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专栏评论

民宿+向左,OTA向右!

在中国的互联网市场,有两个明显的特色:一是羊毛出在猪身上,狗买单;另一个是万物皆可互联。前者讲的是生态概念,借助人口红利快速搭建优质流量入口,然后由有需求的第三方买单,一如百度搜索;后者讲的是行业跨界,在互联网赋予的强大连接能力、以及大数据的资源统合下,横向跨界拓展更广阔的市场空间,行业之间的边界在不断模糊化,一如美团,“隔行如隔山”不再成为企业做大的障碍。
如今这些特征再一次在民宿身上看到了苗头。2019年10 月 ,总部位于荷兰、提供酒店及民宿预订服务的缤客宣布与东南亚租车服务提供商Grab 达成合作,缤客的用户可以在APP里预订民宿的同时,调用Grab满足出游时的交通服务需求。预计2020年前后,该项服务将逐步覆盖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泰国、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柬埔寨和缅甸。

“民宿”到“民宿+”的野望
在许多人的眼里,缤客和Grab的合作只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商业行为,但在另外一些人的眼里,却像是打开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门,它意味着民宿向“民宿+”方向的自我进化。
任何一个行业,都有不可遏制的向外扩张的野心。小红书以化妆品起家,如今实现了母婴、时尚单品、民宿等近乎全品类的覆盖;滴滴以辅助呼叫出租车起家,如今涵盖快车、专车、养车、单车、金融等多个领域,而国外UBER的外卖服务已经扩张到500个城市了;高德也在地图业务之外,做起了景区语音导航的买卖,还请了包括马未都在内的文化名人、金牌导游、电台主播、知名声优参与其中。
民宿业也是一样。国家信息中心预测,国内民宿市场未来五年有6至8倍的增长空间。民宿在迎合年轻消费者消费升级需求快速增长的同时,还占据了旅游出行中住宿的刚需环节,这为其实现“民宿+”的野望奠定了根基。

OTA水滴石穿的隐患
和高调的国外同行相反,国内的民宿玩家选择了更为低调的“试探性”摸索。木鸟民宿是第一家与微信支付达成战略合作,为使用微信小程序预订民宿的用户提供“先住后付”服务的民宿预订平台,也是第一家完成蚂蚁金服芝麻信用、京东金融小白信用、微信支付分等多平台对接的民宿品牌。有了大数据支撑的基础信用数据,未来可以孕育出“民宿+金融”、“民宿+分期”等多个衍生服务。
木鸟民宿APP还支持手机淘宝的无缝跳转,“民宿+电商”的雏形已经初露头角。类似的,途家民宿也有类似的功能。相比之下,爱彼迎的信用推进步伐就显得有些慢了。而在国内,木鸟民宿早在民宿的种子刚刚萌发、服务意识普遍不强的时候就推出了“地主之谊”服务,囊括了景点门票、当地交通、周边特色、饮食购物等一系列以房东推荐为中心的去中心化尝试。
虽然现在的“民宿+”还无法撼动OTA这座城堡,但随着这道裂缝的不断蔓延,加入其中的民宿玩家势必会越来越多,而这,终将成为OTA的心腹大患,寻找新的闪光点势在必行。
不过鉴于现在民宿业的发展尚处在“跑马圈地”的阶段,各大民宿玩家的核心精力还放在收拢更多的优质房源、做大做强平台属性方面。一旦野蛮生长阶段进入尾声,精细化运营加重,接踵而来的必然是“民宿+”更为积极和快速的探索。
 
 
甚至如果有一天,能在民宿预订平台上看到楼盘开盘前推出“试睡房(样板间)”这样的“民宿+楼市”、亦或是智能家电+AR/VR这样的“民宿+智能家居”,也不必感到惊讶,“民宿+”的未来远不止此。