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一个神奇的上市公司:实控人“杀妻”被判11年 “关二代”接管

作者:蔚芮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当大部分人被当当网“夫妻党”李国庆与俞渝的大瓜吸引眼球的时候,在A股资本市场上还同时上演了比当当网更外劲爆的大瓜,该公司的实控人居然“杀妻”被判刑11年。

2020年7月17日,葵花药业(002737.SZ)发布了《关于实际控制人案件进展情况的公告》。公告显示,近日收到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关彦斌亲属的通知,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法院于7月16日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关彦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

来源:葵花药业公告

而被判刑的关彦斌就是2019初闹得沸沸扬扬的葵花药业董事长“杀妻案”的主角。

据2018年相关媒体报道,2018年12月22日,已经离婚的关彦斌找到前妻张晓兰,就后续财产分割和股权交割等诸多工作进行沟通,然而,后续二人在谈话过程当中发生激烈争吵,随后,关彦斌抄起菜刀爆砍前妻四刀,造成张晓兰失血性休克。而行凶过后他以为前妻已经死亡,于是试图举刀自尽。

幸运的是,经过全力抢救张晓兰最终摆脱了生命危险。

2018年12月23日凌晨,警方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二院找到了正在包扎的关彦斌。2018年12月29日,关彦斌被大庆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监视居住。

2019年1月24日,大庆警方对关彦斌刑事拘留。

2019年1月31日,被批准逮捕。

曾经,上市公司的“夫妻案”多以离婚天价“分手费”被市场所关注,比如康泰生物(300601.SZ)实际控制人杜伟民曾经发生235.5亿元“夫妻案”天价分手费,刷新了A股“夫妻”离婚的最新记录。

葵花药业的“夫妻案”直接上升到被判刑,这引发了A股市场及媒体的热议。

起底葵花药业

到底是怎样一个上市公司,居然上演了实际控制人“杀妻”这个刑事案件呢?

公开资料显示,葵花药业是一家以生产中成药为主导,以“化学药、生物药”和“健康养生品”为两翼,集药品研发、制造与营销为一体的大型品牌医药集团企业,公司主要产品有中成药、化学制剂。

根据王作龙所著的《悬壶大风歌》这本书显示,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关彦斌则出生于1954年10月,曾担任五常县二轻局团委书记,1979年申请“下海”。

刚开始,关彦斌从事塑料行业,五年后,关彦斌从事的塑料厂成为五常县的“立县企业”,不过没几年,塑料厂生意就开始陷入了瓶颈期,随后关彦斌曾经去深圳创业,不过,他的这次创业以失败而告终,2000多万元的巨额学费直接使他回到“身无分文”的状态。

无奈之下,关彦斌只能重新回到五常县。

彼时,1998年,五常制药厂因经营不善而整体卖出,关彦斌即是接盘人——关彦斌接手之后,首先将五常制药厂改名为葵花药业,随后,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关彦斌将这个濒临倒闭的国企最终打造成五常市乃至黑龙江省的龙头企业。

当然,这个过程离不开“杀妻案”的另一个主角张晓兰的帮助。

公开资料显示,此时走到一起的关彦斌和张晓兰都分别属于“重组家庭”,两人都是二婚,其中,张晓兰曾是干部出身,帮助关彦斌盘下了五常制药厂,与此同时,张晓兰还是葵花药业最初的46位股东之一。可以说张晓兰见证了关彦斌和葵花药业的成长。

经过关彦斌和张晓兰夫妇的打造管理,2014年12月30日,葵花药业成功登陆A股市场。葵花药业登陆A股市场后,总市值最高曾达到200亿元,此时,“葵花药业”与“关彦斌”在五常市也成了无人不晓的企业和名人。葵花药业所在的道路,甚至被命名为“葵花大街”,是当地最繁忙的道路之一。

一场由离婚案引发的刑事案件

“同甘苦 共患难”是很多人的心愿。

只是,在A股历史上,“共患难”的多,“同甘苦”的少,葵花药业也不例外。

作为葵花药业的实际控制人,在葵花药业上市之后逐步产生了分歧,最终演变成了离婚。

2017年,关彦斌与张晓兰宣布离婚。

据2017年7月13日,葵花药业发布的一份关于共同控制关系解除的公告显示,关彦斌与张晓兰经协商一致,已办理离婚手续,解除婚姻关系。根据《股份(股权)分割协议》,张晓兰同意将自己在葵花集团、金葵投资公司、葵花药业三家企业持有的全部股份归关彦斌所有。

来源:葵花药业公告

由此可见,离婚时,张晓兰将直接持有葵花药业的64.97万股、通过葵花集团持有的76.01万元股权、通过金葵投资间接持有的120.8万股全部股权转让给了关彦斌。

同时,关彦斌以现金方式补偿9亿元人民币给张晓兰。

不过,让人费解的是,离婚时客客气气的夫妻二人,为何却在2018年上演到“动刀”的地步,更让人诧异的是,案发后,关彦斌却在资本市场频频减持葵花药业股份。

根据葵花药业2020年7月15日发布的实控人关彦斌最新减持进展公告,关彦斌计划于2020年4月30日至2020年9月30日期间以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464.51万股,占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25%,占葵花药业总股本的2.51%。截至2020年7月7日,关彦斌已完成减持583.9951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比例达到1%。

来源:葵花药业公告

资料显示,自2018年末案发以来,实控人关彦斌已多次减持公司股份。

数据来源:葵花药业公告

据GPLP犀牛财经统计,案发以来,实控人关彦斌共计减持葵花药业1374.253万股,套现共计1.99亿元,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在关彦斌减持的期间,葵花药业股票回购计划却只回购了157.5157万股,回购金额为0.23亿元。与关彦斌的减持相比相差甚远。

“关二代”接手   葵花药业何去何从?

在关彦斌“杀妻”之前,2018年4月,葵花药业改制20周年庆典活动上,关彦斌宣布要带领葵花药业进一步精益求精,做“精品儿药的领军者,现代中药领航者”,“再给我20年,我还你们一个千亿葵花!”

然而在“杀妻案”后的一个月,关彦斌宣布退任。

2019年1月30日,“关二代”关玉秀被正式选举为葵花药业董事长;关一被选为总经理。据了解,关彦斌在于张玉兰结婚之间已有一个孩子叫宋萌萌,而其并未进入公司管理层,只是持有公司部分股份。

与此同时,2019年1月,葵花药业发布公告称,关彦斌因个人年龄的原因,从长远发展角度出发,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等相关职务。

来源:葵花药业公告

就这样,葵花药业“创一代”与“二代”之间顺利完成了交接。

只是,如今回过头来看“关二代”接手后的葵花药业,虽然葵花药业已经被接手一年,然而,如今的葵花药业依旧业绩表现平平,反倒不如从前。

来源:葵花药业公告

据葵花药业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葵花药业实现营业收入43.71亿元,同比减少2.24%;归母净利润为5.65亿元,同比仅微增0.38%,与2018年32.85%的增长相比,增速出现断崖式的下滑。

此外,葵花药业发布的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9.10亿元,同比减少24.96%;归母净利润为1.54亿元,同比减少5.46%。

截至2020年7月20日收盘,葵花药业的最新总市值为86亿元,距离千亿葵花药业还有900多亿的“小目标”需要实现。

那么,在“关二代”接手的20年后,能否实现千亿目标呢?葵花药业后续走势如何呢?

GPLP犀牛财经将保持持续关注。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