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是兄弟就来砍我” 恺英网络上演监狱风云

作者:蔚芮

审校:周鹤翔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大浪淘沙,英雄辈出的年代,A股带给了我们众多惊喜:

10月24日,春兴精工(002547.SZ)意外爆雷:春兴精工控股股东、实控人孙洁晓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10月25日晚间,A股游戏公司恺英网络(002517.SZ)公告称,董事会于当天收到董事长金锋家属送交的《通知函》,称金锋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

资料来源:恺英网络公告

据GPLP犀牛财经不完全统计,2019年以来,已经有16位董事长或者实控人被捕的消息。“监狱风云”也上演到了第十六集。

值得注意的是,恺英网络自身就上演了两集。

“监狱风云”之恺英网络第一集

提起恺英网络这个公司的名字,可能很多人不太熟悉,但是提到这家公司的主要产品,大家就会耳熟能详。

恺英网络的主营业务是网络游戏,此前大家在网上经常看到的广告《蓝月传奇》或者叫《贪玩蓝月》就是它家的盛作。

“大家好,我系渣渣辉”,这句魔性的洗脑般网络流行语便是出自恺英网络旗下的游戏《贪玩蓝月》。

恺英网络的创始人、实控人叫王悦,也是“监狱风云”第一集的主角。

王悦是一位80后,1983年出生,2005年从长安大学毕业,加入初创社交网站51.com,负责网络游戏业务。

几年后出去创业,2008年与比自己年长一岁的校友冯显超一起创办了恺英网络。恺英网络赶上了页游和社交网络游戏火热的时期,并接连押中了《摩天大楼》、《蜀山传奇》和《全民奇迹》三部爆款游戏。

2015年前后,游戏企业在A股市场掀起了一股浪潮,游戏企业借壳上市成为市场上的潮流,于是,在这波潮流当中,游族网络、游久游戏、三七互娱等开始登陆A股市场。

2015年,恺英网络借壳球鞋生产公司泰亚股份登陆A股市场。登陆后,恺英网络表现相当亮眼,曾连拉12个涨停板。而作为创始人的王悦也一时风光无限,仅在33岁的时候就以身价近70亿元登上了“2016全球胡润富豪榜”。

那时的王悦可以说是登上了人生巅峰,被称为“白手起家的中国最年轻的富豪”。

不过,乐极生悲永远都是存在的。

GPLP犀牛财经了解到,2015年借壳上市时,恺英网络曾与泰亚股份立下了三年的业绩对赌协议,承诺2015至2017年的扣非净利润不低于4.6亿元、5.7亿元和7亿元,最终恺英网络超额完成了对赌,三年分别实现净利润6.5亿元、6.8亿元和16.1亿元。

这本来是一件好事情,为啥会“乐极生悲”了呢?

此事说来话长。

2019年3月,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创始人暨实控人王悦失联;2019年5月,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6月12日,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资料来源:恺英网络2019年中报

拔出萝卜带出泥,2019年4月,恺英网络副总经理冯显超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随后,恺英网络董事、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陈永聪以及离任监事林彬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值得注意的是,王悦出事前几乎质押了全部所持有的恺英网络股权,王悦失联前,还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并且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据相关人士表示,恺英网络走到这一步,与当初的对赌协议有关。

2016年6月,恺英网络借壳不足半年,就宣布以2亿元收购《蓝月传奇》制作公司浙江盛和20%股权,并承诺如果2016年浙江盛和净利润不低于8000万元,就将收购其剩下的80%股权。

最终,浙江盛和以8997.76万元的年净利润完成对赌。2017年7月,恺英网络不得不以16.065亿元的价格收购浙江盛和股东金丹良的51%股权。根据约定,金丹良应该在股权转让款到位后,于2017年12月31日前,斥7.5亿元购买恺英网络上市非限售流通股。

这个操作耐人寻味,一般情况下,企业并购时涉及股权方面会采用定增或现金加股权的形式,恺英网络采用现金加回购流通股票的形式,比较少见。

另外上市之后,恺英网络几乎没有退出爆款游戏,因聚集了古天乐、张家辉、陈小春等多位明星代言人而为人熟知的《贪玩蓝月》其实也是买来的。

“监狱风云”之恺英网络第二集

恺英网络“监狱风云”的第二集来的有点突然,因为其与春兴精工仅仅相隔1天。恺英网络的第二集主角叫金锋,是恺英网络的现任董事长。

提到金锋,在游戏圈中也算小有名气。金锋的生涯起步于被恺英网络收购的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7月至2018年1月期间,金锋历任浙江盛和的产品经理和市场总监,短短的几年,金锋曾创造了多个游戏行业的“传奇”。

