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快递风云:极兔、百世、顺丰上演侵略与防守 偷袭与被偷袭的故事

作者:小兔喝粥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清华卷王边骑车边看电脑”?

最近,“内卷”一次红遍网络,通俗来讲,“内卷”是指代非理性的内部竞争或“被自愿”竞争。

就在“内卷”出圈的同时,快递业也赶上这波潮流,上演了经典的商战故事:

极兔和百世快递出招:卡,价格战打起来。(少年无畏)

顺丰:我能说不打吗?(哭着脸)

这张战斗将何去何从?

疯狂的兔子:极兔速递1元引发快递圈“内卷”

极兔速递不仅“横空出世”,而且其手段颇为毒辣,以“低价倾销”准备出位,准备抢夺老大哥顺丰控股的地盘。

而且,一个消息出来,结合顺丰控股财报,这使其市值蒸发了2000亿。

这只搅乱中国快递业的“兔子”到底什么来路?

2021年4月9日,义乌邮政管理局下发给极兔速递警示函,要求其不得用远低于成本价格的方式进行倾销。因“低价倾销”,极兔速递的部分分拨中心已停业整顿。

据悉,这只疯狂的兔子出生在印尼,不过极兔速递的创始人李杰是个中国人,曾担任过OPPO印尼市场CEO。

2015年,李杰在印尼雅加达成立极兔速递,而后疯狂扩展市场版图,成立2年内成为东南亚市场单量第二、印尼快递行业单日票量第一的快递公司。

这一年,中国大陆的快递业正扎堆进击资本市场——2016年,“三通一达”的圆通速递、中通快递、申通快递、韵达股份接连上市。看到中国快递企业发展得如此蒸蒸日上,在东南亚市场有着成功经验的李杰也想回中国了。

2019年,李杰把极兔速递带回了中国。

他通过投资控股上海龙邦速运,获取了快递经营资质和网络,再借助于OPPO在中国的销售网络和物流需求快速扩张。有媒体报道称,回国后的李杰得到了“同门师兄”拼多多创始人黄峥的鼎力相助,极兔速递近9成的业务都来自拼多多。

全球快递量最大的地方是义乌,千亿市值的快递巨头在这个小城镇里厮杀,拼多多也在此发家。

如何在“三通一达”稳定的格局下迅速撕开突破口,极兔速递的秘诀是低价。

此前,行业公认的成本价为1.4元/单,“三通一达”的价格普遍在1.5-1.8元/单之间,但极兔速递却把价格压到了1.2元-1.3元/单,甚至更低。据媒体报道,极兔速递对义乌的拼多多商家给予运费补贴,超万件的大单小件可做到1元发货,最低可达0.8元/单。

前期“烧钱”,以低价吸引客户,快速占领市场,培养用户习惯,拥有一定程度的市场份额之后再逐步提高价格。这种打法与早年刚创立不久的“三通一达”相似。然而,随着数字物流的发展,中国快递业早已从价格竞争转为技术竞争。

2021年4月14日,被义乌责令整改五天后,极兔速递将价格涨回至了行业平均水平。但除了价格外,再无其他优势的极兔速递遭到了部分商家弃用。有商家对媒体表示,极兔速递不但物流运送慢,甚至有丢件的情况。在社交平台上,不少网友吐槽极兔速递的运送速度极慢:“以前一直觉得最慢的快递是邮政,用了极兔速递想和他说声对不起。”

GPLP犀牛财经注意到,在收到警示函之前,极兔速递刚完成了一轮18亿美元的融资,但业内人士表示,“极兔速递这轮融到的钱,算到每天的运营成本上,也就够用一两年,能否熬到上市还是未知之数。”

业内专家赵小敏表示,无论从规模还是单票成本上,几家上市快递企业都具备较高的护城河,极兔速递想撼动市场格局是比较难的,其网络承载能力建设和运营管理能力的提升,都是需要时间的。

目前,极兔速递无法使用低价倾销的策略来扩大市场占有率,而其物流速度、服务质量等又被人诟病,如何提高服务水平,想到新的获取市场份额的政策是极兔速递需要尽快思考的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聂辉华称,“如果一家企业通过打价格战占领市场,那么更多企业就不得不跟进,最终导致所有企业陷入低水平价格战的“囚徒困境”,从而毁灭了一个行业的高品质。”

接下来,极兔速递将如何应对市场的集体抵制?

