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徐高明想哭:五一景区人满为患 老铺黄金被取消审核现金流堪忧

作者:肖兔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五一假期人满为患,各地景区又是一阵忙碌,最开心的莫过于景区纪念品商贩。但最近在资本市场中,却有这么一家脱胎于景区纪念品运营商的公司不太开心,尤其是创始人徐高明更是想哭。

原来,2021年4月21日,老铺黄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老铺黄金”)在上会前夕,因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被发审委决定取消对其审核。

虽然老铺黄金并未具体说明原因,但2020年11月,证监会曾出具反馈意见,重点关注了其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大量抵押黄金制品等52个问题。

脱胎于景区资产宝藏中的老铺黄金母公司居然停止了运营

老铺黄金其实一点儿也不“老”。

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12月,2019年才变更为股份公司。然而,老铺黄金的业务、技术与资产其实是来源于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徐高明家族所控制的另一家公司“金色宝藏”。

资料显示,徐高明出生于1964年,原本在岳阳市畜牧水产局的水产大楼担任总经理,但却对古法手工黄金着迷,因此从畜牧水产行业跨行创业。

2004年6月,徐高明和蒋霞二人共同出资设立了北京金色宝藏旅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通过租赁、联营等方式在各大景区、商场经营佛教文化产品及旅游纪念品,其主要产品为金银制品、木器、其他珠宝玉石等制品。

金色宝藏的旗下运营着两个品牌,其中一个就是“老铺黄金”,主要经营销售黄金产品,另一个则是“金色宝藏”品牌,主要经营销售佛教文化产品等工艺品。

2016年12月,金色宝藏将“老铺黄金”业务进行剥离,专注于古法手工黄金产品研发与渠道拓展,徐高明甚至亲自担任产品研发总监。

从金色宝藏脱离出来后,老铺黄金的业绩呈逐年增长的态势。2017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老铺黄金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35亿元、6.63亿元、9.45亿元、6.2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249万元、3550万元、9146万元、6834万元。

GPLP犀牛财经注意到,2019年,老铺黄金的业绩大幅增长,巧合的是,这一年,金色宝藏宣布停止经营。

金色宝藏孵化了老铺黄金,在其脱离出来后依然“供养”着老铺黄金。2017年,老铺黄金的经常性关联交易金额达到2913.69万元,其中最大的一笔即是向金色宝藏的采购额。

老铺黄金招股书显示,2017年,老铺黄金向金色宝藏采购商品4219.07万元,为其第二大供应商;2018年,对金色宝藏的采购金额降至457.51万元,但仍是该公司的第五大供应商。

(来源:老铺黄金招股书)

然而,剥离掉老铺黄金的金色宝藏业绩却一落千丈。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金色宝藏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1亿元、1.16亿元、0.30亿元、0元;净亏损分别为1534.41万元、3711.55万元、2188.99万元、26.75万元。三年间亏损累计超7千万,甚至资不抵债。

因此,2019年,经营不善的金色宝藏停止了经营,仅剩一些存货留待处置,在停业之前,还陆续将所有含黄金成份制品及足金碎料转售给了老铺黄金。

这中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离开“宝藏”后加速扩张 现金流岌岌可危

资料显示,母公司金色保藏岌岌可危甚至停止经营的同时,老铺黄金却开始了疯狂扩张。

独立经营后的老铺黄金迅速扩张,疯狂开店。从2017年末至2020年三季度末,老铺黄金线下店铺及专柜的数量分别为8、15、18、16家。

不过,随着店铺数量的扩增,老铺黄金的存货出现了积压状况。2017年末至2020年三季度末,老铺黄金的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3.35亿元、4.56亿元、6.06亿元、5.84亿元,占各期末资产总额比例分别为82.38%、71.99%、75.73%、72.85%,占比较高。

存货高企是所有黄金饰品公司都需要面临的问题。比如周六福也是如此,其招股书显示,从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73亿元、4.30亿元、6.99亿元、10.52亿元,占当期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69.14%、75.58%、74.22%、80.64%。

然而,周六福与老铺黄金的经营模式却大相径庭。

周六福的扩张仰赖加盟商模式,且周六福的门店选址普遍位于中小型购物中心或街店,相对商圈来说,性价比更高。

而老铺黄金所有经营店铺及专柜均为自营模式,且旗下门店均以租赁方式取得,但旗下店铺及专柜的选址主要分布在北京、深圳、香港、南京、杭州等地的核心商业中心,如SKP、德基广场等。一般来说,一、二线城市的核心商圈租金都极高。

老铺黄金的选址虽然更为高级,但其单店平均销售额呈持续下滑的趋势。

GPLP查阅其招股书发现,从2017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老铺黄金的平均单店月均销售额分别为625.22万元、509.29万元、459.21万元、386.24万元。

店铺疯狂扩张,单店平均销售额持续下滑,再加上存货积压的普遍问题,这让老铺黄金的现金流岌岌可危。老铺黄金在招股书中坦诚到,因其高速扩张,店铺和专柜的数量逐年增加,铺货量需求加大,存货占用流动资金金额较大,导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净利润存在较大差异。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老铺黄金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连续3年为负,分别为-6164.03万元、-6124.55万元、-4336.19万元。

对此,GPLP犀牛财经注意到,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老铺黄金及其全资子公司仍有4项正在履行的重大借款合同,借款金额分别为1430万元、1000万元、3100万元、1900万元,合计金额7430万元。

此外,老铺黄金还存在2项正在履行的重大抵押反担保合同。老铺黄金以约定数量的黄金制品提供反担保抵押,抵押物价值分别为1064万元、1736万元,合计金额2800万元。

(来源:老铺黄金招股书)

现金流持续为负还有着高额借款尚需履行,此等压力下,老铺黄金此次仍想对线下实体店进行扩张,招股书显示,此次老铺黄金拟募集资金5.50亿元,其中,拟使用4亿元的募集资金用于实体店营销网络建设。

不过,老铺黄金的美好愿望被证监会进行了打回。

此次取消审核后,老铺黄金是否还会再次冲刺资本市场?GPLP犀牛财经将持续关注!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