2015年,金锋带头设立项目《蓝月传奇》,并作为项目负责人主导研发。2016年与恺英网络正式合作。

2018年1月,金锋被任命盛和网络CEO,全面统筹盛和网络日常运营管理和研发项目管理。在2018年7月27日召开的恺英网络临时股东大会上,金锋被选举为恺英网络的董事。

至此金锋开启了他在恺英网络的高管时刻。金锋先后被选举为副董事长、联席董事长。

2019年3月20日,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金锋被选举为新任董事长。当时恺英网络曾表示,新一届董监高的产生,标志着恺英网络完成了新老领导班子交替,将要迈进新的全速发展时代。

天有不测风云,满心欢喜的恺英网络怎么也想不到新任董事长在刚刚上仍7个月就出事了。而作为技术出身的金锋也没想到自己还未在资本市场上试试手脚就这样凉凉了,再也没有机会带领上市公司玩耍了。

GPLP犀牛财经了解到,早在2019年4月的时候,市场上就有流传消息,称恺英网络董事长金锋涉嫌内幕交易被公安机关立案,金锋也已经出逃,并且被网上追逃。

不过随后,金锋发表了一则声明,否认内幕交易和被网上追逃的事情。

金锋在声明中表示:“恺英网络作为国内A股上市公司,以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为底线,以保障股民投资人利益为己任。恺英网络新一届董事会选举我为董事长,我奉行并坚守依法合规经营、照章纳税的基本原则。

然而10月25日恺英网络发布的金锋涉嫌内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的公告似乎有些打脸。

恺英网络在公告中称,金锋目前担任公司董事长,未持有本公司股票,其接受公安机关调查期间,恺英网络董事会将尽快进行专项讨论并做出进一步的工作安排。

恺英网络还表示,本次立案调查事项系针对金锋个人的调查,恺英网络经营管理目前不受影响。截至本公告发布日,公安机关的调查尚在进行过程中,公司尚未知悉案件具体情况及最终调查结论。

资料来源:恺英网络公告

GPLP犀牛财经同时了解到,就在恺英网络发布董事长金锋被捕的公告时,恺英网络还发布了另一则公告。公告显示,鉴于公司管理经营需要,选举董事沈军先生为恺英网络的副董事长。

如此匆忙任命,我们由此可以看出,恺英网络似乎迎来了自己的至暗时刻。

除了恺英网络高管被捕外,恺英网络公布的2019年三季报预告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恺英网络预计实现净利润6400万元-9600万元,同比下降81% – 87%。2018年同期恺英网络盈利4.92亿元,今年相比似乎不足零头。

恺英网络的市场股价5个月来也几乎腰斩。悲观的股民在股吧里提到,董事长又被抓了,这是股价要连续跌停啊!

为何“监狱风云”频繁上演

从派生科技到康得新,再从春兴精工到恺英网络。“监狱风云”系列一部一部的更新。从股票的层面上来讲,实控人和董事长堪称公司的“大雷”,一旦爆裂则势不可挡。

派生科技实控人被捕,股价大跌80%;康得新实控人被捕,市值蒸发了50多个亿;春兴精工实控人被捕,股价跌停。

恺英网络将会如何呢?

首先跌停是必要的。

其次,董事长面临牢狱之灾也值得人警醒。

“天网恢恢  疏而不漏”。

“内幕交易”被人发现可以是要坐牢的。

然而,有众多的董事长们却铤而走险。

通常而言,董事长作为金字塔顶尖的人,他拥有和掌握着许多普通人不可能第一时间获得的消息,他就可以利用这些消息或者帮助他人利用这些消息,这些内幕交易对于董事长和实控人来说真的是太过容易。

再加上目前在违法披露、内幕交易罪的处罚成本太低,顶格处罚就60多万元而已,这让上市公司董事长们在内幕交易等面前“前仆后继”。

目前来看,网友们戏称恶搞张家辉在贪玩蓝月中的那句台词“是兄弟就来砍我”很适合之前被捕的创始人王悦以及现今被捕董事长金锋。

前事不忘,后世之师。

但愿总想讲故事给股民或者投资人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以及实控人不要在此幻想讲故事就能为掌控的公司创造百亿甚至千亿的市值,一句话,“脚踏实地,认认真真做事才是硬道理。”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