扶不起的百世快递 低价倾销损人终害己

“价格战”作为一种较为常见的商业竞争行为,一直存在于资本市场。不过,若企业将价格降至低于成本,变味成“低价倾销”不仅会导致恶性竞争事件,还可能引发全行业的萎缩,后果不堪设想。

与极兔速递一样遭受处罚的还有百世快递,因低价倾销百世快递被浙江省义乌市邮政管理局处罚,部分分拨中心被停运。

资料显示,百世快递主体公司百世集团成立于2007年,2008年在成立1年后就获得阿里巴巴和富士康的1500万美金A轮融资。

可以说,百世快递是名副其实的阿里系企业,其自成立以来就备受阿里巴巴的青睐。

据坊间流传,百世集团获得阿里巴巴和富士康的A轮融资来自于一场饭局。2008年6月,百世创始人周韶宁在饭局上向马云、郭台铭说要做中国的UPS,而后郭台铭拍拍马云的手说,“我做硬件、你做软件,物流没人做,我们都需要,就让他做吧。”

值得注意的是,阿里巴巴又分别在2010年至2016年间,对百世集团进行了多次追加投资,导致其一度被称为阿里巴巴的“亲儿子”。

备受资本青睐的百世集团在2010年收购了汇通快运,将其快递板块业务更名为“百世汇通”。2016年,又更名为“百世快递”。随后在2017年又以“百世集团”的证券简称登陆美股市场。

不过上市后的百世快递表现并不尽如人意。

据其2020年年报显示,百世集团2020年营业收入为299.95亿元,较2019年的323.59亿元减少约23.64亿元;净亏损为20.51亿元,较2019年的2.19亿元,净亏损增加约18.32亿元。

百世集团的快递业务情况也不乐观。数据显示,2020年,百世集团其快递业务收入为194.34亿元、而2019年同期为218.54亿元,同比下滑11.07%。

此外,百世快递的低价政策并未为其换取更多的市占率。2020年末,百世快递单量提升了6%,但市占率仅为9.50%,而同年二季度末其市占率为10.70%。

业绩下滑的同时,百世快递还遭遇了口碑“滑铁卢”。

GPLP犀牛财经发现,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共有1.42万条对百世快递的投诉,投诉内容涉及到达站点不送件、私自签收等。

其中,一位消费者称,“其购买的快递3月19日从江苏发出,20号显示到达北京海淀,但到3月28号物流信息仍然没有动,中途问过站点人员说可以帮催早点到,结果现在也是没有音讯,”

在此背景下,百世集团传出了“卖身”传闻。

2021年1月,有消息称百世集团正考虑出售公司股份,同时其董事长兼CEO周韶宁有可能出售其所持股份。不过,百世集团回应称,传闻不实且周韶宁没有出售公司股份的计划,不过,如果不想出售股份,好好发展实业,想抢夺市场份额,显然低价策略不是长久之际,百世快递还须在提高质量等方面做出更多努力。

快递龙头顺丰不再顺风

据国家邮政局预计,2021年中国快递业务量将超过950亿件,市场前景广阔。

然而,快递龙头顺丰控股却是自从上市以来就一直出师不利,先是罕见出现一字跌停,后又有财务负责人辞职,其2020年财务表现也是一言难尽。

2021年4月22日,顺丰控股如期发布了2021年一季度财务报告显示,2021年一季度顺丰控股净亏损9.89亿元,而2020年同期该数据为盈利9亿元。

与此同时,顺丰营业成本大幅增长40.44%至395.67亿元,直追营收总额。

在此背景下,顺丰控股财务负责人伍玮婷“因个人原因”申请调任。

一个月前,顺丰披露的2020年年报显示,顺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高达73.26亿元,同比增长26.39%,短时间内遭遇如此的“巨变”直接反映在顺丰股价上。

