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WeWork后共享办公落寞 优客工场放弃IPO或改借壳上市 估值缩水七成

作者:李东耳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8月6日,优客工场发布公告称,鉴于当前的资本市场状况,正在考虑其他替代方案,并决定目前不进行拟发行的证券的发售和出售,而替代方案或为借壳上市。

当年的联合办公有多热闹,现在就有多么落寞。前几年,资本疯狂入局这个行业,并购是共享办公的常态。在一次次的扩张融资与并购后,国内留下的比较有竞争力的联合办公也不过是优客工场、纳什空间等。

出身万科的毛大庆于2015年创办了优客工场,一开始就引来了真格基金、红杉中国等风投公司的注资。天眼查APP数据显示,2018年11月,完成D轮融资之后,优客工场投后估值达28.57亿美元。此后,2019年,又分别完成了一轮战略融资和股权融资。

图源:天眼查APP

然而,共享办公的命运因巨头WeWork的惨淡收场而使得整个行业都低调了许多。共享办公也因为盈利问题一直被外界质疑,首当其冲的就是无法撑起庞大的估值。

此前,优客工场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RW文件,正式撤回独立IPO申请。

7月8日,纳斯达克上市公司Orisun宣布与优客工场签署合并协议,根据协议,优客工场将被其全资子公司Ucommune International收购,交易完成后新公司将由优客工场现管理团队继续运营,并将会用新的股票代码在纳斯达克上市。据相关人士介绍,双方最快将于2020年第三季度完成所有流程。

并购后,优客工场的估值下降至7.69亿美元,相较于2018年D轮融资时28.57亿美元的估值,优客工场的估值缩水70.08%。

2019年12月,优客工场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书,但迟迟未能挂牌成功,这或许与其经营状况有关。根据招股书,优客工场2017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均处于亏损状态,净亏损额分别为3.73亿元、4.45亿元、5.73亿元,亏损原因为门店扩张、门店重整、门店收购。

2020年4月,优客工场创始人声称优客工场在2019年已经开始盈利,但具体的盈利情况恐怕要等到其下次递交招股书时才能知道。

优客工场的收入主要分为三部分:空间会员、市场和品牌服务、其他服务,其中空间会员收入占了绝大多数。尽管优客工场已经开拓出品牌加盟管理、生态圈投资、个人会员服务以及流量平台等其他营收方式,但盈利方式单一的问题还很严重。

至于优客工场能否成功借壳上市,GPLP犀牛财经将持续关注。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