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是照妖镜还是试金石 半导体博弈战开始了

作者:星期五、肖兔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最近,芯片荒开始蔓延。

由于车用芯片、消费电子芯片等需求强劲,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市场缺芯持续。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表示,现在整个社会对芯片的依赖越来越高,深入到了各个消费细分领域。从汽车、手机到家电、游戏,无一不受芯片荒的影响。

业内人士认为,全球半导体产能扩张跟不上需求增长步伐,一定程度的芯片短缺或将成为新常态,今后数年主要经济体围绕半导体产业的博弈将加剧。

这场博弈战将影响哪些企业?又将何去何从?

“缺芯”与产能过剩并存的现状

关于中国的芯片产业,工信部副部长王志军曾公开表示,目前中国芯片制造行业存在着重复建设和产能过剩的现象,出现了许多盲目投资和烂尾项目。

据相关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10月,全国的芯片相关企业超过5万家。2020年新成立的芯片公司就超过1.2万家。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全国有6个百亿级半导体大项目先后停摆。

既然芯片产能过剩,为何还会还上演“芯片荒”呢?

这有客观现实原因。

第一,上游厂商逐利扎堆大直径硅晶圆。

半导体硅片又称硅晶圆,处于集成电路产业链上游。在摩尔定律的驱动下,半导体硅片的直径越大,在单片硅片上可制造的芯片数量就越多,分摊的单位成本也就越低。

目前国际上生产芯片和半导体主要有两种通用的材料,分别是8寸和12寸的高纯硅圆晶。8寸的高纯硅晶圆多用于做电源管理、逻辑芯片,价格便宜,然而利润相对不高,因此芯片厂商更多扎堆在12英寸晶圆上。这就导致尽管8寸的晶圆需求量大,但制作的厂商不多。

第二,国产芯片核心技术不高,终端仍以进口芯片为主要来源。

以此番受影响最严重的国产汽车为例。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汽车芯片市场规模约3000亿元,中国自主汽车芯片产业规模仅约70亿元,且主要分散在低附加值和低可靠性领域。

对此,某车企高管表示,国产芯片主要是以实现驱动、供电和通讯等简单的功能为主,技术上难度不高。而目前汽车厂商短缺最严重的是MCU芯片,MCU芯片主要都来自进口。“每个MCU芯片都相当于一台微型电脑主机,在控制发动机、变速箱、底盘、车身、空调等零部件时都涉及这一类芯片。”

因此,中国车企所使用的芯片中,有九成以上依赖于进口芯片,主要以德国英飞凌、荷兰恩智浦等公司的产品为主,仅有10%不到用的是国产芯片。

这确是目前中国芯片企业普遍存在的困境:核心技术受制于人,在低水平的模块上却又重复建设。因此,中国的芯片产业所以看似产能饱和甚至过剩,实则是难以破圈替代进口。

在此背景下,中国的芯片行业很难不产生供需严重不平衡的现状,而相关产业链的公司却纷纷宣布涨价,包括瑞芯微电子、胜群、灵动微电子、美国Allegro、甚至国产芯片代工龙头中芯国际都接连宣布将从2021年4月1日起上调产品价格。

涨价蔓延到了产业链上的其他企业——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芯片终端企业纷纷重复下单和囤积库存,这轮“囤货潮”又加剧了“缺芯潮”,引发恶性循环。

那么,在这波芯片涨价的热潮下,终端企业们将何去何从?

“缺芯”引发“囤货潮” 是照妖镜也是试金石

芯片价格上涨对芯片产业链下游的终端企业来说可以说是“噩梦一场”:

一方面企业不仅需要加大单价成本支出;

另一方面“缺芯潮”短期并未散,对此,一些企业为继续保持供货,在高价情况下仍大量囤货造成的总成本支出更大。虽然这部分成本最终会直接转嫁到产品出售价上,由消费者进行买单。但企业的产品从材料到成品再到利益转换仍需一段周期,前期采购仍需企业通过自有资金进行付款,企业是否拥有足够的资金顶住这波浪潮,这值得观察。

以国内新造车势力的蔚来为例,其近日就因深受芯片短缺影响被迫停产。

2021年3月26日,蔚来发布公告,决定连续五日暂时关停合肥市江淮蔚来制造厂的汽车生产活动。其表示芯片的整体供应限制已影响到2021年一季度产量,由20000-20500辆汽车缩减至19500辆,五日后可以恢复生产。

但据其2020财报来看,2020财年蔚来实现营收162.58亿元,同比增长107.77%,营业成本却高达143.85亿元,同比增长59.41%。此外,归母净亏损扩大50.84%至-56.11亿元。不仅如此,蔚来负债高达227.80亿元,同比上涨17.40%,而据其公布出的截至2020年前三季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也仅195.56亿元。此次成本上涨后,蔚来能否完成其所述任务量还有很大不确定性。

此外,主营导航电子地图开发的四维图新也在近日发布业绩预告显示,其在2020年预计实现营收20亿-22亿元,预亏损2.37亿-3.38亿元,而利润下降原因正是因为芯片产业供应链吃紧,产能受限。

汽车芯片短缺同样也蔓延到了手机行业,小米中国区总裁、Redmi品牌总经理卢伟冰对“缺芯”就曾表述:2021年芯片太缺了,不是缺,是极缺。”

为此,华米OV等国内手机大厂纷纷投入现金加大芯片储备应对危机。但在芯片供需极不平衡的情况下,除了华为可以凭借自身鸿蒙系统有底气保证目前芯片库存够用,不会受到威胁外,其他手机厂家却不敢这么夸海口。

就拿小米来说,2020年,小米实现营收2458.66亿元,同比增19.45%,净利润为203.56亿元,同比增102.66%;负债高达1296.66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547.52亿元。由此来看,小米虽在业绩上保持良性增长,但整体债务还是比较高的,而OPPO和VIVO在这方面同样也面临着巨大承压能力。

事实上,不止汽车、手机行业,其他家电、PC等电子设备制造商都面临着芯片短缺的压力,而在芯片价格全面上涨的同时,这些企业要么依据自身资金实力顶住压力,要么被其他同行所超越自身被遗弃,这正是遵循了万物生存的基本法则,优胜劣汰,适者才能生存。

正如士兰微董秘陈越曾表述,“这一次芯片荒是一个照妖镜,同样也是一个试金石。凡是宣称因为半导体缺货下滑的,都是半导体产业帮忙挑选出的弃子。”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