4月9日开盘,顺丰控股(002352.SZ)一字跌停,报72.72元/股,总市值跌至3313亿元,当天市值蒸发368亿元。对比2021年2月18日相对高位124.70元跌幅达41.7%,几近”腰斩“,,4月12日顺丰继续跌停,截至4月22日顺丰控股股价报收63.18元,市值跌为298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顺丰15年来的首次亏损。针对净利大幅亏损,顺丰在一季度业绩预告中描述了亏损的详细原因,主要有五个方面:

一、客户需求在疫情防控稳定后得到增长,公司增加投入加大,致使2020年第四季度和2021年第一季度成本承压;

二、特惠专配业务量增长迅猛,下沉市场电商需求旺盛,导致存量客户中的经济型业务增长较快,公司电商件毛利承压;

三、公司加大了营运网络投放,且初期存在资源重叠投放;

四、春节不打烊带来的人工和运营成本翻倍;

五、由于同行部分区域春节不打烊的安排,一定程度分化了散单业务,时效件散单业务增长明显低于预期。

王卫也在股东大会上总结阐述道,顺丰一季度巨亏主要源于经营与战略两个层面,其中战略调整是这次业绩巨亏更为重要的原因。

从3月18日顺丰公布的年报可以看出,顺丰的盈利能力正处于下滑状态,且市场份额被挤占,成为2020年唯一市场份额下降的快递公司。这背后的原因来自于物流行业集中度高,竞争日益激烈,业务又遭行业蚕食。

行业竞争加剧,手段多半采用压低单件派件价格,顺丰自然也不例外,“以利润换市场”,采取低价策略,势必会对利润造成一定影响。

目前快递行业价格战正酣,如此看来,顺丰的业绩压力短时间内并不会消除。

快递行业的激烈厮杀

“城头变换大王旗”。

事实上,极兔速递的“侵略扩张”在快递市场并非首例,古往今来,快递行业一直弥漫硝烟,其行业龙头始终处于变动当中。

2014年,快递业的龙头还是申通快递,2015年便已是圆通快递,而2019年中通快递翻身把歌唱,如今,极兔速递横空出世,开始疯狂蚕食市场份额,其“称王”的野心路人皆知。

据公开资料,目前快递天下被顺丰系、京东系、阿里系、极兔系、邮政系等瓜分:

其中,顺丰快递主打高端市场,服务特点是速度与安全;

京东快递主要依赖个人的仓储模式,全国各地就近发货;

邮政快递专注网点全国覆盖;

极兔速递则是依赖拼多多大展“烧钱”的经营模式,极速抢占中国市场。

各个老牌快递公司与狼性扩张的“极兔速递”在快递界刮起了一场“腥风血雨”,且这场“逆战”战况初显。

除了顺丰控股2021年一季度亏损9.89亿元,同比下滑209.01%;

圆通速递等老牌快递公司也是节节败退,其2021年1月的快递业务单票收入多出现下滑,据公开资料,2021年1月,圆通速递、申通快递、韵达快递的快递业务单票收入分别为17.26元、2.38元、2.51元、2.23元,同比降幅分别达到19.3%、23.9%、22%;

中通快递虽未单独披露单票收入,但中通快递CFO颜惠萍称,2020年中通快递也将单票价格下降了约20%。

前浪被这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挑战,维持“守旧”优势的老牌快递公司难道就这样束手就擒?

“阿里系”对极兔速递的“入侵”直接作出了反抗,2020年7月,“阿里系”某快递总部下发通知,要求各网点禁止代理极兔速递业务,部分 “阿里系”加盟商也要求加盟网点停止与极兔速递的合作。

反抗的激烈,却仍然没有阻止极兔速递侵略的步伐。

极兔速递不但接入了拼多多、当当网、有赞等多家电商头部平台,而且,截至2020年10月,更是在中国拥有78个转运中心,中国省市覆盖率达到100%,区县覆盖率为98%,乡镇覆盖率为90%。在全国拥有超过1000辆长途运输车,1000余条运输干线。

这场战争最终将何去何从?

元芳,你怎么看?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