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估值60亿美金 柔宇科技值不值?

作者:夏日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导语:

这是一场关于未来的真正顶尖技术的较量,在各国争夺战当中,这个技术最终被一家中国企业所突破。然而,单凭一项技术,能否撑起60亿美金估值?

在电子科技圈,柔性电子是一个全新的领域。

由于要承受一定范围的形变(弯曲、折叠、扭转、压缩或拉伸)并仍能保持正常工作,柔性电子不但整合了电子电路、电子元器件、材料、传统平面显示、纳米技术等交叉学科,同时横跨半导体、封测、材料、化工、印刷电路板、显示面板等产业,它所带来的不仅是传统电子行业的革命,也将是传统产业如塑料、印刷、化工、金属材料等产业的深度转型。

还在理论阶段,它就引发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甚至美国《科学》杂志将其列为2000年世界十大科技成果之一,与人类基因组草图、生物克隆技术等并列,基于此研究发现,美国科学家艾伦黑格、艾伦·马克迪尔米德和日本科学家白川英树由此获得了2000年诺贝尔化学奖。

为争夺下一代电子技术革命的话语权,包括美国、日本及欧盟等全球各国都开始了激烈争夺战,比如,美国针对柔性电子展开了FDCASU计划、日本指定了TRADIM计划、欧盟也同时指定了第七框架计划中PolyApply和SHIFT计划等,投入数十亿欧元研发经费来支持柔性电子研发,重点支持柔性显示器、聚合物电子的材料/设计/制造/可靠性、柔性电子器件等方面的基础研究。请注意,是研究,还远没到成熟的批量化工业生产,更遑论落地应用。

这一次令人意外的是,在这场关于未来的争夺战当中,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中国企业却获得了先机——不仅在技术上做到了完全的自主创新,而且迅速建立了世界首条全柔性屏的量产线。

全柔性屏的中国式探索

在柔性电子产业当中,最核心的技术之一就是柔性显示。当然,柔性显示也是柔性电子最先落地的关键环节。

从全球范围来讲,在柔性电子产业发展了十年后,柔性屏幕(简称柔性屏,又称柔性OLED)才开始出现,不过,这有别于传统的OLED固定曲面屏——从制作工艺上来讲,固定曲面屏属于OLED一次成型,该技术早在2015年就已经诞生并且不断成熟。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韩国三星就已经率先量产固定曲面屏OLED智能手机;而作为柔性电子产业的柔性屏(专业人士称之为”全柔性屏”)则是像玻璃纸或者塑料薄膜一样在用户手里可以实现反复可靠弯折数十万次,这才是真正的柔性屏,也就是柔性屏的第三、第四阶段。

从柔性屏的阶段来讲,第一阶段是固定曲率的柔性屏,即现在主流的OLED,第二阶段是可弯曲、可卷曲显示;第三阶段是可折叠显示;第四阶段为可任意折叠拉伸的全柔性显示。如今,市场正在朝第二、第三阶段不断发展。公开资料显示:在2019年,伴随着折叠屏手机的不断升温,柔性OLED也开始成为消费电子的主流,据DSCC数据,柔性AMOLED屏的出货渗透率将于2020年达到21%,超过3.5亿片。

而从现实层面来讲,在全球柔性显示屏行业发展过程当中,有一个企业不容忽视,那就是三星电子——在全球OLED显示屏当中,三星电子经过几十年的研发,其OLED技术代表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显示屏技术,全球最好的OLED显示屏也均出自三星,一度,三星OLED曾垄断全球OLED市场。

十年前,在OLED技术全球领先的基础上,三星又开始了柔性屏的研发,不过,迄今为止,其技术仍然不太稳定——在三星Galaxy Fold推出不久,该款折叠屏手机就面临屏幕显示不正常、膜层分离之类的问题,后来,即便三星二代折叠屏产品Galaxy Z Flip宣称改善了制程技术,然而,从硬度测试来看,折叠处依旧可能因为室温过低而碎裂。

更令人意外的是,2019年5月,三星曾宣布正式量产上市Fold,与此同时,三星还把样机寄给了全球数百家专业媒体,然而,这些样机却在一周内出现大量弯折可靠性问题和显示故障,最终,三星迫不得已全部召回了所有的媒体测试用机,并取消了所有客户订单。

巨头研发了十年的技术都没有突破,那么,其他企业或者国家有可能在柔性屏第三、第四阶段研发成功吗?

