但是在命运安排的剧本下,知豆汽车的结局变成了悲剧。

2018年,知豆汽车销量骤降,累计销量仅为1.5万辆,同比大跌63.90%。到了2019年,知豆汽车情况依旧低迷,1-6月累计销量为2005辆,同比下降84.31%。

对于这个结果,业内人士对此表示,知豆汽车是生不逢时。

2017年,知豆汽车累计销量达到了4.2万辆,迎来创立以来的高光时刻,不过由于2018年新能源补贴政策改动,知豆汽车遭遇创业以来的滑铁卢。

根据2018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续航里程低于250km的新能源汽车不再享受政府补贴。续航250km-400km的车型补贴由最高4.5万元统一降低至1.8万元;续航400km以上的车型补贴由5万元降低至2.5万元。

受此影响,知豆汽车旗下除D3车型外,补贴全无,大大打消了消费者的购买欲,最终销量呈断崖式下跌。

更惨的是,2019年国家再一次提高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标准,而此时,知豆汽车旗下再无可受补贴车型。

债务缠身吉利不想接盘

受到销量影响,知豆汽车的资金开始出现问题。

2018年8月2日,知豆汽车旗下的知豆智信,由于房租到期而被撤销。与此同时,有80多名员工遭遇欠薪。对此情况,知豆汽车表示,在北京的员工要么前去浙江宁海总部报到,要么就主动离职,而只有离职员工才能拿到三个月欠薪。

2018年11月,长虹华意旗下子公司上海威乐向知豆汽车发出《往来款询证函》,对被拖欠的货款进行确认。在多次催收之后,知豆汽车依旧未还款。在2019年6月,上海威乐已向宁波中院提起诉讼,要求偿还欠款赔偿损失。

长虹华意表示,本次计提坏账准备将减少公司第三季度合并归母净利润1149.1万元,占最近一期公司归母净利润的12.53%。

此外,据公开数据显示,知豆汽车所欠债务的上市公司大约有十余家,涉及金额高达数亿元。

面对这样的情况,有人为知豆汽车出主意,让其去找公司第二大股东吉利汽车(00175.HK)求助,但是吉利汽车显然不想插手此事。

2016年的一场会议上,吉利总裁安聪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我们会把知豆、康迪这些品牌全部剥离出去,全力做吉利。”2016年7月,吉利开始减持知豆汽车股份,从第一大股东变为第二股东。

由此看来,知豆汽车向吉利汽车求助,明显行不通。

新能源汽车的风口渐冷,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已停下了脚步,知豆汽车如果不能拿出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恐怕前路堪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