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徐翔出狱后反对这家公司收购 最后竟大反转

作者:禾凉

昔日“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出狱后的首度发声却瞄准了这家公司。

二者到底有什么故事?

出狱首发声居然是为了这个公司

说起徐翔,也曾辉煌一时。作为私募市场的风云人物,徐翔曾被投资者亲切地称为“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

公开资料显示,徐翔1978年出生于浙江宁波,曾任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2017年因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

回顾徐翔的前半生可谓异常精彩。

1992年,出身普通,15岁的徐翔带着母亲郑素贞给的3万元正式入市,放弃高考。果断勇敢的性格让其在股市大放异彩,徐翔可谓将 “别人恐惧我贪婪” 做到了极致。

徐翔曾插手重庆啤酒“疫苗丑闻”,彼时重庆啤酒因乙肝疫苗失败,市场高估值消失,接连收到十几个跌停,投资者惊慌情绪不下,徐翔却踏破恐慌,接连两次抄底,第一次24元/股抄底,第二次20元/股低位买进3000万股,此后重庆啤酒股价一跃而上,徐翔怒赚数亿元。

大获全胜,徐翔对此事却颇为淡然自谦,“别人不敢像我赌这么大,这就是因为别人没有钱” 。

截至2015年,徐翔的身价已达200亿元。

但是,神话梦碎猝不及防。2015年11月,徐翔在杭州湾跨海大桥上被拦下;2017年1月,徐翔因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110亿元同时没收违法所得。

出狱之后,“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对准了这家公司——2021年11月19日公开发声反对其收购,“标的资产估值过高,质量平平,文峰股份大股东涉嫌掏空上市公司利益。在青岛中院尚未甄别清楚冻结的资产前,不希望文峰股份通过这种不合理的收购方案,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损害股东权益。所以,明确、坚决的反对此次收购方案”。

此次收购案牵涉“主角”有文峰股份、文峰集团、郑素贞以及徐翔。

文峰股份是一家以百货、超市、电器为主营业务的购物中心型零售企业,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江苏文峰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文峰集团”)为其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9.48%;徐翔母亲郑素贞为其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4.88%。

2021年11月18日,文峰股份发布公告称,文峰股份全资子公司江苏文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文峰科技”)拟以现金方式购买关联方江苏文峰汽车连锁发展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南通文峰炜恒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炜恒汽车”)、南通恒仁行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恒仁行汽车”)、启东文峰恒隆行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恒隆行汽车”)和徐州文峰伟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伟杰汽车”)100%股权。此次交易合计交易金额为5.38亿元。

其中,炜恒汽车、恒仁行汽车、恒隆行汽车和伟杰汽车交易作价分别为 4.65 亿元、2960.00 万元、530.74 万元、3749.60 万元。

上述4家公司均采用收益法和资产基础法两种评估方法进行评估,但最后采用的评估结果分别为收益法、收益法、资产基础法、资产基础法,且均为两种评估方法中评估值较高的一种,评估增值率分别为 393.77%、182.30%、11.66%、204.67%。

恒仁行汽车、恒隆行汽车和伟杰汽车给出的业绩承诺竟然是亏损。

2021年至2023年,炜恒汽车承诺实现税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253.18万元、1822.74万元、2395.39万元;恒仁行汽车承诺实现税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5.23万元、-74.36 万元、75.19 万元;恒隆行汽车承诺实现税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87.81万元、-174.48 万元和-158.48 万元;伟杰汽车承诺实现税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72.44万元、28.34万元、135.89 万元。

消息发布后,郑素贞及徐翔通过媒体表示反对此次收购方案。

徐翔表示,标的资产质量平平,文峰股份大股东涉嫌掏空上市公司利益。

同时,上交所也对以上情况发出了“灵魂六连问”。

上交所除了对以上两个问题提出问询,还对炜恒汽车、恒仁行汽车、恒隆行汽车和伟杰汽车4家公司往年业绩等情况提出了问询。

就业绩来看,2019年至2021年前8个月,炜恒汽车分别实现净利润7422.94万元、2873.46万元、1833.69万元,恒仁行汽车分别实现净利润 355.46万元、-7.23 万元、-106.77万元,恒隆行汽车分别实现净利润-170.58万元、-423.29万元、-282.47万元,伟杰汽车分别实现净利润189.38万元、-73.81万元、-295.32万元。以上公司净利润均持续大幅下滑或连续亏损。

“总舵主”改口 由反对变“一致同意”

文峰股份由南通人徐长江创立,该公司的控股股东为文峰集团,于2011年6月登陆A股市场,主要从事百货、超市、电器销售专业店以及购物中心的连锁经营业务。

2014年12月,文峰集团以每股7.85元的价格,向徐翔的母亲郑素贞转让了文峰股份14.88%股权,转让价格为8.6亿元。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郑素贞直接持有文峰股份2.75亿股,占总股本的14.88%,为第二大股东。

自从徐翔介入之后,文峰股份的股价开始扶摇直上。

2014年9月至2015年4月期间,文峰股份股价曾一度大涨近8倍,最高触及21.29元/股。在此期间,徐长江大肆套现。根据法院调查结果,徐长江伙同徐翔操纵股价、高位套现高达67亿元,在徐翔案相关十三宗分案中,套现额度最高。2017年4月,徐长江一审被判处2年6个月,缓刑3年,并处罚没资金共计46亿元,其中个人罚金12亿元。

如今的文峰股份营业收入连续3年下滑。财报显示,2018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文峰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3.73亿元、59.93亿元、23.49亿元、18.4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42亿元、3.34亿元、2.68亿元、1.96亿元;营业收入增幅分别为-5.21%、-5.96%、-60.80%、13.39%;净利润增幅分别为-19.36%、38.00%、-19.76%、25.67%。

2021年第三季度,文峰股份的营业收入为5.18亿元,同比下滑4.52%;净亏损为3473.20万元,同比下滑179.92%。

文峰股份曾对2021年第三季度出现亏损的情况做出解释,主要是公允价值变动同比减少 6172万元,以及三季度受疫情影响营业收入下降,使毛利同比减少1449万元所致。

文峰股份此次收购的这4家汽车4S店,均为大股东文峰集团的全资孙公司。

2021年11月19日,江苏文峰集团以文峰股份控股股东的身份对以上举措做出了说明,文峰股份的相关业务受到疫情及其他因素的影响,企业的利润和收益一直处于下行趋势,为了能够改变上述被动局面,经过严谨细致的市场调研和行业分析,文峰集团决定向文峰股份注入优质的资产进行新的业态融合,力求通过聚力创新,开创出一条企业发展的新道路。

2021年11月22日,江苏文峰集团公众号发布《关于文峰股份收购事宜的联合声明》称,近日,江苏文峰集团有限公司与徐翔进行了友好、深入的沟通和交流。文峰集团尊重徐翔的专业意见,徐翔表示支持文峰股份的转型升级。双方一致同意,由文峰股份对收购方案进一步优化调整,待方案完善后重新提交监管部门进行审核。

在徐翔由反对到一致同意的背后,新收购方案将以什么面目出现?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