历史总是充满意外,并被意外所推动。

2012年,一家叫柔宇科技的公司同时在美国、香港、中国三地成立。

2013年12月,柔宇设计的第一块单色全柔性屏成功亮相;

2014年8月,柔宇科技开发出了全球最薄厚度仅为0.01mm的全彩色柔性屏;

2018年,全球第一条全柔性屏生产线在位于中国深圳龙岗区的柔宇科技显示基地内诞生,并成功实了量产;

2018年10月,柔宇科技发布了全球首款折叠屏手机。就意味着,柔宇科技同三星电子成为世界上仅有的两家具备了自有技术并有能力规模生产柔性屏幕技的公司。柔宇科技的产品和惊人的突破让三星集团高层大为震惊,在内部给了三星移动社长极大压力。

那么,柔宇科技到底是一个什么来路的公司?又是如何从技术层面超越三星电子这么一个跨国巨头呢?

此事说来话长。

在2012年以前,柔宇科技创始人刘自鸿博士只是一个在IBM位于纽约的全球研发中心顾问级工程师及研究科学家,此前,他的研究课题即为柔性电子基础理论研究。

一个偶然的机会下,他与另外两个斯坦福大学的校友开始讨论柔性显示技术产业化的可能,当他们意识到一切可以实现的时候,这三个斯坦福的博士们就开始了行动。

不过,这三个人同时也清楚的明白,要想实现这个过程也并不容易——首先,从产业上来讲,OLED行业是一个典型的技术密集、人才密集和资金密集行业,不仅技术要求高,需要通过传统的LTPS低温多晶硅制程技术一步步升级到柔性可弯曲屏,而且其整个制作流程漫长,其制造工艺涉及到的材料、制程、成本、良率、可靠性等方方面面;

其次,在这个领域,要想绕过老牌企业三星也并非易事,毕竟无论从规模、资本、品牌等各方面来讲,柔宇科技与三星电子都不是同一个重量级的选手。但在这个技术创新造就奇迹的时代,这三个人当时身处全球科技中心硅谷,不仅了解全球行业的技术方向及趋势,而且能够真正从科研角度出发,大家责无旁贷全心攻艰技术,最终经过一年时间,柔宇科技通过自主研发的全新技术路线——超低温非硅制程集成技术,不仅工艺温度比传统三星LPTS(低温多晶硅)要低200到300度,而且采用了非硅材料,完美避开了单质硅的硬度限制,实现了领先全球的柔性显示技术方案。

随后,在技术获得突破的前提下,2013年,柔宇科技又获得了B轮融资数千万美元融资,继续在柔性电子产业进行探索——在柔性电子领域,从2012年成立至今,柔宇科技已积累拥有超过3000项核心技术知识产权。

基于该技术的突破,柔宇科技CEO刘自鸿博士还受邀作为开场演讲嘉宾的身份,出席并参与了全球光通信领域三大顶级学术会议之一的CLEO(Conference on Lasers and Electro-Optics 激光及光电会议),通过视频与全球该领域的专家学者分享了柔性显示和柔性电子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这是该有关技术的学术会议近40年来首次有中国科技企业进行演讲。

毫无疑问,这是全球一个关于技术的重大突破,同时也是中国科技企业的骄傲。

正如美国工程院院士和美国艺术科学院院士、斯坦福大学化学工程系主任鲍哲南教授所说,“柔性电子是横跨材料学、物理、化学、光学、半导体微电子、机械工程、软件等多个学科和领域的前沿综合物种,任何一个环节有短板都很难将其成功实现,因此柔性电子产业具有很高的准入门槛,需要非常强的国际人才和技术研发基础,而这个人才和技术还不是靠规模取胜,而是要靠最前沿的核心自主技术‘针尖’突破取胜。”

一家硬科技企业的彼岸

在全球科技圈,科技企业创业难是一个普遍现象。

尤其在中国,更是科技进步发展缓慢,科技创新水平低,产品、劳动力中科技含量低、科研成果转化能力弱,新产品开发速度慢、层次低等。

即便在美国,戴森一样上演了一个真实的硬科技企业创业难的故事:

·做第5台吸尘器模型的时候,第3个孩子出生了;

·做第2627台模型的时候,钱花完了;

·做第3727台模型的时候,靠媳妇赚钱养家,还把房子卖了……

只是,十年之后,如今的戴森公司,年收入35亿英镑,而且拥有3000项专利和超过500项发明,每周在研发上需要投入700万英镑,在全球拥有2000多名工程师和科学家。

柔宇科技也同样经历了戴森式创业困境。

一边是柔宇科技在产品上不断突破,另一边是柔宇开始面临纷至踏来的质疑,比如柔宇科技的技术成熟度如何?柔宇科技的产品能否量产?什么时候开始盈利?

2015年,这对柔宇科技来说是关键的一年。

首先,即便他们在技术上已经全球领先,然而柔宇科技要实现产品的规模量产依旧需要上百亿的投资。

其次,当时的柔宇科技并不能自我造血,要活下去他们需要融资,更何况还要大量烧钱实现产品量化,这对于一家拥有核心技术的科技企业来说是真的很难。

于是,在这一年,然而为了活下来,后续证明自己的技术足够成熟可靠,柔宇科技的三个科学家不得不到处融资以便推动自主产品量产化的进程,甚至为了这个目标,他们甚至还拒绝了业内某知名企业开价3亿美元的收购。

柔宇科技很幸运,他们遇到了慧眼识珍珠的机构——2015年8月,深圳市柔宇科技顺利完成了数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投资方为中信资本、基石资本、IDG资本、深创投、松禾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

最终,在这些投资机构的支持下,2015年,柔宇科技开始推进了自主产品量产化的进程,在深圳龙岗启动了全球第一条全柔性屏生产线的建设,这条生产线总投资规模110亿,首期投资60-70亿元,当然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需要更多资金的支持——在2017年9月,柔宇科技又与中信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平安银行签约,加上已完成的D轮融资,共计约8亿美元;2018年,李嘉诚旗下公司尚乘集团战略投资柔宇科技;至2018年底,柔宇科技估值超过50亿美元。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熬过这个难关的柔宇科技成功实现了量产:2018年6月6日,柔宇科技全柔性屏大规模量产线建设完成并成功点亮投产,这是全球第一条可任意折叠和弯曲的OLED全柔性屏生产线,并且在实现的过程当中,无论是生产线设计还是核心制程设备的定制研发,柔宇科技全部实现了自主研发。

与此同时,从2018年起,全球的柔性电子产业也开始爆发——据英国分析公司IDTechEX分析,2018年全球柔性电子市场为469.4亿美元,预计2028年为3010亿美元,是各个国家争先抢占的科技制高点。2019年第四季度,柔宇科技完成3亿美元F轮融资,此时柔宇科技估值60亿美元。

此时,同期三星的柔性显示发展到什么阶段呢?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5年底,三星柔性屏的生产线依旧没有任何消息。

也就是说,在柔性显示屏的第三、第四阶段技术突破及量产方面,柔宇科技取得了暂时性胜利。

不过,如果清楚知道你的竞品是三星电子的话,那么相信每一家企业都不会掉心轻心。

柔宇科技也同样如此——在柔性电子产业上面,需要柔宇科技做的还很多,它需要时间及源源不断的资金——在持续发展的目标下,柔宇科技开始准备冲刺资本市场, 2020年8月5日,中信证券公告称,中信证券受聘担任深圳市柔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简称“柔宇科技”)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的辅导机构。

不过,柔宇科技估值60亿美元的消息也随之曝光,并引发了市场热议。与外媒几乎一致的赞赏不同,国内反而有更多质疑的声音:这是不是一家骗子公司,60亿美元估值到底值不值?

不仅仅是技术突破,应用落地才是未来富矿

那么,柔宇科技60亿美元的估值到底高不高呢?

首先,投资就是投资未来,这对于资本市场的投资机构来讲并不陌生。尤其是当今的科创企业,多半在早期都会面临市场应用的难题。毕竟,全柔性技术是一项世界难题,万里长征只走了一公里。要盖百层高楼,所需要打牢的地基是普通十层建筑所远远无法比拟的。

那么,未来的柔宇科技到底有何看点呢?

