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一家神秘的对冲基金60%回报率背后:巨大的杠杆和精准的押注

作者:Stephen Taub

编译:Azure

来源:Institutional Investor

3月中旬,西方世界才开始认真对待”新冠病毒”这一威胁。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宣布,由新型冠状病毒(Coronavirus,简称Covid-19)引发的新冠肺炎已经成为一种流行病,越来越多的美国州政府开始发布禁闭令。

那个时候,美国股市已经连续几周下跌,最终进入熊市。

但在几个月前,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纽约宏观对冲基金就已经敲响了警钟,并已经利用金融市场的反应来采取针对性的措施。在1月下旬给客户的一封信中,该基金的经理,Haidar Capital Management(海达尔资本管理公司)承认,投资者将很难避免这一场潜在的流行病。到2月下旬,Haidar 已经确信,Covid-19的传播最终会发展成一场全球流行病,动摇商界和金融界,并最终影响到普罗大众。

该公司在当月致客户的一封信中表示:“随着全球各国实施遏制措施,担忧情绪影响了消费者支出,经济活动可能会进一步受到打击。”

这种先见之明为其带来了巨大的回报:3月份市场崩盘时,许多投资者都吓坏了,但当月Haidar 的旗舰基金海达尔木星(Haidar Jupiter Fund)却增长了25.26%。继4月进一步上涨之后,海达木星的涨幅已经上涨了59%以上。

对于自1999年成立以来一直关注该基金的人来说,这样的收益可能并不令人惊讶。过去4年里,该基金有3年实现了两位数的回报率,而在最近14年里,有10年实现了两位数的回报率。

据Haidar的一份文件显示,截至2019年底,该基金共管理5.48亿美元,自成立至2020年3月,该基金已经产生了4000%的总收益。相比之下,标准普尔500指数同期的总回报率仅为182%,HFR宏观指数同期的总回报率为87%。

但它并不是仅仅因为能精准把握时机带来如此令人瞠目结舌的回报。监管文件显示,该基金使用了大量杠杆,即通过借入资金来提高回报率。

在一份监管备案文件中,Haidar 公布了185亿美元的监管资产,是截至2019年底海达尔木星基金报告资产的近34倍,监管资产包括所有债务和借款。

尽管近年来如此高的杠杆水平给该基金的回报率注入了一剂强心剂,但如果该公司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损失。

一位Haidar 投资者在发给Institutional Investor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它们很不稳定,而实现这些回报的唯一途径就是利用杠杆。”

这位投资者称该基金的杠杆水平“令人惊讶”,并补充称,海达尔木星基金迄今可能是幸运的。如果有任何其他基金使用了这么多资金,并在押注在错误的方向,“他们一定早就被干掉了。”

尽管Haidar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并持续了很长时间,但公众对它知之甚少。

该公司由Said Haidar(萨伊德·海达尔)于1997年创立。海达尔在哈佛大学获得了经济学学士和硕士学位,并在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接近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但他并未完成自己的博士论文。

他最开始的两份工作是在投资银行,后来这些银行都破产了,第一份工作是在德崇证券(Drexel Burnham Lambert)的机构期货和期权部门担任量化研究主管,第二份工作在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他是量化策略集团的高级副总裁兼董事,负责定量建模研究。在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银行(Credit Suisse First Boston)结束了自己的投行生涯后出来单干。

海达尔木星基金交易多种资产,包括股票、货币和固定收益产品。该公司在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中承认,它有时会使用“大量”杠杆。近年来,这似乎为该基金带来了优势——因为该公司正确地评估了公共卫生事件的威胁,在2020年表现尤为突出。1月,海达尔木星基金飙升逾14%。

事实证明,在一个动荡的月份中,公共卫生事件并不是唯一的重大新闻事件。美国和中国签署了他们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再加上USMCA的通过,推动了股市的上涨。

但2020年1月,新冠肺炎病例在美国得到证实,全球债券市场和其他避险资产一道反弹,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下跌逾40个基点,跌幅达0.4%。

Haidar在给客户的信中表示,债券市场交易占该基金1月份月度收益的大部分,这并不令人意外。随着地缘政治风险和对大流行的担忧引发全球债券市场反弹,该基金增持了较长期债券的多头头寸。海达尔还从贵金属多头和贱金属空头中获利。当原油价格突然开始暴跌时,这些利润又完全被抵消。结果,海达尔表示,它在大宗商品交易中蒙受了损失。

不过,海达尔已经在为应对公共卫生事件的威胁做准备。

Haidar 在1月份的信中正确地预测了Covid-19的影响:“Covid-19的传播在最近几天迅速增加,最终将成为一场全球性的公共卫生事件。”

随着股市开始暴跌,恐慌的投资者纷纷涌入被视为安全避风港的美国国债,将收益率压低至几乎不可预见的水平。Haidar为此做了准备,买入了较晚到期的债券,这些债券的价格涨幅高于短期票据。

Haidar还从能源和基本金属的空头头寸中获利,并做空那些严重依赖大宗商品市场的国家的货币,而不是投注于大众公认的“避险货币”。

“由于Covid-19的指数级蔓延,目前全球许多美国和欧洲的锁定和医疗保健系统不堪重负,我们预计全球经济增长将急剧收缩。”Haidar在3月份发给客户的信中预测,“最初在1月和2月开始扰乱市场的供应链中断,现在发展到整个行业和整个国家都处于隔离状态。”

Haidar对这种可怕的情况在短期内改变不抱希望。Haidar在信中警告客户:“在全球传播速度放缓之前,我们预计风险资产不会大幅企稳。”

这为Haidar爆发性的三月奠定了基础。在美国最终锁定局势、特朗普勉强承认公共卫生事件之际,海达尔的股价飙升了25%以上,创下了有史以来的最大月度涨幅。

Haidar在第一季度的巨大收益使全公司资产达到了历史最高点,超过9亿美元。但在与投资者的通信中,它的语气却令人沮丧。

Haidar将3月份的股市反弹归因于“经济活动的迅速恢复引发投资者的乐观情绪”。Haidar 警告客户说:“任何全球经济的快速重新开放最终都将适得其反,并可能导致公共卫生事件大规模死灰复燃。”

该公司还表示,贷款违约和破产才刚刚开始,预期获利可能需要进一步下调。

海达尔木星基金4月份的涨幅要小得多,该基金在一个月内的回报率为6%,而股市却公认为是1987年以来表现最好的一个月。

现在,Haidar必须应对自身的挑战:在至少保持现有成果的基础上,继续正确评估Covid-19的演变。如果成功了,公司将迎来最好的一年。如果不是这样,该公司充足的杠杆很可能使2020年成为最糟糕的一年。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