从柔性电子行业上来讲,按照英国机构的预测,行业即将在2028年达到3010亿美元,作为行业乃至全球的领军者,如果柔宇科技市场份额仅有10%,那么其营收将成功实现300亿美元,而其市值如果仅按10倍PE进行计算,柔宇科技的估值为3000亿美元,这与当前的60亿美元相比,可谓九牛一毛,而且如果按照现在的发展速度,对柔宇科技来讲,这个大概率只是时间问题。

其次,我们且拿柔宇科技的60亿美元估值与代表性的行业内企业进行对比。

在显示屏行业当中,中国不得不提的企业是京东方,在规模和国产替代上都可圈可点。截至2020年8月7日收盘,京东方的市值为1666亿元人民币。

京东方相比,柔宇科技60亿美元的估值只有其四分之一,尽管现有规模还有差距,然而从技术及发展前景来讲,代表新一代技术发展趋势的柔宇科技显然更有想象空间。

正如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刘姝威教授的判断,“柔宇率先创新开发的超低温非硅制程集成技术,使得工艺制程缩短,良率显著提升,产线投入成本和生产成本都大大降低,这会使得企业在未来市场开拓上竞争优势明显。另一方面,柔性电子技术产业的产品应用领域非常广泛,这意味着巨大的市场容量。柔宇的确是一家非常值得期待的具有世界级原创核心技术能力的高科技企业。

从全球来讲,柔宇科技的公司在柔性技术上已经超越三星电子。

三星电子的市值目前是多少呢?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8月6日,三星电子的市值为2562亿美元,与柔宇科技60亿美元的市值相比更是天壤之别。

不过,虽然市值与三星电子有天壤之别,然而,从产品及商业模式上来讲,柔宇科技在柔性显示屏的发展节奏上却走在了三星电子的前面——2018年产品量产之后,柔宇科技就开始了商业化探索,并且在过去三年形成了 “B2B+B2C”的商业模式——其中,“B2B”是指柔宇科技提供面向教育办公、移动终端、时尚传媒、智能交通等行业的企业提供关于柔性显示和柔性传感的解决方案,;“B2C”则是指将柔性显示屏技术应用到智能终端的折叠手机、智能手写本等产品。

最关键的是,对于柔宇这家公司而言,技术虽然是护城河,但它决不仅仅只拥有技术,在各大领域的落地应用才是真正的价值富矿。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柔宇一方面不断推动其柔性屏技术越来越成熟,另一方面也积极拓展行业应用,且已签约了包括空客、LV、中兴、格力、丰田、中国移动、顺丰、泸州老窖等500余家国内外大客户,除了折叠屏手机、柔记智能手写本、柔树、柔性智能铭牌等消费级产品以外,还开发了一系列面向企业级的创新解决方案。

一句话,柔性电子作为新兴行业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及财力。它不是一家或几家企业的事情,而是涉及整个上下游产业结构的复杂系统工程。当西方国家以国家之力推动行业发展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一个新兴产业发展的难度了——这一切与20年前的亚马逊、阿里巴巴、特斯拉何其相似,在行业发展初期,面临亏损、技术突破的时候总是面临各种质疑,然而,十几年过去了,时间向当年的质疑者们也向世人证明了它们的坚持和价值。正如华为任正非在提到专业精神时曾反复强调“板凳要坐十年冷”,要沉得下心,没有理论基础的创新是不可能做成大产业的。

柔宇科技也同样如此,从技术突破到规模量产,从产品落地到飞入寻常百姓家,每个阶段都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加之公共卫生事件的爆发给几乎所有行业都带来了直接或间接的冲击,行业客户和产业本身的发展都被延缓,我们无法苛责一项在全球范围内都刚刚起步的创新应用为何还没有普及。

谁也不能否认,整个柔性显示屏行业代表了下一波发展趋势,或许在发展过程中存在很多的不确定性,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无论时间是快还是慢,是五年还是十年,拥有核心技术实力且能不改初心砥砺前行的企业,终将能够抵达彼岸。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